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特別報道 » 瀏覽內容

被綁架的女生會遭到怎樣的非人折磨?

947 0 發表評論

這世界上存在着許多你根本不知道的危險角落,那些不敢想象的罪惡行徑。

人口販賣至今仍是一項產值超高的全球產業,世界上每一分鐘都有人在暗處失蹤,淪為奴隸。

她們可能被賣為性奴、奴工、被割去器官、被肆意屠戮。

01

失蹤的女孩

2017年7月16日,一名英國女子被人從意大利綁架,就在失蹤後的幾天,暗網上進行了一場特殊的拍賣。

不是文玩古董,畫作書法,寶石首飾,而是一名金髮碧眼的年輕女子。

她身着粉色天鵝絨緊身連體衣,平躺在大理石地板上,面部通紅,像是剛剛哭過。

一張標籤貼在她的下腹,19歲,英國模特,白種人,34D-25-35,30萬美元起拍,全球運送,歐洲包郵。還配有購買方式、網址,賣家。

這就是那個在意大利被拐賣的女子,身在德國,她的名字叫Chloe Ayling。

被綁架那天,Chloe正走在米蘭中央火車站附近的街上,一雙黑手套從她身後毫無徵兆地,鉗住脖子,緊捂口鼻,另一蒙面人立馬在她胳膊上打了一針,在藥物的作用下Chloe很快便失去意識。

醒來時,她發現自己嘴上貼着膠帶手腳均被銬住,身體扭曲地被塞進一個後備箱的行李袋中。

這就是人口販賣,一項有着至少320億美元(約合人民幣2000億元),超高產值的全球性黑色產業,每年全球至少有250萬人像Chloe這般神秘消失,包括女人、男人和兒童。

根據聯合國國際勞工組織估算,全球範圍內,每年被販賣人口數甚至高達600-800萬。

所有人只生活在自己美好的小圈子裡,根本不知道這個世界是怎樣的。

腦中充滿幻想的人不會意識到,就在他們喊着口號擁抱美好世界的同時,世界上每一分鐘都有人在暗處失蹤,淪為奴隸。

這個地下人口黑市網絡從曼谷的妓院到馬尼拉的大街上,從莫斯科的火車站到坦桑尼亞的貨運路線,從紐約的郊區到墨西哥的海灘,從雲南的汽車客運中心到新德里的居民樓,無處不在,若隱若現。

“妮可,十五萬美元起拍。”

遠在歐洲的意大利,一個暗網組織的網頁上這樣寫着,照片上面的女孩身形消瘦,金色頭髮,上身裸露,雙手被繩子綁住往後拉。

拍賣廣告里給出了妮可的胸部大小和體重,還寫明她沒有攜帶性病,而這家網站的運營者,正是“黑死病”組織一員。

“我們不歡迎陌生人競拍” ,黑死病成員在網站告誡買家,“我們不想受人注意,條子免進,參觀者免進,記者和博主免進。”

 

02

暗網是什麼

在我們不知道的世界,有無數種黑暗交易正在進行着。

有知情者稱,黑死病組織是歐洲一家專門從事綁架,暗殺和人口買賣的犯罪集團,只要給錢,它無惡不作。

在Chloe被拍賣的一周時間裡,綁匪告訴她,“黑死病”專門四處綁架人口,再經由暗網將受害者賣到中東做性奴,無論男女,過去五年里,他們每周都能賣掉3個女人。收益高達1500萬歐元。

受害者一旦賣出,不僅慘遭他人百般蹂躪,還有可能被再度轉賣或交換給他人。

Chloe是幸運的,她之所以能幸免於難,在於綁匪偶然發現她是一個2歲孩子的母親,盜亦有道,“不賣母親”或許是他們人性僅存的部分。

最終,Chloe的經紀人以5萬歐元的價格贖回了她的自由,綁匪Lukasz親自將她送到英國領事館附近,被埋伏在四周的警察抓了個正着。

沒有人知道綁匪是如何在大庭廣眾之下劫走數量眾多的受害者,又如何躲避多國警方的追查進行販賣,更沒有人了解究竟有多少男女像玩具一樣被四處拍賣,淪為富豪洩慾的工具,最終斷送在猛獸口中。

唯一可以肯定的是,等待他們的只有漆黑的未來,或長或短,直至死亡。

 

03

被綁架的女孩為什麼不跑?

總有人說那些被拐賣的女生都是傻的吧,一定都是沒什麼常識和自我保護意識的吧。

2017年6月北大碩士章瑩穎,去美國交流的時候搭上了那輛黑色汽車後,再也不見了。

她那天只是再正常不過的出門,普普通通毫不人惹人注意的那種,卻就在這樣普通的一天消失了,到現在,連屍體也沒有找到。

最近幾年來,中國人在海外神秘失蹤或遇害的噩耗頻頻傳來,在有關失蹤者下落的諸多猜測中,有人推測他們可能遭到境外人販子的綁架,淪為人口販賣的受害者。

人口販賣的黑色生意從未停止,儘管近10年里,買賣雙方的口味不斷變化,甚至受害者中男人、男孩的數量也在上升,但女性仍是最主要的受害者。

有人會問,被拐賣後,應該會有機會逃跑出來啊,我們應該如何自救呢?

就拿中國販賣人口的現象來說,大多數都是山區里的老光棍買媳婦。

新買回來的媳婦,都是關在暗無天日的小黑屋裡面,不到生出一個小孩來,不會讓你有出門的自由。

即使生了孩子,還會讓你一直多生幾個,就算是逃,全村人都會聯合起來抓你,抓到了就是一頓毒打,找十幾個村民一同輪姦你,消磨你的意志,讓你乖乖聽話。

曾入圍第60屆戛納電影節的電影《盲山》,就講述了20世紀九十年代初,一個女大學生被拐賣至某法盲山區,給當地一名老光棍作媳婦,儘管奮力抵抗仍舊難逃魔爪的悲慘經歷。

女主白雪梅,是一個家境困難、剛剛畢業正愁找不到工作、又急於替家裡還債的女大學生,心急如焚且毫無防範意識的她,輕而易舉地便淪為了人販子買賣的商品,和利益交換下的犧牲品。

此後白雪梅所遭遇的一切,是日復一日的強姦,非人道的待遇。

如果不配合還會多找幾個人一起幫忙,以及畜生一樣的囚禁。

當眾謾罵和毆打。

當然還有最重要的一點,被迫生子,傳宗接代,淪為生育機器。

她自殺,她逃跑,但這一切都是徒勞的,在買賣婦女靡然成風的偏遠山區,為了不讓買賣婦女的事情泄露出去,村民會聯合起來看守被拐賣的婦女,一個手無寸鐵的女生如果被拐賣到這種地方,想要自救,簡直異想天開。

要知道,單人在山地穿越封鎖線,相當於特種部隊的科目啊。

即便幾年後,她終於寄出求救的信,她的父親和警察找到了她,也沒能把她帶回去。

無知的村民們拒絕讓父親帶走白雪梅,他們團團將父親和白雪梅還有一起前來的警察包圍,最後連警察也不得不放棄。

白雪梅的父親為了維護她,也遭到了毒打。

在絕望之下,白雪梅為救父親,砍死了痛恨的老光棍。

白雪梅長時間積壓的憤怒和仇恨在這一刻全部爆發出來,可是這又怎麼樣呢?

她的一生已經毀了。

更有拐賣後被做為油膩富翁的性奴,被關在籠子里供一群惡趣味的人欣賞,就像是一個動物一般。然後在他們的“聚會”上被反覆“使用”,活動結束後繼續被關上,或者又被賣到別的地方。

還有被拐賣後直接販賣你的器官,心臟,腎,肝臟,頭髮,皮膚,眼角膜…..全部都有明碼標價,以供給需要用的有錢人,各個妓院也是人口販賣組織的常客。

而東南亞就是世界人肉集市的中轉站,在販賣人口這個問題上,可以說東南亞是全面潰爛,由來已久,觸目驚心。

大湄公河次區域,包括柬埔寨、越南、老撾,泰國、緬甸和菲律賓,一直是世界上最猖狂的人口販賣和妓女出口地。

一言以蔽之:窮的,哲人亨利米勒說過,“如果大便可以賣錢,窮人將失去他們的屁眼兒。”

一位資深的泰國人販子這樣說裡面的經濟利益:賣一個成人的均價大約是2000美元,但每賣一單人販子才掙320美元,因為大頭讓泰國皇家海軍、泰國海警抽走了。

而且一些人權活動人士稱,發生在泰國境內的人口販賣行為已經失控,2015年泰國警方在宋卡府發現埋了幾十具屍體的亂墳堆。這些人都是被人販子殘酷殺害的,一般都是不配合,有病,有缺陷等賣不出去的人。

04

獨處女孩最容易成為目標

人在國外,就算再謹慎小心,人販子也很容易篩選出孤身一人的你,然後下手。

2014年7月,24歲中國女孩劉瑾妮獨自在巴黎遊玩,凌晨,正在熟睡的她被酒店房間的內線電話吵醒,一個自稱“前台工作人員”的男聲告訴她,信息出了問題,需要核實,要求她立刻離開房間到樓下大廳去。

劉瑾妮反覆詢問理由,對方卻掛掉了電話。她認為這不合常理,便沒再搭理。

沒想到10分鐘不到,便有人敲響她的房門。還是剛才那個男聲,言辭犀利地要求她“必須下樓到大廳來,不可以在房間里”再次詢問原因,門外卻毫無回應。

已經在巴黎待了兩周的劉瑾妮,曾親眼目睹這裡偷盜和搶劫有多明目張胆。

她深知在這樣一個犯罪率如此之高的城市,獨居酒店的單身女性本就很不安全,更別提半夜三更被一個男人喊出門來,“除非是火災等極端事件,否則最好不要出門”,這條安全紅線她心知肚明。

但一想到自己在一家頗有聲譽的星級酒店入住,應該能保障客人安全,加上她擔心自己的信息真的出了問題,不及時核實會給工作人員添麻煩,在把法國當地報警電話設置為快捷撥號後,她穿着睡衣便出了門。

坐電梯從五層下到大廳,只有一半的燈亮着,打電話催促她下樓的前台卻空無一人,劉瑾妮立馬警覺起來。

左右張望時,只見一輛白色麵包車守在酒店門口,車門大開,一個中東男人站在車門,還有一個人高馬大的黑人男子站在大廳的承重牆後面,見她剛跨出電梯,便伸出手快步走來,作勢要將她抓走。

“You stop!”

大喝一聲後,劉瑾妮腦中飛快規划著逃生路線,她想着坐電梯起碼還有機會通過緊急呼叫按鈕呼救。便轉身跑回電梯關門,考慮到三層之內,人可以跑樓梯追上電梯,回到五層又怕有同夥攔截,四層是逃生唯一的選擇。短短几秒內,她按下4-8層所有的按鈕,並在電梯里脫掉高跟鞋,做好隨時逃命的準備。

出電梯,她立刻跑向火警窗,卻因為極度緊張沒能成功報警。至少兩名綁匪還在尋她,沒時間做更多的嘗試了,她繞過長長的走廊,躲進保潔間的最里側,將門反鎖。

這是酒店四層除衛生間以外唯一能供躲藏的地方——躲進衛生間是大多數人的本能反應,劫匪不會想不到。

“我在十三區某酒店四層保潔間,綁架,速來,不要打電話,10分鐘內若無回復,立即報警!”

將手機調到靜音,劉瑾妮將這則信息發給巴黎的男性朋友,並撥去電話,在響了兩聲後迅速掛斷,她認為只有這樣才能把對方吵醒,讓他看到自己的信息。

半小時後,朋友趕到酒店,在保潔間等待的劉瑾妮由於高度緊張,幾乎無法站立。

“你怎麼可以這樣相信人?在巴黎,別說你一個女人,就算是我一個大男人,半夜也不敢下樓,這樣很可能會被殺的!”朋友說。

事後她才知道,酒店前台有專門跟法國黑社會聯絡的內鬼,他們通過入住信息,專找獨居在高級酒店的旅客下手,男的劫財,女的拐賣進紅燈區。

出事那天下午,她剛從商場購物回來,進酒店時就被盯上了。

05

無處不在的騙局

在不知不覺中,我們已經被狼給盯上了。

記住如果一個人真心想尋求幫助,他一定不會找比自己弱的人,男人不會找女人幫助,女人也不會找女人幫助,更不會找小孩,孕婦,老人等等等等。

如果你們遇到類似的事情的時候就要當心,是不是可能是一場策劃好的騙局,但是,在能力範圍之內還是能幫則幫,但要保證自己的安全。

以前總覺得人販子的目標只有婦女和兒童,男生沒什麼好怕的,後來才知道原來男生也會被拐。

打斷你的手腳,讓你去乞討,買賣你的器官,禁錮你的自由,給你洗腦做傳銷。

還有一種,是把你拐去大山深處做苦力。

騙去了山裡的黑煤窯,每天都要不停幹活,又沒辦法跟外界聯繫,還經常被毆打,又或者賣給一些怪性癖的富翁做性奴,等等等等。

人口販賣的可怕之處在於,它絕不僅限於強迫受害女性做性奴、男性做勞工,受害者還有可能被“製作”成殘疾人沿街乞討,強迫結婚、拍攝色情製品,器官移植甚至供人殺戮享樂。

一旦進入人口黑市,沒人知曉自己會在何時以什麼樣的價格交到什麼人手上,煎熬度過的每一天都可能是人生末日。

然後死在不知名的地方,從這個世上徹底消失。

 

06

安全永遠第一位

最後,想跟大家說這些話:

絕對不要去人少的地方,絕對不要去不熟的地方,絕對不要吃別人給的任何東西;

如果在酒吧喝酒,若是離開後回來,桌子上你的那杯酒絕對不要再喝,也絕對不要讓酒吧里剛認識的帥哥送你回家;

一個人出去住酒店一定一定要注意安全,網上有很多住酒店防範安全教程,你們一定一定要多學幾招啊!

失戀了什麼的絕對特么不要給我一個人出去喝酒,別一個人覺得很酷晚上坐在海邊吹風啊;

如果加班到了很晚,一定要坐正規車輛回家,不要坐黑車不要坐黑車不要坐黑車,有男朋友的讓男朋友一定要來接你;

女孩子一個人在外面租房子住,一定不要讓不熟的人知道你是一個人住;

和周圍鄰居打好關係,在床頭常備防狼噴霧,睡覺的時候一定不要關機,點外賣的時候讓他把外賣放在門口就好,陽台上曬幾條男士內褲………

出門在外,尤其是留學異國他鄉,多多注意安全,這世界真的沒有你想得那麼單純。

保護好自己,保護好自己所愛的人,堅信這個世界的正義與善良,也篤定這個世界的黑暗與可怕。

 

 

 

 

 

 

 

中國婦權Women’s Rights in China
郵箱E-mail:wrichina@yahoo.com
網址Website:www.wrchina.org

評論 共0條 (RSS 2.0) 發表評論

  1. 暫無評論,快搶沙發吧。

發表評論

  •   想要顯示頭像?
回到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