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深评简论 » 浏览内容

李文足 當知項欠 張林 同獲自由言論獎

24413 0 发表评论
标签:

中國婦權綜合報導

视觉艺术家协会向当知项欠、张林、李文足(金变玲代领)、以及2013年获奖的朱虞夫(女儿朱丽代领)、吴立红

視覺藝術家協會會長劉雅雅(左起),與今年的自由發言獎獲獎者張林、李文足的代領者、以及當知項欠合影。(網絡照片)

 

 

在美國視覺藝術家協會5月26日晚舉行的2018年六四紀念活動上,為人權運動抗爭並被監禁超過16年的張林、持續為丈夫抗爭的709案家屬李文足、因拍攝反映西藏人權狀況紀錄片被判刑6年,並遭受嚴重酷刑的當知項欠獲頒獎項。

視覺藝術家協會負責人劉雅雅指出,六四鎮壓過去了29年,但中國的人權狀況依然惡劣,更持續惡化,大量維權律師和人權活動者被抓捕和關押。劉雅雅表示,為紀念天安門事件,每年都會舉辦紀念會,表揚這些曾為自由發言努力過的人,同時也為今年剛出獄的張天與當知項欠慶祝重獲自由。

由於709案律師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至今仍被中國官方嚴密監控,無法出席頒獎儀式,同樣是709案律師江天勇的妻子金變玲,受託代李文足宣讀獲獎感言。

李文足在信中指出,王全璋被關押近三年但生死不明,而至今她的家庭不斷遭到打壓,牽連孩子和親戚。她說:王全璋在2015年7月10號被中國公安抓捕,至今已經近三年了,我們得不到他的任何消息,不知道他的生死。不僅如此,我的家庭也遭受了中國政府的打壓,學校被警方施壓,孩子被學校拒收;房東受到威脅,不准租房給我。我的姐夫被官方停掉工作,被逼著來北京哀求我的老父母回老家,因為我的父母幫我照顧孩子,替我分憂。李文足透露,她被抓已有八次,為王全璋辯護的律師被抓捕和吊銷律師證,也有多達七位。

李文足說:我和孩子的生活在官方24小時的嚴密監控之下。特殊時期,如兩會、美國總統訪華,一定會被限制人身自由、軟禁在家。近三年,我被警察無手續抓到派出所至少八次。為王全璋代理的律師,前後有七位被官方以不同方式的打壓,遭遇吊照、註銷、抓捕。因為有大家的關注和支持,讓我在艱難面前才沒有停下腳步。

獲得今年自由發言獎的張林,曾是參與天安門廣場民運的一員。他說,自己當時是安徽某城市領導,為了抗議政府腐敗,尋求自由民主而參與;當時其實不只是政治腐敗,中國內部也分裂為兩派,一派希望走向民主,另一派則選擇維持原樣,多方面問題激起群眾憤怒,最終引發這場民主運動。

從事民運30多年的張林回憶,這場民主運動引來中共當局動用幾十萬解放軍到天門安,用坦克車與槍枝向群眾掃射。據了解,共有1萬多位受難者。當時他曾率領幾百人,阻攔解放軍到北京鎮壓學生,但解放軍當時從四川、內蒙古等其他地方調部隊入北京,不是從安徽,因此最終以失敗落幕。

張林表示,這次獲獎十分感動,感謝洛杉磯有群人注意著世界各地的自由民主,關懷中國及其他共產國家內,擁有自由意識或持不同政見的人民。

同樣獲得今年自由發言獎的西藏人當知項欠表示,曾因在自己錄製的影片中,讓民眾大膽地對北京奧林匹克表達看法,被政府以「分裂民族」為由,在牢中度過六年,直到今年才出獄。當知項欠說,西藏是非常窮苦的地方,即便是現在,凡是想向政府尋求點利益,或是追求點自由的舉動,都被中國政府視為「想獨立」而遭到打壓,或是關進牢裡。

代李文足領獎的金變玲同為709案律師家屬,她透露了丈夫江天勇的近況,指他現在已由看守所移交到監獄,但他的身體狀況堪憂,特別是記憶力衰減的狀況,令人擔心;她和孩子也無法與江天勇通話。

而浙江人權活動人士朱虞夫的女兒、江蘇無錫環保人士吳立紅的女兒,代表父親領取2013年的獎項,並講述親人的遭遇。

朱虞夫的女兒朱麗透露,她在各方的幫助下,已於近期來到美國與哥哥和姑姑團聚,她現在很擔心父親的處境。朱麗透露,因為長期坐監,朱虞夫的身體狀況很差,並在兩星期前,一直處於警方嚴密監視下的他,遭遇一次莫名其妙的車禍,而肇事者已經逃離,當地官方沒有作出任何說法。朱麗還表示,儘管母親已為父親繳納長達15年的社保,但現在官方剝奪應該擁有的退休金,目前家裡的生活也成問題。

2013年自由言論獎獲獎者、無錫環保人士吳立紅的女兒吳韻蕾亦獲邀講述吳立紅的近況。她指在父親吳立紅出獄後,依然被官方24小時嚴密監視,禁止他工作和離開家鄉,申請護照也被拒絕。吳韻蕾稱,父親的願望就是治理太湖,但竟成為被政府逼害的對象,她希望中國政府能夠給一個說法。

 

 

 

中国妇权Women’s Rights in China
邮箱E-mail:wrichina@yahoo.com
网址Website:www.wrchina.org

评论 共0条 (RSS 2.0) 发表评论

  1. 暂无评论,快抢沙发吧。

发表评论

  •   想要显示头像?
回到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