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妇女权益 » 浏览内容

《背叛老大哥》:女权与政权的对决

3461 0 发表评论
标签:

转载FRA《妇幼论坛》 梒青               2018-10-24

 

https://www.rfa.org/mandarin/zhuanlan/fuyouluntan/women-10242018170458.html

29015年中國婦權在UN 門前聲援女權五姐妹

2015年中國婦權在纽约联合国(UN) 門前聲援女權五姐妹 。中国妇权提供

 

2015年三八国际妇女节前夕,中国政府逮捕了女权五姐妹,并将她们拘押了整整37天。当时全球的社交媒体都在呼吁中共释放女权五姐妹,包括美国前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也在推特上发出推文。

美国记者洪理达最新出版的新书《背叛老大哥-正在觉醒的中国女权运动》就是受到女权五姐妹事件的感召,对她们发生了浓厚的兴趣而开始写作这本书。她认为,中国风起云涌的女权运动正在挑战中共政权。她在最近美国首都华盛顿召开的有关她这本新书的讨论会上说:

“2015年三八节前夕,中国政府抓捕了女权五姐妹,当时有许多女权人士在不同的城市计划庆祝三八妇女节,她们准备在地铁和公交车上发放反性骚扰传单。但是,警察在几个城市开始抓捕女权活动人士,然后把重点放在女权五姐妹身上,他们把五姐妹都抓到北京,关在同一个看守所里,说她们犯下了所谓扰乱秩序罪。”

政府的初衷本来是杀鸡儆猴,但却适得其反。洪理达女士说,由女权五姐妹引发的风起云涌的中国女权运动,得到全球的瞩目和支持。她说:

“全球的支持非常重要,希拉里-克林顿就在推特上发文,支持女权运动。推文说,当时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纽约联合国主持妇女峰会,而同时又在国内拘押女权人士,没有廉耻。”

洪理达女士说,中国政府在抓捕女权五姐妹37天之后,释放了她们。从那时起,她开始采访女权五姐妹:

“实际上我认识其中的一个人就是李麦子,我曾在撰写我的《中国剩女》一书时了解到李麦子,当时我深深为女权五姐妹担忧,几个月后,当她们被官方软禁在家时,我去了北京、杭州、广州和香港,采访了五姐妹。我意识到,中国的女权运动远远比女权五姐妹的范围要广泛得多,这是我要写这本书的初衷。”

洪理达女士说,她为这本书起名为《背叛老大哥》,就是来自女权五姐妹之中的一个姐妹,韦婷婷。她说:

“当时女权五姐妹被抓之后,中国国安人员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四个姐妹的眼镜全没收了。五姐妹中有四个戴眼镜。韦婷婷是高度近视,没有眼镜,她几乎什么也看不见。警方还没收了她的厚外套和雪地靴。那是一个凛冽的冬季,温度在冰点之下。在单独囚禁的牢房里,韦婷婷被寒冷、恐惧和无力感紧紧包围。一天下午放风时,水泥墙、钢筋和铁丝网的上空突然飘来熟悉的歌声:“你是否和我一样,坚信着世界应平等。” 韦婷婷兴奋地意识到,这歌声来自和她关在同一看守所的伙伴们。她不顾班长的训斥,也大声唱起这首《女人之歌》作为回应。多少个暗夜里,韦婷婷把耳朵贴在牢房的墙上,静静听着楼道中传来的手铐声和狱卒叮当作响的钥匙声,猜想着是哪位同伴提审完毕路过她的监室。她也学会了在晚点名时大声答“到”,让同伴们知道她在这里,她还安好。尽管无法相见,这些年轻女性用这样的方式相互抚慰、彼此取暖。韦婷婷的心中悄悄滋生出一种背叛老大哥的喜悦。”

洪理达女士说,很多人都在问,在苏联解体、东欧崩溃后,为什么中国共产党能够如此长久地生存下来?她说:

“我认为,中国共产党能够维持威权统治的最关键因素之一是,整个国家都建立在一种父权基础上,建立在对女性的征服、排斥和性别歧视的基础上。在习近平的领导下,中国妇女越来越受到压制,习近平公开号召妇女回家,做好贤妻良母,很多这些被早期共产党人抛弃的儒家思想如今卷土重来,以维持国家政权的稳定。”

洪理达女士接着举例说:

“我给你举个例子,在国家的媒体电视报纸上,包括中国日报和官方新华社的报道,都谈到习近平治下的一个新的概念,就是所谓‘家国天下’,中国就是一个大家庭。新华社去年有一篇报道说,习近平认识到家庭的价值,因为首先他是一个父亲,更重要的,他还是一个儿子,要照顾好他的妈妈。中共今天的许多宣传,还是集中在宣传孔夫子关于女性在家庭中的作用,关于女性应有的美德,这对保持中共政权稳定非常重要。中国有一句老话叫国安才能家安,有国就有家,回归中国传统价值。”

洪理达女士说,中共的宣传机器格外强调习近平的男子气概, 包括习近平的强势性格,并将习近平与毛泽东相提并论。习近平在成为中共中央总书记之后的2013年曾经说,苏联共产党员的人数远远超过中共党员,但苏共没有人有足够的男子汉气概,习所暗指的是他本人是个强硬的男子汉,他有足够的勇气面对危险,保证中共政权坚固稳定,所以在苏联解体之后,中共依然不倒。

再回到今天的中国妇女,洪理达女士说,妇女的作用非常重要。因为今天的中国妇女不再想回归到以往的传统,越来越多的年轻女性强烈抵制传统价值,拒绝走结婚生子的老路。她接着说:

“2016年中国计划生育政策开始发生巨大改变,官方取消了实施了30多年的一胎化政策,开始允许生二胎,针对的重点是年轻的受过高等教育的妇女。政府宣传和鼓励她们在30岁之前结婚,早生孩子,不仅生一个,还要生两个。2015年底,人民日报就发表文章,宣传女大学生当妈妈的趋势在增长,鼓励女大学生在学校就生孩子。中共认识到妇女的生育可以为稳固中共政权服务,还说30岁以下是妇女怀孕的最好时期。中共的宣传机器鼓励女大学生生育的口号是:第一年同居,第二年怀孕,第三年生孩子,官媒还登载了照片,显示一位女大学生在学校获得学位时,幸福地推着一个婴儿车,肚子里还怀着第二个孩子。”

洪理达女士指出,这一切的大背景是——中国发现自己正处于一个艰难时刻:经济放缓、生育下降、人口老龄化、劳动力缩减,所以政府决定,度过困难时期的关键是让女性、特别是受过高等教育的汉族女性多生孩子。

洪理达女士说,她刚刚出版的这本新书《背叛老大哥》的副标题就是“中国正在觉醒的女权运动”。女权五姐妹的被抓捕,是中国女权运动的一个转折点。她说:

“许多年轻的中国女性并不幸福。我在我的第一本书《中国剩女》中做了许多采访。那些受过良好教育的年轻妇女非常聪明,但她们不喜欢自己的结婚对象,甚至结婚之后,她们要把自己的积蓄给丈夫,房产的名字也是丈夫一个人的。2012年有一小部分女权活动人士开始行动,2015年女权五姐妹被抓捕,女权活动者们使用行为艺术,来反对性骚扰,反对家暴,反对歧视妇女,反对男女招生的不平等和就业的不平等。过去几年来,网络也起了很大作用,微博上最有影响的女权之声从2011年开始发出自己的声音,但几个月后就被政府噤声。”

洪理达女士说,2015年中共抓捕女权五姐妹,证明中共认为女权对中共统治是威胁并开始打压女权。女权五姐妹被抓捕之后的第二年是中国女权运动非常困难的一年,虽然中国政府释放了五姐妹,但打压并没有停止。过去两年,特别是今年,中国米兔运动开始,中共对米兔运动在网络上下全面封杀。但尽管如此,中国的米兔运动仍然在蓬勃发展,现在人们对女权的认识与几年前相比更为清晰。

谈到中国到底有没有保护妇女的法律?如果有的话,是否得到贯彻执行?有学者认为,中国法律或者不完善,或完全没有,所以根本谈不到贯彻执行。比如在大学里没有学生不能和老师约会的规定,中国的大学里有许多涉及教授性骚扰学生的案例。

洪理达女士认为家暴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她说:

“中国一直没有反家暴的法律,直到2016年中国才通过了反对家庭暴力法,而这还是在呼吁了至少15年之后。实施两年后的今天,中国的反家暴法并没有得到贯彻执行。所以我个人认为,中国政府通过了这一项法律,是中国为了使得自己看起来更像一个全球领导人而做的表面文章,但这个法律却没有得到执行,比如禁止接近某个人的法律完全没有得到执行。我认为这是中共的策略,中共并不关心针对妇女的暴力,无论是在家里还是在工作场合,男人虐待和骚扰妇女都没有得到严肃对待,因为这能够使中共有能力保持其男人的强权统治。而如果通过贯彻执行禁止接近某人的法令,那么中国有成千上万的男人就会受到惩罚,政府不愿意男权受到干预。中国现在开始讨论反性骚扰法,这完全是中国米兔运动的结果,因为政府必须证明,他们试图在听取妇女的呼声。但是我对反性骚扰这样的法令法规没有信心,因为这些法规表面上看起来不错,但实际上没有得到执行。”

在谈到女权五姐妹被羁押37天之后,政府释放他们的真正目的是什么,以及中国的女权运动和女权组织,在未来将如何影响政府的政策时,洪理达女士表示:

“中共释放女权五姐妹,证明全球对中国施加的外交压力和呼吁确实在起作用。有人说,你不能对中共公开施压,为了挽救中国政府的脸面,你要在私下做工作。但是我确实相信这个非凡的全球性的努力是关键。”

再以新疆为例,洪理达女士说,中国有大约一百万维吾尔族人被关进再教育营,全球都在抗议,部分来自美国国会。现在中共开始转换策略,他们说,我们建立这样的再教育营对维吾尔族人有好处。这说明中国政府对来自外部的压力不得不有所反应,因此外部的压力非常重要。洪理达女士说,在很多情况下,这种压力并没有显现,比如刘晓波一案。在刘晓波被关押期间就少有人发出什么声音。

最后,洪理达女士谈到了中国正在发生的风起云涌的米兔运动。她说,在中国的米兔运动之前,中国的女权运动已经为此打下了一定基础:

“米兔运动只是一个导火索,越来越多的中国年轻女性开始觉醒。最重要的是这些妇女再不需要默默忍受,越来越多的女性公开站出来,讲出自己的故事,发出自己的声音,一些女权活动人士因此被抓捕和被失踪。我们都知道即使在美国,米兔运动也面临很多困难。可是这一切并没有使中国女性因此而踌躇不前,至少我们现在看不到她们在放弃或者后退。”

洪理达女士认为,中国的米兔运动是星星之火可以燎原。让她抱有希望的是,年轻的中国女权人士在向世界上最有权力的政权挑战。我们都知道,中国政府是多么残酷地来镇压这些社会运动。她说,她相信目前中国的女权利动是自六四以来最重要的社会运动,中国女性是不容易被轻易抹杀掉的,这是目前中国正在发生的事情。

洪理达女士说,中国政府使用许多残酷的手段打压米兔运动,女权活动人士被噤声或被以颠覆政权罪抓捕,网上文章被删除,相反,政府加强了他们自己的宣传机器,使用各种手段来污蔑女权运动。洪理达女士接着说:

“中国政府使用的一个方法就是由国保或者大学的安保人员警告那些年轻的女性,称如果她们继续参加米兔运动,她们会被指控犯有颠覆政权罪。比如北京大学的岳昕在公开披露自己的故事后,她的政治辅导员半夜进入她的宿舍,并带来她的母亲,要求岳昕删除所有计算机和电话上有关米兔运动的信息。但这并没有使岳昕停止发出她的声音,反而使她更坚定,她毕业后来到南方的深圳组织工人运动。值得一提的是,中国的女权运动和工运结合在了一起。”

无独有偶,最近刚刚发生的一系列事件,就是最好的佐证。下面我们向听众朋友简单介绍一下:

-本台报道,中国民间权益组织“民生观察”10月22日发表声明,强烈抗议当局对声援深圳佳士科技公司工人组建工会活动的原北京大学学生岳昕实施强迫失踪。声明指出,中国当局对岳昕采取蛮横无理、违反法制的手段进行长时间强迫失踪,严重违反中国《宪法》、《世界人权宣言》以及联合国《强迫失踪问题国际公约》等有关保障公民权利的承诺。

“民生观察”强烈要求当局,立刻无条件释放岳昕及所有声援佳士科技而被拘押和失踪的人士;追究相关部门及当事人的法律责任;并对权利受到侵害者进行国家赔偿。

-美国纽约时报最近发表《女律师诉警察暴行,中国米兔运动再起波澜》的报道,披露中国女律师孙世华遭警察殴打并被强迫脱衣搜查。随着中国经历自己的米兔运动,许多人将孙世华的案件视为中国社会中长期针对女性的歧视和暴力的证据。目前孙世华律师已对警方提起诉讼。

-朱军性侵案开庭在即。近三个月内,中国央视主持人朱军性侵一案引发社会广泛关注。日前,此案当事女生弦子披露,一个重要证人不愿出庭作证。

-中国籍商人徐龙伟2015年在澳大利亚涉嫌性侵一名当年只有20岁的女模特儿,他早前已被裁定猥褻、袭击、在明知女方不同意的情况下与其发生性行为等7项罪名成立,10月12日被悉尼唐宁中心法院判处入狱4年,2年半内不得保释。由于案发于一场由京东集团主席兼行政总裁刘强东在澳洲举行的晚宴之后,此案件备受关注。有网民发出疑问:这样的事如果发生在中国,被判刑会有多难?

 

请您收听节目并发表对节目的意见和建议
妇幼论坛节目主持人梒青的推特 (TWITTER) 地址是:HANQING8

中国妇权Women’s Rights in China
邮箱E-mail:wrichina@yahoo.com
网址Website:www.wrchina.org

评论 共0条 (RSS 2.0) 发表评论

  1. 暂无评论,快抢沙发吧。

发表评论

  •   想要显示头像?
回到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