首页 » 生育监控 » 强制堕胎流产 » 浏览内容

中國農村強制流產現象依然嚴重

17017 0 发表评论
标签:

发布时间:2012年11月

2012年10月20日至26日,中國婦權(WRIC)義工在安徽省滁州市定遠縣進行走訪,了解中央政府有關杜絕強制墮胎的執行情況。定遠縣是盛傳即將接任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的故鄉,義工所到的村莊都能聽到村民們津津樂道的談論這位準總理,政治氣氛相當濃厚。但是作為中國國策的計劃生育政策落實人性化則是另外一番境況,今年7月中國國家人口計生委發文,各地方政府紛紛學習領導講話精神,除了強調計生6項首要重點工作,也提及了杜絕大月份孕婦強制引產。一名基層黨支部書記對WRIC義工說:沒有聽說過有這樣的講話或規定…,他說村裡有一個村民組,今年(2012年)6、7月份以來(至今3 、4個月)就強行拉了三名婦女去流產。顯然,中央政府說的一套和基層執行的一套落差甚大,中央沒有列入首要任務,農村基層就我行我素,就像中國憲法中明文規定人民有言論自由,但凡是質疑社會制度和政府政策的學者、網民、藝術家都不同程度遭受當地官員的嚴厲打壓、騷擾和軟禁,諾貝爾和平獎得主至今囚禁監獄,而中央管理高層的支持、默認、輕描淡寫或不積極追究執行者的民事刑事責任,是導致有法不依的主因。政府計劃生育系統中這類問題尤其明顯。

山東又現強制引產慘案

今年(2012年)6月陝西安康和湖南長沙強制墮胎等慘案接連發生,引發國際嘩然,美國國會以及歐洲議會一致譴責中國非人道強制流產政策。 7月,中國國家人口計生委主任發表了講話,各省市見風頭火勢也下達或重申了相關規定,醜聞案發生地的強制墮胎或引產現象有所收斂,轉而對非法生育的婦女以及其家庭課以嚴厲和巨額的經濟罰款,婚後未領取準生證、不按規定的時間提前懷孕或生育的家庭,都必須承受巨額罰款,更不用說生育二胎以上的家庭。 8月2日浙江武義農婦徐麗懷孕6個月被關押,面臨遭當地政府強制流產,懷第二胎的徐麗趁看管人員不留意勇敢地成功逃跑,稍後向親友借了9萬元人民幣繳交了一部分“社會撫養費”,她接到的繳費通知規定一共是15萬元人民幣(約2.42萬美金),徐麗還必須再交6萬元才能過關。徐麗親友在電話中對WRIC義工說,她們家一整年收入就算不吃不喝也交不起這麼多的罰款。一般規定須繳交的“社會撫養費”是非法生育家庭年總收入的6至10倍,但由於各地居民、農民的收入不一樣,而各家庭被當地計生官員認定的收入也不一樣,因此繳納的“社會撫養費”根本沒有統一標準。

2012年10月在山東淄博市黑裡寨鎮喬家村又發生大月份強制引產案件,村民喬平安妻子宋某計劃外懷孕6個月,2日下午約5點,七名計生人員將獨自在家的宋某強行架入車內,驅車從淄博趕往幾百公里外的東營博愛婦科醫院(當地一私營醫院)強制注射引產針。在這過程中,鎮政府及計生辦工作人員對該孕婦進行捆綁,搶奪手機,使用暴力手段非法拘禁限制人身自由,為防止其反抗,還採用侮辱手段將宋某衣服扒光,強行打麻藥並強制在流產通知書上簽字按手印。事後為阻止其反抗逃跑,醫院及鎮政府工作人員將其反鎖在醫院病房內。當晚11點左右家人經四處打聽後,趕到東營博愛婦科醫院時,孕婦已被注射催產針,裸身躺在醫院病床上,10月5日晚,孕婦在東營博愛婦科醫院產下一死嬰。

基層不知中央精神

定遠縣西卅店鎮青山村地處定遠縣西部,與鳳陽、長豐、肥東接壤,半山半圩,交通極為不便,全村有十幾個村民組,一個村民組一般少的有10多戶家庭,大的有幾十戶,大多青壯年都在外省打工,村委黨支部書記李xx告訴WRIC義工,他所居住的這個組今年(2012年10月止)一共新生了5個孩子,4個男孩,只有一個是女孩,這都是因為孕婦們大多在淅江一帶打工,那邊私人做B超很多,為了能生男孩,很多人都採取孕期做B超的方法,發現胎兒是女嬰後便做人工流產。因為計劃生育政策非常嚴厲,孕婦臨產時在外地進不了醫院,回到家中後,村官說他們一般會採取勸其離開,一旦沒走成或被發現,鎮計生辦會將其抓去流產,計生辦對此還實行獎勵政策,即舉報一個計劃外二胎的,獎勵500元,三胎的獎勵1000元,發現計劃外生下來的,扣書記和計生專幹各50元(書記每月只有500元工資),並且也會影響到年終獎勵和以後升職。

WRIC義工問及中央政府有關禁止強制引產規定的執行情況時,李xx居然說根本不知道有這樣的規定,也不知道中央高層相關講話。他坦承,僅今年(2012年)下半年,他就親自參與抓了同一個村民組裡的3個非法懷孕的婦女去做了強制流產。目前3個婦女中有的加入了農民工大潮,去了外地打工。

控制戶口也是執行計生的主要手段之一,在政府規定的“計劃外”出生的孩子,從一出生起就失去“社會人”的權利,他們沒有戶口,即沒有享受社會福利、受教育等等權利,不過中國政府延續了至少2000多年的“戶籍”制度,對生育控制確實也起到了阻嚇作用,人們因無錢繳付高額的罰款和擔心孩子將來的生活,常常會被迫選擇“自願”墮胎或流產。其實這種“自願”行為是一種表面現象,農村家庭基本上就是為了避免巨額罰款而被迫做出選擇,而城鎮居民更恐懼的則是戶口問題。

較為富裕的安徽省蕪湖市繁昌縣的計生情況,相對來說較少發生“慘案”。婦權義工在當地了解情況時發現,這一帶一般家庭收入較高,宣導工作也細緻,該地區重男輕女的傳統觀念不如其它地區嚴重;另外就是計生人員的待遇相對較好,其計劃生育工作做得非常嚴謹,抓到非法懷孕強制其流產成功後,所得的獎金獎勵很高,因此只要懷疑有非法懷孕婦女和超生家庭,計生人員就用盡各種方法緊盯不放,一胎上環、二胎結紮,很少出現成功生育第三胎的現象。繁昌縣規定,超生二胎的須罰10萬人民幣,如果拿不出錢,孩子就上不了戶口,沒有戶口就意味著孩子將來都無法上學、不能享受任何社會福利。

王俠首重維持低生育

7月19至20日,國家人口計生委在北京召開了2012年全國人口和計劃生育半年工作會議。國家人口計生委主任王俠提出目前迫切需要做好的六項重點工作。一是始終堅持計劃生育基本國策不動搖,切實把穩定低生育水平這一首要任務抓緊抓好;二是把人口信息化建設作為統籌解決人口問題的突破口和重要抓手;三是逐步完善法律法規和政策體系;四是加強人口計生公共服務體系建設;五是抓緊研究謀劃促進人口計生事業發展的大項目、大投入;六是繼續堅持和完善目標管理責任制。為了實現王俠要求的重點工作中的首要任務,即堅持計生基本國策不動搖,穩定低生育水平,基層執行官員便有了“上方寶劍”,對非法懷孕婦女採取強制墮胎手段並不會負擔法律責任,加上各省市、地區計生部門在學習王俠講話精神的宣傳系統裡,基本忽略“杜絕大月份引產”,因為官員們都清楚,要穩定低生育水平,就難以做到“杜絕引產” 。事實上,早在今年初就展開了全國范圍內的大規模招聘計生特崗工作人員,加強查處黨的計劃外懷孕、生育的婦女,以保障“堅持計生國策不動搖,穩定低生育水平”,僅貴州省一個縣級市的畢節市2012年2月就公開招聘了4271名鄉村人口計生特崗工作人員,資格是中專以上學歷,年齡在18以上30歲以下。

強制流產或墮胎、結紮過程大同小異,但敢於向社會披露或保持沉默的結果有時相差甚遠。為維護自己生育權益,反抗遭強制墮胎,甚至因計生手術感染並發症的婦女堅持控告、上訪的為數不多,她們的努力一旦獲得社會普遍關注,地方政府往往會給予一定經濟補償,如今年6月引起轟動的馮建梅案等。2012年6月險遭強制流產的曹如意,獲得美國國會史密斯議員關注,去函湖南省市各級部門,強烈要求停止對懷孕5個多月的曹如意進行流產,曹如意在中國婦權義工協助下躲藏起來,直至10月15日順利誕下一名健康的胖小子,她和家人對所有關心和支持的他們的人表示非常感謝。

但如此幸運的中國婦女極為罕見,更多的是就算曠日持久的反抗也基本達不成自己的願望。
2012年10月20日凌晨3點正在北京上訪的遭強制墮胎至殘的受害人、湖北省洪湖市龍口鎮三紅村村民張文芳被丰台區公安分局洋橋派出所警察深夜帶進收容所(臭名昭著的私營黑監獄“久敬莊”),她不是疑犯,更沒有犯罪,她不但得不到任何解決方案,還無端失去自由,當然這不是她的第一次,只要她繼續控告,相信也不是她的最後一次。聶麗娜(她懷孕6個月時被幾名男官員當眾拖行的照片在網上流傳),一位勇敢的維權婦女,從懷孕到女兒出生歷經被拘禁、攔截、綁架、黑頭套,理由就是不准到北京上訪維權,影響“和諧”,2012年10月再次被北京和河南警方先後關押,她僅一歲的女兒也隨母親多次坐牢。小女孩3個月時和母親一起被人半夜從北京的拘留所裡推進一輛車裡,再扔到一個荒野郊外,這是一個寒冷的夜晚,母女飢寒交迫,聶麗娜獲救後在電話上告訴中國婦權負責人張菁,依然難忍淚流。據訪民記錄,截至2012年10月聶麗娜的女兒是中國年齡最小的被關押訪民。

WRIC義工所走訪的地區,最深刻的印象是,農村基層計生政策不僅沒有收到或實施新的法規,舊的強制手段也依然執行,婦女依舊被奪去與生俱有的生育權利,遭受著強制流產、強制結紮的痛苦,她們的家庭更要應對來自於當地政府的巨額罰款。事實上,無論是中國婦女所謂的“自願”行為,還是“非法超生”,她們大多做了沉默一族,並在數十年的強制政策中漸漸習慣了這種被迫放棄自己的基本權利的模式,她們相信,對抗共產黨的國策,後果十分嚴重,代價極大難以想像。

不過值得一提的是,越來越多的專家學者認識到,中國人口的主要矛盾已經不再是增長過快,而是人口紅利消失、臨近超低生育率水平、人口老齡化、出生性別比失調等問題,應該實施“生育自主、倡導節制、素質優先、全面發展”的新人口政策,建議2015年全面開放二胎政策。
2012年10月26日中國發展研究基金會發布的《人口形勢的變化和人口政策的調整》報告就收集了這20多位學者的建議,儘管這些建議中並沒有涉及中國強制性計生政策嚴重侵犯基本人權的案例,沒有分析這項政策對婦女和她們的家庭成員帶來的身心傷害和社會效應,他們也不像一些長期關注中國暴力計生問題的知識分子(楊支柱等)那樣飽受官方打壓,但畢竟與國家計生委主任王俠7月定下的首要重點工作“堅持計劃生育國策不動搖,切實穩定低生育水平”講話相去甚遠。如果真的實現開放二胎,我們相信,中國計生基本國策已開始動搖,數億婦女慘烈的被強制流產、墮胎、結育痛楚將得到緩解。

中國農村強制流產現象依然嚴重

中國婦權(WRIC)義工2012年10月在安徽省定遠縣西卅店鎮青山村與村民共進午餐。(中國婦權義工攝影)

中國農村強制流產現象依然嚴重

中國婦權(WRIC)義工2012年10月在安徽省定遠縣西卅店鎮青山村與村民交談。(中國婦權義工攝影)

中国妇权Women’s Rights in China
邮箱E-mail:wrichina@yahoo.com
网址Website:www.wrchina.org

评论 共0条 (RSS 2.0) 发表评论

  1. 暂无评论,快抢沙发吧。

发表评论

  •   想要显示头像?
回到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