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妇女权益 » 浏览内容

旧文重提:西藏妇女会一一达兰沙拉一枝奇葩

3149 0 发表评论

中国妇权  张菁                                2010/06/07

 

在印度达兰萨拉窄窄的街边的墙上,一幅广告特别醒目,那是一幅电影节宣传画,没有提着枪的肌肉型男,没有完美性感的妖娆美眉,或靓丽的3D画面,连贴海报都是用简单的胶纸,一个藏族老妇侧面头像素描,头顶上呈现的是一只和平鸽和其丰满的翅膀,超世脱俗,意境深远,第一印象,这个流亡藏人社区追求尊重女性、爱好和平,并有扎实的的艺术功底。海报是非政府组织西藏妇女会(TWA)为第一届电影节宣传而作,该会一位负责人说,多年来,她们除了号召摆脱中国政府的民族压迫政策及传承藏人宗教文化外,另一个重要诉求就是力图消除性别、年龄等歧视。

西藏妇女会----达兰沙拉一枝奇葩

一个藏族老妇,头顶上一只和平鸽丰满的翅膀,这幅宣传画超世脱俗。(中国妇权张菁摄影)

几个偶尔到达兰萨拉街上买东西的年轻女尼,都是从小跟着大人翻雪山过峡谷逃亡到了印度的达兰萨拉,最终圆梦修道。(中国妇权张菁摄影)

 

在《流亡藏人宪章》中明文规定:西藏人民议会有46名议员(43位由流亡藏人直接选举产生,3位由达赖喇嘛任命。任职五年,其中包括西藏三区(卫藏、康和安多)各10名议员,此代表中女议员不得少於两名。目前,在流亡政府中最重要的职位即外交与新闻部部长,以及议会中一名副议长是由藏人妇女担任。受宪法保护的女性政治权益,甚至比起一些西方民主国家也不逊色。

总部设在达兰萨拉的西藏妇女会成立26年来,除中国境内外,在全世界各地有49个分会,会员约1.5万人,经费多来自于向各国非政府基金会募捐、义卖妇女手工艺品及会员缴纳的会费。西藏妇女会不但引领着藏人妇女争取女性自由平等,走向一条全新的妇女解放道路,其政治诉求和行政管理及经费筹募方面,尤其独立发展在政府架构之外,在政见方面,与西藏流亡政府最大的不同是,不认同西藏是中国的一部分,不认为“中间路线”能够解决西藏问题,而独立最符合藏人的最佳利益。她们旗帜鲜明的打出要求西藏独立的诉求,而不受流亡政府的约束。这和中国庞大的妇联组织绝然相反,由于妇联的全部经费来自于中国政府以及受到一党制政体的钳制,长久以来只能扮演一个贯彻政府政策的传声筒角色,没有质疑政策的功能以及组织草根维权的机制,这个先天不足,让中国妇联至今拿不出亮丽的成绩走进国际妇女草根维权组织之林。

一位藏人妇女自豪地对我说,我们西藏的两个大国邻居,即中国和印度的女人千百年来都吃尽了的社会陋俗的苦,一边要包小脚,另一边要戴面罩,只有我们夹在中间,两种苦头不用吃,既不需把脚裹得奇形怪状,也不必出门把脸遮得严严实实。是呀,真羡煞人呀,好好的脚为何一定要裹,漂亮的面孔为何一定要遮?分明是社会有病嘛。在男女平等方面,藏人早已走到两大国的前面。藏人婚姻制度中还有一个重要传统,一般家庭都是老大当家,而无论男女,其余都要出嫁或上门,没有”男大当婚、女大当嫁”之嫁娶风俗,也就是,嫁出去的未必是女孩,娶回来的可能是个男孩,这种婚姻制度突显男女平等观念,生男生女同样传家继业。

西藏妇女会致力於在流亡社区和深入西藏的宣导,包括推动妇女权益,如性自主、生育权和获得保健的权利等等,还积极参与国际妇女权益的活动,最近一次国际性活动是今年1月参加在曼谷举行的第一届妇女卫生和不安全堕胎国际大会(ICWHUA),与亚太地区52名来自27个国家的妇女成员齐聚一起,重申他们支持妇女的生殖权以及其他权利,特别是关注在遭受压迫制度下的妇女。西藏妇女会副主席覃兰确登(Samten Chodon)说:“每位妇女都拥有身体的自主权,她有权决定是否要生育,国家无权干涉妇女的生育权利。”而在中国“超生”(即生第二胎)是违法行为,生育妇女及整个家庭、以及无辜的孩子都会遭受一系列的惩罚。

今年3月,在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政府网站上引用新华社3月27日一篇题为《“人的全面发展”折射西藏历史进步——献给西藏百万农奴解放51周年》的文章说,今天的西藏“新生儿死亡率降至21.15‰”。据中国卫生部公布的最新统计,中国目前新生儿死亡率为13.2‰,而台湾则为9‰,香港最低,仅1.8‰,比美国的6.6‰、日本的2.6‰更低。就以中国政府的数据来看,西藏地区是全中国的新生儿死亡率最高的地方,这不能不引发人们更多的疑问,50来,中国政府在西藏除了修建铁路、开矿、旅游等侵入性建设外,对藏人妇女儿童身心健康和环境保护方面还做了什么更多的事情,为何藏人新生儿死亡率依然远比汉人地区的高很多。

该文还说,2007年,国家全部免除西藏中小学生学杂费,西藏成为全国第一个实施免费义务教育的地方。可是,目前在中国实行了免费教育的各省市,一家人供一个孩子上学读书的压力都难以承受,尤其孩子上幼儿园的费用惊人,“免费教育”形同虚设,更别说对藏人孩子的教育,因此对藏人来说“免费教育”只是一句空话。但一个不争的事实是,“在流亡社區,約80-90%的婦女識字,在西藏广大地区,平均来说80-90%藏人是文盲”。

在达兰萨拉3月12日的纪念抗暴51周年的大会上,妇女会展现了另一面强势。继头一天由流亡政府举办、达赖喇嘛并发表重要讲话的的纪念会出现万人空港后,第二天妇女会主办的纪念会也出现另一个女人空港的现象,即3月12日上午,达兰萨拉最热闹小镇的街上,竟然一个闲逛的藏人女性都见不到,连街边卖小玩意的妇女都不见了踪影,打听下才知她们统统去参加妇女会主办的纪念大会去了。大昭寺里,五、六百妇女以及初高中以上的女学生齐聚在一起,同声唱起庄严的国歌,妇女会领袖们先后发表简短的讲话,汉人学者朱瑞女士也受邀演讲。

在达兰沙拉街边以卖大饼为生名叫拉姆草(Lhamo Tso)的妇女,独立抚养4个孩子和公婆,12日小摊打烊,第二天问她,原来也去参加了西藏妇女会主办的51周年抗暴纪念大会。

大会现场,笔者随意访问了一名会说流利汉语的妇女,尼珍说她一年前来自西藏拉萨市,小时候不知道达赖喇嘛是谁,问起来父母总是闪烁其辞,不愿正面回答,长大后,开始自学藏文及历史,最后是读高中时,才真正从其他地方知道自己祖先及达赖喇嘛和西藏的历史。

她说:结婚后,丈夫承包了一家较大的旅游公司,生意还不错,每个月平均可赚6000–10000元人民币,但是2008年3月15日拉萨事件后,当地政府便不再容许我丈夫承包旅游公司,把他原来的公司转包给一个汉人。

“为什么?”

“他们说他到过达兰萨拉的,是危险份子,因为他小时候被送到这里来学藏文和英文,他英文较好,因此公司旅游业务也较好。”

“为何你要到达兰萨拉来?”

“为了能够在离达赖喇嘛最近的地方。” “这里生活不如拉萨。”

“是的,但是心情会好很多。”
“丈夫也来了吗?”

“没有,他拿护照比较难,我和女儿先来。”

“只有一个孩子?藏人也计划生育吗?”

“在拉萨,不管藏人还是汉人都是只准生一胎,可能边远的乡下可以多生。”

“不是说少数民族都可以至少生2胎吗?”

“不知道,我们是领了准生证才获准可以生的。”

他们是几天来与笔者交谈过的数个被喜马拉雅山隔断家庭中的一个。

西藏妇女会----达兰沙拉一枝奇葩

来自西藏拉萨市的尼珍,长大后才知道达赖喇嘛是谁。(张菁摄影)

西藏妇女会主席基缇.卓卡拉姆(也是国会议员)在抗暴纪念会上还宣布了妇女会两项新的计划。第一是妇女会设立“妇女专业研究奖学金”,致力於继续大胆主动教育新一代西藏妇女。她说,该项计划的灵感来自达赖喇嘛尊者的建议,敦促西藏妇女会,投注心力在教育、专业培训,赋予西藏妇女强大和完备知识能力;第二项计划是打造妇女环境平台,致力於传播及时资讯,促使国际社会了解西藏气候危机问题,以及抗击中国的环境政策,拯救西藏的生态环境。

最近,西藏妇女会还举办了一连串研讨会,为议会改选做准备,并推动寺院僧尼与僧人享有同等参与社会的权利,以及选举和被选举的权利。

西藏妇女会无论是智慧或勇气,都突显了藏民族独特的气质,在流亡社区五大非政府组织中,最具潜力和深具影响力,是一枝不折不扣的高山上的雪莲,在冰封雪雨中傲然怒放。

西藏妇女会----达兰沙拉一枝奇葩

由西藏妇女会举办的抗暴51周年纪念大会,所有藏人妇女都参加。(张菁摄影)

西藏妇女会----达兰沙拉一枝奇葩

穿着校服来自不同学校的高年级女生,在纪念会上为所有抗暴的死难藏人默哀。(张菁摄影)

西藏妇女会----达兰沙拉一枝奇葩

这座设在路边的医院,为达兰萨拉的妇女们带来极大的方便。(张菁摄影)

西藏妇女会----达兰沙拉一枝奇葩

能歌善舞的藏人年轻人。(张菁摄影)

西藏妇女会----达兰沙拉一枝奇葩

趁着游达兰萨拉的机会,也到寺庙的转经筒处来沾沾灵气和转转运气。
(2010/06/07 发表)

 

 

中国妇权Women’s Rights in China
邮箱E-mail:wrichina@yahoo.com
网址Website:www.wrchina.org

评论 共0条 (RSS 2.0) 发表评论

  1. 暂无评论,快抢沙发吧。

发表评论

  •   想要显示头像?
回到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