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项目活动 » 尼姑庵女孩 » 浏览内容

張菁UN談《中國兩個被遺棄女孩群體的生存狀況》

788 0 发表评论
标签:

按:中國婦權張菁在聯合國婦女大會分區會議的發言,配有演講內容的幻燈圖片以及文字說明。

 

經濟高速增長的中國,并没有改善其人权状况,尤其是大多数的弱势妇女,包括被遗弃和拐卖的儿童,生存状况更加恶劣。中國政府从1979年起全面實施強制性計劃生育政策(即一孩政策)近40年,給中國社會和百姓造成了空前的人道災難,遺棄、拐卖、杀害女婴的犯罪十分猖獗。簡而言之,強制執行的計生國策在人類歷史上是殺人人數最多、受害者最廣泛、傷害最深重以及遺禍最久遠的一場人為的災難。

 

今天,我將著重談談在中國鲜受关注的兩個弱势群體——被遺棄在尼姑庵裡的女孩和当代童养媳。這也是WRIC五個中國項目中的其中兩個。

 

 

一、尼姑庵里的女孩们

重男轻女的传统观念在中国根深蒂固,严酷的一孩政策,使得的很多中国父母遗弃女婴,以保留生男孩的机会。一些父母觉得佛教徒慈悲为怀,便把孩子丢给寺庙。

安徽省桐城市的有50多个尼姑庵,每個庵裡都收養了幾個到十幾個被遺棄的女孩。

尼姑们说,经常早上一开门,看见地上一个小篮子,里面包裹着一個女婴和幾件小衣服,還有一封簡短的手寫信,上面寫著女孩的出生日期和感謝的話有的时候开门时婴儿已经冻死了,有的被野狗咬死了。一名老尼姑說:桐城地区的尼姑庵收养的过1000多女孩。没人知道她们姓什么,所以都被取佛祖的姓,都姓“释”。

2011年,被称为“小不點” 的女嬰被遺棄净土莲社旁的草堆上,奄奄一息,中國婦權義工和尼姑们一起把女嬰送进医院,

 

经过三個多月的抢救才活下来,起名釋宗緣。

 

 

圆通寺的釋成圓未滿5歲时由家人帶到寺院燒香,之後她的家人不见了,當時她兜里有一張寫有出生日期的紙條。尼姑们收养了她,从此每天燒香念經做雜事。釋成圓從WRIC尼姑庵輔助項目的受益人,成為了該項目的義工,她说愿意帮助所有需要的人。

 

女孩們的生活品質取决于寺院的经济条件。但是尼姑庵都十分清苦,信徒们的奉献很少,信徒主要是到和尚的大寺院燒香拜佛。加上要撫養的女孩多,实在是雪上加霜。有些孩子的发育明显差于同龄人。也有孩子夭折或者離“家”出走,從此失踪。六安多寶寺的5名女孩因為老師太圓寂後,全部離開了寺院,流落在外,不知去向。

有的尼姑把女孩们當作私人物品,不准上學接受教育,強迫孩子削髮為尼。

最令尼姑们擔憂的是上学问题。因为女孩們没有出生证,就没有户口和任何社会福利,上学要交高额的学费。WRIC義工曾多次与當地政府交涉,2013年孩子们得到每人每月600元人民幣的孤儿补助,但仅够维持基本生存,受教育仍是奢望。30多年間,桐城市尼姑庵女孩中,僅僅出現過幾名大學生。

 

在寺院裡生活的女孩们,不仅存在心理问题,人身安全也沒有保障。一個40多歲的外來工人姦污了古灵泉寺院18歲的女孩釋X,致使她懷孕。 8個月後中國婦權义工才得知消息,追到大山裡的破舊寺院找到了身懷有孕且孤獨無助的她,让釋X住進了WRIC義工姚誠先生家,由中國婦權資助,逃過強制流產,終於生下了一個女孩,至今五歲了,依然生活在寺院裡。

 

 

目前中国政府規定,若想得到孤兒的補助,女孩們必須進兒童福利院(官方的孤兒院),意味着这些孩子必须离开自幼生长的家—–尼姑庵!这些可怜的女孩本来由于政府的强制计划生育政策而被父母遗弃,政府本应该承担起抚养她们的责任,給予更多关爱,现在却一纸政令强迫她们与情同亲人的尼姑和姐妹们生离死别,踏入未来不可知的命运!

 

 

而中国的官方孤儿院是什么样呢?孤儿院屡屡爆出非法买卖婴儿的丑闻,见WRIC的书《THE ORPHANS OF SHAO》。北京太阳村原本是中国慈善事业的典型,但是WRIC的调查显示,这里的女孩被虐待、强奸,一些婴幼儿送来几天就消失了,显然存在着不可告人的利益链。

 

 

二.中國現代童養媳

 

下面我要說的是另一被忽视的弱势群体—中國現代童養媳。

 

 

童養媳现象在中国历史悠久,一些贫困家庭将女儿从小就卖给家境较好的家庭,长大便嫁给这家的儿子,节省其娶妻费用。女孩从小失去父母关爱,到养父母家受歧视甚至虐待,干家务,长大了婚姻不能自主,要嫁给“哥哥”。1949年以后这种陋习一度消失,1970年代末以后在一些地区死灰復燃,被遺棄、偷搶、拐騙的主要是女孩,而一胎化政策是元兇。当今中国的童养媳现象以福建沿海的莆田地区最为严重。政策的政策扮演了推波助澜的角色,根据WRIC调查,计划生育执行最严厉的1983年,莆田、长乐地区家庭收养的童养媳最多。

 

 

 

 

一个王姓童养媳说,31年前,養母和外婆前往莆田長途車站,等待著抱一個養女回家。一位婦女前抱一個,後背一個下了車。她是养母以94元的买下的抱著的那一個。

2010年以來,WRIC多次在莆田舉辦童養媳尋找親人的活動,先后帮助三名童养媳找到了远在贵州的亲人,她们都是幼年时被人贩子拐骗,几经周转上千公里,最后被卖到莆田。还通過DNA對比成功帮助15人找到親生父母。

莆田当地政府官员及警察家中幾乎都有童養媳,大家都見怪不怪,如果有谁举报,反而可能會遭報復威脅。当地一名官员对一起童养媳被丈夫活活打死案推诿责任并且說,童養媳的事情他们知道,很正常,他反問記者,如果不讓他們養童養媳,你能幫他們找到老婆嗎?

 

2012年9月WRIC在莆田舉辦的童养媳寻亲活动中,本身也是童养媳的义工刘雅林被警察拘捕审讯,被指控是美国间谍,后来改成非法组织拐卖妇女罪其他二十多名义工也被传讯。

 

類似的籍口打壓,在WRIC的五個中國項目中都曾遭遇過。義工們被挑剔、威脅、追趕、阻攔、抓捕、監禁及判刑。2013年以來,WRIC負責人幾乎都被關押及判刑。

 

 

7名義工被關押及判刑,1名長期被管控在家。最近的一个是李卉,因帶美國華裔攝影師探訪尼姑庵,2018年被判刑3年。

在此,我代表WRIC所有會員和我們的項目受助者,向不畏強權、身陷囹圄、堅持信念、前赴後繼的中國婦權義工們致以崇高的敬意!

 

结束语

 

尼姑庵的女孩和童養媳們,只是中國弱勢群體的冰山一角。中國政府罔顾这些弱势群体的苦难,拒绝承担责任,包括把一切與計劃生育政策有关的信息,如那些死去的、醫療傷害的、和遭受摧殘的婦女孩子和家庭都列为國家最高機密,这是对全体中国民众尤其是妇女儿童的不公,是渎职和犯罪。中國政府必須面對歷史,承擔責任,賠償及善待所有受害者。 WRIC將繼續為在專制強權和男權社會雙重迫害下的中國婦女兒童發聲,關注尼姑庵女孩及童養媳这样的弱势群体,繼續為她們的基本權益抗爭。

 

 

中国妇权Women’s Rights in China
邮箱E-mail:wrichina@yahoo.com
网址Website:www.wrchina.org

评论 共0条 (RSS 2.0) 发表评论

  1. 暂无评论,快抢沙发吧。

发表评论

  •   想要显示头像?
回到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