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特别报道 » 浏览内容

吴玉琴旧文重提 《致张菁女士的一封信》

1380 0 发表评论
标签:

作者:贵州人权研讨会吴玉琴         2004年11月22日                  转自《民主论坛》

 

 

张菁:你好!

一直想写封信向你问好,但由于多方原因,我比较忙,直到现在才给
你写这封信。

那天双元在网上下载了你写的《让我们来关怀吴玉琴》这篇文章拿回
来给我看。一看标题我早已是泪流满面,心情激动得是难以平静。我
这个人,由于承受了太多的苦难,已经很难流泪。但我看了你的文章
后,寥寥数语、远隔重洋,却让我感受到了你对我们的理解。我非常
非常地感激你对我们的这一份理解!

87年你在羊艾监狱的时候,有一次我家来了几个公安,一来就追问我
是不是把张菁藏了起来。他们说他们是监狱里的干警。他们一到家里
便东张西望、四处搜查,说廖双元去探望你之后,你就越狱逃跑了。
由于我根本就不知情,所以就与他们几人大吵起来。没有结果,他们
几人只好灰溜溜地离去。隔1天,又来了3个公安。这回,他们说是
“市局”的。他们把我与我的母亲分开讯问、盘查了许久,最后因为
是确实不知情,他们也查不出什么来,只好离去。在这次盘问中,由
于他们那种死活要强加给我的态度,使我从此对他们产生了仇恨。事
后我听说你又被抓了回去,我还非常地埋怨双元:要是他早给我说,
我还可以帮你找一个比较安全的地方。

在贵州干民运非常艰难:由于地处偏僻,这里人的觉悟就相对要低一
些。这几年由于你与黄翔夫妇在外面努力为贵州民运说话,现在就要
好一些。陈西坐了13年牢,许多次网上签名要求释放政治犯的名单
中,都很少有他的名字。但是他的坐牢是非常可怕的。在狱中,他被
打昏得死过去多次。未判之前,他在白云区看守所被干警用枪托把前
额打破。多次把他辗转于各个看守所。一次,我与张姐到白花山看守
所(即云岩区看守所)去给他送东西。谁知,在门口我们无意就见到
了他。当时他头上的伤还在包着,胡子把整个面部都遮住了。我们见
后很心酸,但他居然还笑得出来。他们几个政治犯在狱中,几乎都被
打、被残酷折磨过,还多次坐独羁和严管队。我想,你也是尝过这种
苦的……,魏京生的那个奖项我们贵州的所有同仁们都一致提名陈
西,望你在外面也努力一下。

现在双元多数时间都是在为弱势群体打官司(即民告官,用法律的武
器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别人打官司都是为找钱,而双元给别人打
官司,我却还要给他贴钱、贴车费、打字、复印费等等。他许多时间
都是在为穷人去与那些贪官污吏争、斗、吵。有时见他活得真累,就
劝他别管了。但等到别人来求,来哭诉时,心一软,还得继续管下
去。

现在我的一切都还好,病情也比较稳定,还在继续吃药。我是还在病
假时,就去上班的,开始1年还昏过几次,但最近两年没有了。谢谢
你的关心。我知道你在国外也是挺不容易的,每天工作的时间很长,
回家后还要照顾孩子们,望你保重身体!

请代我向你先生及孩子们问好!
请代我及双元向海外的友人们问好!

专此布达,提笔暂到此。

祝全家安康、幸福!

吴玉琴
2004年11月22日

中国妇权Women’s Rights in China
邮箱E-mail:wrichina@yahoo.com
网址Website:www.wrchina.org

评论 共0条 (RSS 2.0) 发表评论

  1. 暂无评论,快抢沙发吧。

发表评论

  •   想要显示头像?
回到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