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妇女权益 » 浏览内容

馬三家遭酷刑 受害者冤死魂魄在

6913 0 发表评论
标签:

王藏                                               2018年10月20日

 

馬三家的受害女人們在2013年前被勞教,勞教中被各種酷刑。所謂「廢除勞教」後被「尋釁滋事」等口袋罪繼續迫害。死裡逃生的她們,有的已在被遺忘和冷漠的角落孤苦病亡,有的因繼續爭取自身合法權益及維護女權再被判刑。多年前,她們中的很多人幾次來過我工作室求援,我所做甚微,僅在海內外媒體幾次為其聲援、呼籲關注救助,而曾經為其拍攝的紀錄片,很遺憾還未公佈就已被強力消失,而寫的幾篇小詩和小文,在國內自媒體早已被絞殺乾淨。我曾和朱桂芹大姐說:「您已在死亡邊緣傷痕累累,請千萬保住命,未來總會有一個說法,我會紀錄下你們的名字和故事。」說完「未來」這詞,再看看朱大姐破敗的身躭,被各種折磨而留下的空洞眼神,我自感輕浮和沒底氣。她們還有未來嗎?僥倖存活但奄奄一息的生命還等得到未來嗎?以下是我年初整理的一份不完全簡要名單,詳細細節,待不斷補充。

 

馬三家

馬三家女子勞教所。

鬼

冤有头,债有主,马三家的冤魂不死,她们将会附着在造孽者身上、家中,不离不弃!

 

朱大姐說:「雖然馬三家女子勞教所已经解體了,但我們這些被共產黨奴役的黨奴們,已經成了憲法的棄兒。我們很多姐妹的冤屈,還從來沒有跟任何人說過,我們的冤屈,只能爛在自己肚子里了。」

蓋鳳珍,59歲,家住遼寧省瀋陽。在遼寧省馬三家共教養三次,勞教三年。受各種虐待酷刑,遭成多種疾病及癌症切掉一個腎。2015年1月進京維權,被瀋陽市公安局鐵西區分局公安押回,判刑九個月。這次刑期生涯給蓋鳳珍身體造成惡化,各器官衰竭,癌症擴散晚期。蓋鳳珍於2016年4日12日上午10點在瀋陽醫院因腎癌去世。曾用電話:13134208613

高惠君,59歲,家住遼寧省本溪市。身體因兒子冤案上訪期間被本溪市公安打成殘疾重傷害後,病變成骨癌。關押馬三家勞教期間她被強迫每天做繁重的奴役活,後走不了路,在勞動車間四肢體爬行還被堅持幹十多小時的勞動。在馬三家被勞教二年,於2013年2月被釋,2014年7月6日,癌症擴散惡化去世。

郝威,50歲,家住遼寧省大連市。因房屋欺詐而上訪,在馬三家被勞教一年。期間受盡虐待。2014年3月6日,在司法部上訪被大連人員綁架,非法拘留10天,被造假定性為精神病。因維權多次遭暴打催殘折磨,2016年3月查出膀胱癌症晚期,後病逝於泰國流亡途中。曾用電話:13001137980

劉華,5l歲,家住遼寧省瀋陽。因舉報村支書記貪污非法賣地遭連環打擊報復,刑拘四次,在遼寧馬三家共三次,勞教四年,受盡歐打虐待酷刑。因在杜斌的紀錄片《小鬼頭上的女人》中講訴,2014年3月10晚,遭北京市西城區阜外大街派出所程錦全副所長勾結瀋陽市蘇家區紅菱鎮派出所楊凱等人兩地方綁架,強迫刑拘37天,受盡酷刑虐待。現身體多病,在醫治當中,現喪失勞動能力無法生存,被逼流浪北京。電話:13141167739

朱桂芹,54歲,家住遼寧省撫順。因哥工傷侵權而上訪,在馬三家兩次,被勞教四年。期間受盡各種酷刑,被打成多種殘疾。在北京控訴勞教所的酷刑時,被地方當局雇傭黑保安公司遣返原籍,在押送途中,一名黑保安將她強姦,還說這是政府讓他這樣幹的。她對筆者回憶說,這名黑保安一邊強姦一邊問她「爽不爽?我的雞巴大不大?」2015年3月7日兩會期間,因地毯式搜捕運動在北京豐台區呂村被夜晚抓送久敬莊,被撫順公安押回當地,關押批捕。3月9日,在看守所被酷刑和歐打,後絕食抗爭。7月29日,在看守所被上大掛酷刑,被打得生活不能自理。後因繼續狀告,被判刑一年半。其姐朱桂芝電話:13841301270

龍秋麗,57歲,家住遼寧省大連市。因房屋糾紛,維權上訪被勞教一年。勞教期間受盡強迫超負荷勞動,得膀胱癌症。2014年在京維權,被抓捕判刑一年半。被釋後,一個單身女人無人照顧,拖著癌症晚期病軀艱難度日。電話:18840988733

趙敏,57歲,家住遼寧省瀋陽市。在馬三家被勞教一年,期間,被長時間固定綁老虎凳,大小便、月經,都只能黏附褲子裡。出獄至如今,滿脖長滿膿瘡惡瘤,艱難存活。

曲美玉,59歲,家住遼寧省本溪市。因丈夫因公受傷變失明,上訪維權被勞教一年,在馬三家受多種酷刑。2014年,因上京維權被抓捕判刑一年半。2015年7月在監獄絕食抗爭得提前釋放,當時人已奄奄一息。2015年10月26日,因去公安部上訪復被押回收監瀋陽大北監獄。

曲華松,52歲,家住遼寧省大連市。因房屋拆遷上訪,在馬三家兩次,共被勞教三年。2014年因維權被抓捕,判刑一年半,於遼寧省大北監獄服刑。被釋後苦病交加。

石俊梅,67歲,家住遼寧省營口市。因女兒被害而上訪,在馬三家被勞教一年。2014年4月28日去中南海寄信,被當地公安抓回判刑一年。因石俊梅被判刑,其丈夫著急上火生病肝癌去世。現石俊梅喪失勞動能力多發病症仍在醫治。

朱曉明,53歲,家住遼寧省營口市。因哥家被強拆導致死亡而上訪,在北京信訪維權被抓捕,在馬三家被勞教一年,因進京維權多次被刑拘。2015年8月,因在本市維權舉報市信訪局局長而被批捕,後被營口看守所關押。關押期間受虐待折磨,每天勞動13個小時,做南韓工藝外貿活。目前被以「進京上訪訓誡書」為由判刑一年半。丈夫電話:13050610701

鄭艷傑,69歲,家住遼寧省大石橋市。因養殖被政府侵權而上訪,在馬三家兩次,被勞教四年。因每天完不成產量任務受馬三家警察王艷萍電擊酷刑。因去北京維權於2014年4月19日被北京西城區判刑9個月。兒子電話:15242125219

徐鳳娥,60歲,家住遼寧省本溪市。因兒子勞動爭議案上訪,在馬三家女子勞教所被勞教二年。2014年因上訪被判刑3年,被押回馬三家女子監獄服刑。

史雲香,45歲,家住遼寧省本溪市。因勞動爭議案維權上訪,2012年在馬三家被勞教二年。2014年在本溪市上訪被抓回當地,判刑三年,後服刑於馬三家女子監獄。丈夫電話:13050237474

佟瑞珍,57歲,家住遼寧省阜新市。因強拆而上訪,在馬三家兩次共勞教二年半。2014年在京維權上訪被抓捕判刑兩年。丈夫電話:13470358808

蘇桂芝,60歲,家住遼寧省阜新市。因刑事案而上訪,在馬三家兩次被勞教三年。2014年在京維權上訪抓捕判刑兩年。

王艷,51歲,家住遼寧省遼陽市。因土地侵權而上訪,在馬三家被勞教一年半。期間受盡各種虐待酷刑。2014年6月,在北京市坐公交車沒買一元車票被公交車司機報警,後由北京警察交給遼陽公安抓捕,被判刑三年。在遼陽市看守所受虐待酷刑及多次歐打,導致只能坐輪椅,無法行走。

王桂蘭,65歲,家住遼寧省遼陽市。因兒子被殺害而上訪,在馬三家被勞教一年。她自己陰道夾帶出來了同監的劉華的「勞動日記」。2014年因維權上訪被當地抓捕被判刑一年,後保釋而監外執行。

薛玲,56歲,家住遼寧省遼陽市。因被法官歐打而上訪,在馬三家被勞教一年。因有病要求看病被虐待酷刑,關小號15天。2015年3月,在北京維權被遼陽警方抓捕,被判刑二年緩刑三年。在遼陽看守所,被頭朝下嗆水逼認罪,她一直不認罪,因嗆水酷刑造成心腑嚴重損傷後遺症,現仍在醫治中。電話:17078832842

蘇玉香,54歲,家住遼寧省遼陽市遼陽縣佟二堡鎮。因舉報官員案而上訪,2011年被勞教一年半。2013年因截監察部马馼部長車,夫妻二人在北京豐台被刑拘37天。2015年7月22日在北京豐台區紅房北道口485公交車站,被遼寧省遼陽市遼陽縣佟二堡派出所所長帶領便衣公安綁架押回當地,判刑兩年。

陳淑芳,64歲,家住遼寧省大連市。因土地侵權而上訪,在馬三家兩次,被勞教三年。釋放後,2015年8月至10月進京上訪兩次,被行政拘留20天。電話:18018994131

王春清,59歲,家住遼寧省莊河市。因違法強拆而上訪,在馬三家兩次,被勞教兩年。釋放後於2014年兩會進京上訪,被押回判刑6個月。2015年10月27日被行政拘留10天。仍在繼續維權追究非法勞教的責任。電話:041189440446

蘇允蓮,62歲,家住遼寧省莊河。因拆遷而上訪,在馬三家被勞教一年。2014年至2015年兩次被行政拘留20天。

崔雅菊,家住遼寧省撫順市。因商業商標侵權上訪,2011年在馬三家被勞教兩年,2014年在京維權被抓捕判刑一年。

陸秀娟,50歲,家住遼寧省鐵嶺市。因舉報案而上訪,在馬三家兩次,被勞教四年。期間受各種酷刑,落下一身病。2013年被行政拘留五次,兩次抄家,現住京維權。電話:13077762538

王玉萍,59歲,家住遼寧省錦洲市。因房屋財產糾紛而上訪,在馬三家被勞教一年。期間遭受各種酷刑,後做了兩次大手術。到今沒給勞教決定書,現落下全身疾病,流浪北京維權。電話:18611297764

梅秋玉,47歲,家住遼寧省大連市。因計劃生育被強迫做人工引產而上訪,在馬三家被勞教二十六個月。期間受盡虐待酷刑,經常挨打,被縫衣針戳手。後落下多種雜症,現在京維權。電話13261362022

胡秀芬,65歲,家住遼寧省瀋陽。因勞動糾紛及房屋問題上訪。在馬三家兩次,被勞教兩年半。期間,被實施酷刑26次,最長時間大掛酷刑7天7夜。現落下精神疾病及多种病。

丁玉榮,62歲,家住遼寧省朝陽市。因強拆而上訪十一年,後以擾亂社會秩序罪,被馬三家勞教三年。期間受盡各種酷刑,大小便拉褲子里,導致屎尿和例假都粘在身上拽不開。進勞教所前人76公斤,釋放時只剩下28公斤。她說「我就像一個皮包骨的骷髏鬼」。現腿落殘疾拄拐行走。

陳沈群,58歲,家住遼寧省瀋陽,因勞動爭議案而上訪,在馬三家被勞教一年,受盡虐待酷刑。不許上廁所,屎尿憋不住只能拉在車間勞動場所,不幹活受電擊。釋放後被瀋陽蘇家屯公安多次送精神病院拘禁。至今無勞教決定書,現流浪北京以討飯為生。電話:17710657782

韓英,59歲,家住遼寧鐵嶺。因2005年4月19日被暴力強搶225平方米商鋪而上訪維權,共非法拘禁四次,教養一年六個月。在瀋陽弓三家,被酷刑,電棍,歐打,大掛。參與警察:張春光,李明玉,趙國榮,周謙,王廣雲。因被上大掛,至今落下病根難以醫治,現維權流浪北京。電話:13661252457

李平,63歲,家住遼寧省遼中縣。因丈夫醫療事故而上訪,在馬三家被勞教一年。進去時三級殘疾,在勞教所被折磨成二級殘疾。釋放後多次被瀋陽市公安局長許文有下令非法綁架拘禁,病重。電話:18310186832

許翠蓮,62歲,家住遼寧省瀋陽市。因房屋拆遷而上訪,在馬三家被勞教12月。釋放後2015年9月日進京上訪,回家後強迫刑拘30天。電話:15541549540

姜敏鵬,54歲,家住遼寧省錦洲。因土地侵權共3分地而上訪,在馬三家三次,被勞教7年,受盡虐待酷刑。現流浪北京維權。電話:13120252058

賈鳳芹,64歲,家住遼寧省朝陽市。因舉報而上訪,在馬三家被勞教二年,現住北京維權。電話:13021280854

賈鳳珍,56歲,家住遼寧省鞍山市。因法官虐待酷刑而上訪,在馬三家被勞教二年,受盡虐待酷刑。現在京維權靠拾拉圾過日子。電話:04124835799

··· ···

2018年

附:筆者曾寫的一篇小文

王藏:「爽不爽?我的雞巴大不大?」——再記朱桂芹

今天收到朱桂芹的求救信息,大概情況是:她近期在北京啥也沒做,遼寧撫順地方惡勢力來京鋪天蓋地搜她,定要在今天之內搜出帶走她。她感覺有性命之憂,求我關注。

我個人力量有限,我只能求朋友們關注、轉發,或許能對她的境遇有所幫助。以下是前年我為她寫的一篇文字,不了解她的朋友可了解一點。

 

王藏 2018年3月2日

國殤期間,馬三家女子勞教所受難者基督徒朱桂芹再次來我處。一次是人權藝術家呂上帶她來,隨後兩天她自己又來一次,我叫來呂上,繼續傾聽她的苦楚。

離上回見面已兩年多,這兩年多時間她再次被關押在黑監獄裡。這回出來,她已是孤零零的,曾與她一起來京鳴冤的馬三家難友們,病死的病死,重病的重病。她這次出來,也添了一隻拐杖,整個人比兩年前更枯瘦憔悴,輕微小風就能把她帶走的感覺,講述也沒曾經有條理,有氣力。

呂上為她們畫過肖像,我為她們拍過紀錄片,幾年來也持續將她們發來的求助信息發海外媒體。尤為可惜的是,我為她們拍的紀錄片素材,被有關方面收繳一空。朱桂芹說,她替死去的難友高惠君感謝呂上:人世間還有人惦記她,為她畫了像;感謝我:將重病時她的求助信息發海外,有人給她打了點錢。這些,是高惠君死前的唯一安慰,臨死前,她要朱桂芹一定轉告我們。

朱桂芹還說,勞教制度的廢除並沒有絲毫改善訪民的境遇,這次她的遭遇、她見證的遭遇比馬三家時更慘。她說,她目前連旅店都不敢住,只能四處躲藏,有時就睡麥當勞肯德基台階角落。她繼續說,她無路可走了,她還想去天安門撒單子。我和呂上堅決勸阻,希望她先養好身子再說,若再進去,早被摧殘破敗的身體定吃不消,怕沒那麼走運,活不出來了。

她這次已沒有控罪訴苦的激情,也沒有了眼淚,如稻草人,肺腑已被榨乾、掏空。我也沒有了眼淚,也如稻草人,人微言輕不說,已沒有兩年多前那些縫隙空間,現在多了更多的乏力感,尤其又添了孩子,精力忙碌之餘多了一些怕出事的恐懼。我告訴她,先回憶下自己和馬三家難友的近期情況,寫點概要文稿,我會紀錄見證,力所能及呼籲一下。

簡單在家吃了便飯,離開我處時,我給了她一個可以上微信的舊手機,老婆將家中剩餘的月餅收了一袋給她,路上餓時可以填下肚子。她非要塞數百元錢給孩子,說暫無多餘能力感謝我們多年來對她們的關注,我們堅決拒收。只希望她保住性命,能見日出。

我還能做什麼呢?秋風秋雨愁煞人!

在2013年寫的《京城的鬼》(組詩)中,我寫到她,她們。如今,對於朱桂芹們,我已寫不出任何詩句。

 

中国妇权Women’s Rights in China
邮箱E-mail:wrichina@yahoo.com
网址Website:www.wrchina.org

评论 共0条 (RSS 2.0) 发表评论

  1. 暂无评论,快抢沙发吧。

发表评论

  •   想要显示头像?
回到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