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妇女权益 » 浏览内容

岳昕撑“米兔”再发声 触及中国根本问题

16956 0 发表评论
标签:

文:夏小强

4月30日,北大学生岳昕在被迫沉默了一周之后,再次发声,在她的微信公众号上发表了题为“我在公开信后的一周里”的六千字长文。

 

岳昕因为二十多年前北大教师沈阳性侵女生案,要求北京大学校方信息公开,而遭到校方的打击报复。4月23日,她发表公开信,称其连日来不断受到校方施压,并严重影响到日常的学习生活,进而造成其滞留家中无法返校,其母亲情绪崩溃,家庭关系紧张。她要求校方立即停止施压行为并消除此事带来的一切不良影响,北大校园内随后出现三张海报公开声援。

岳昕被打压消音,北大一度出现声援她的大字报。(网络图片)

岳昕被打压消音,北大一度出现声援她的大字报。(网络图片)

 

这一事件引起了校园和社会舆论的极大反响,也引起海内外中文媒体的追踪报导和热评,中共党媒也对公开信进行评论,并罕见表态似乎各打五十大板来平息事件。岳昕随后的消息被官方封杀,也让外界担忧岳昕的处境。

 

在岳昕最新的声明中,澄清其在4月23日凌晨及之后的遭遇,学院对事件的歪曲陈述,以及面对压力,她愿意继续为反性骚扰性侵害机制、信息公开机制、约谈机制的建设完善而发声和努力的决心。此文发出后迅速被微信运营方屏蔽,大陆网站对该文的转载也均遭封杀。

 

岳昕再次发声,是在承受巨大压力和慎重思考之后做出的,从她的文章中,可以获得诸多信息。

 

第一,岳昕此次向校方要求多年前性侵案的信息公开,几乎完全与政治无关。从这个角度来看,岳昕的言行没有触及中共的底线。其言行本身,也完全符合法律法规和校方的规定。但是,校方竟然上升到“国外势力颠覆国家”的级别对待。

 

北大老师和学校高层在此次事件中的所作所为,在正常社会和正常人的角度来看,简直是匪夷所思。这其实表明,曾经代表自由精神的北大,如今已经完全沦陷,成为了中共控制言论实行中共对民众奴化教育的场所。北大也已经完全被一群中共党棍所把持,管理学生的老师,其实成为扮演警察和特务监控的角色。可以说,北大已经成为控制学生思想的监狱。更加可悲的是,北大几乎是中国所有高校的代表和缩影。

 

第二,岳昕在文章中,透露了北大校方把岳昕母亲作为胁迫人质,利用所谓亲情向岳昕施压逼迫岳昕妥协放弃抗争。这一点,几乎完全复制了中共迫害中国民众最邪恶的方式。

 

家庭本来应该是每一个人的温暖避风港,人们在外经历打击和不幸之后,亲人的支持和抚慰,往往是人能够继续振作生活的最后机会。但是,中共最邪恶的一点,就是利用家庭的亲情,来作为迫害抗争者的工具,这不仅破坏了家庭,也经常使得人们走向绝望。文革中因为亲人反目自杀的案例比比皆是。

 

笔者在十几年前,因为信仰被中共关押迫害,为了逼迫我妥协,中共找来我已经七旬的满头白发的老父亲劝说。在劝说无效之后,父亲给了我两个耳光之后,悲愤离去。中共利用这种方式,把仇恨装在人们心中。

 

第三,岳昕在经过了理性的思考之后,做出了自己的选择和决定:

 

“而现在,我这样想:与世上那么多劳动者家庭的不公与苦难相比,我和我家庭的苦难是多么微不足道;与阶级矛盾‘既得利益者’的罪疚相比,我面对家人的罪疚又应当是多么轻。所以,哪敢与世无争,分明是这个世界逼着人去争!尽管,不得不承认的是,我的家人,尤其是我的母亲,为此做了多么大的牺牲;您最想最想要的东西,女儿不能给您。”

 

“看到工友们,和工友们站在一起,更促使我鼓起勇气:相比被欠工薪、超时加班、没有假期、伤病缠身、衣食无著的境况,我自己所面临的处境与压力并没有那么可怕,我也更没有软弱和退缩的理由。也只有我们继续鼓起勇气站出来,争取一个更好的制度,才能保障更多同学们、工友们站出来行使合法权利时,不至于受到那么惨重的打击。”

 

“要更加珍惜现在的一切,为更多难以说话的人说话。”

 

从岳昕的这些言语中,令人欣慰,这表明中共对中国民众多年的洗脑和打压,已经完全失败。

 

从表面上来看,岳昕事件只是北大校方和中共控制人们言论自由的一个事件,但从更为深层来看,岳昕事件其实已经触及了中国社会的根本问题:中共的体制和统治,邪恶至极,中共不仅消灭中国人的肉体,更为邪恶的是控制和毁灭人的灵魂。中共不灭,中国的灾难和悲剧就不会停止。

 

 

中国妇权Women’s Rights in China
邮箱E-mail:wrichina@yahoo.com
网址Website:www.wrchina.org

评论 共0条 (RSS 2.0) 发表评论

  1. 暂无评论,快抢沙发吧。

发表评论

  •   想要显示头像?
回到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