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儿童权益 » 浏览内容

红黄蓝翻盘干净 小说都不敢这么写

40 0 发表评论
标签:

网文转载:

在红黄蓝虐童事件中,第一责任人毫无疑问应该是红黄蓝机构管理方,他们才应当承担最大的责任。但诡异的是,纵观整个事件的处理结果,他们却成为最大赢家。

事件刚刚爆发的时候,红黄蓝股价大跌,股价一度接近腰斩,最高跌幅达到41%。11月24日晚间,红黄蓝宣布了5000万美元股票回购计划,并于24日晚8:30召开投资者电话会通报阶段进展。

在这场会议中,CFO魏萍自信满满向投资者表示,红黄蓝的战略不会因此次骚乱而改变。警方的调查最坏的结果将是,这次的事件会被认定为一起独立的、红黄蓝旗下一个项目的员工做了坏事。此时,警方的第一次公告尚未发布,但红黄蓝的官方态度表明,他们应当已经得知了公告内容。

果然,朝阳警方的第一份情况通报称今日涉事幼儿园教师刘某某因涉嫌虐待被看护人罪已被依法刑事拘留,公安机关正在进一步工作中。在第二份情况通报中,朝阳警方称,11月23日,警方经工作将行为人刘某抓获。该人对自己编造“老虎团”人员集体猥亵幼儿虚假信息,后通过微信群传播的违法事实供认不讳,并对造成的不良影响深表悔恨。

 

当事人承担责任的方式是被抓了起来,官方要求园长免职。而红黄蓝的所谓负责,则是开除了这位员工,并不痛不痒地表示了另外几条整改措施,就此再无所谓“负责任”。这个态度,比之前的携程,差了不止一点。在携程亲子园事件中,携程HR高级总监主动辞职,承担责任。红黄蓝有谁站出来吗?没有。一个都没有。

肇事者是一个22岁初出茅庐的老师,在一个有着78个员工的新天地幼儿园里,她无师自通学会了用缝衣针扎不听话小孩的招数,并在不为人知的情况下,自己一个人悄悄对孩子扎针。如果仅仅这样,还能表明这是一起“独立”的事件,勉强与红黄蓝运营方无关。

然而,红黄蓝幼儿园虐童,并非仅发生过这一次,很难用“独立的坏事”来形容。除了风暴中心的新天地幼儿园,还有另外三起“独立”的虐童事件。

——2015年11月,吉林省四平市“红黄蓝”幼儿园被曝出虐童丑闻,4名教师多次用扎刺、恐吓等手段虐待被监护幼儿。2016年10月26日,四平市铁西区法院判处四名被告人二年六个月至二年十个月刑期。

——2017年4月也是红黄蓝幼儿园,网上的一段视频显示,一排孩子正在休息,一名老师抓着其中一个小女孩的胳膊提起后猛地放下,小孩后仰躺在床铺上。另一段视频显示,孩子们在上课时一老师突然走到其中一名孩子身后,用脚踢孩子后背。北青报报道称,该视频的涉事幼儿园为红黄蓝幼儿园大红门分园。红黄蓝幼儿园在道歉声明中说“深刻反思、认证整改”。反思和整改的后果,则是虐童事件再现。

——而就在新天地幼儿园虐童事件略有平息之时,11月27日,有沧州市运河区红黄蓝幼儿园家长报警称,怀疑其孩子在幼儿园内受到侵害。接警后,运河公安分局高度重视,立即成立专案组,依法开展调查取证工作。目前,公安机关正在进一步工作中。区教育部门对幼儿园进行暂时闭园处理,对有转园需求的幼儿安置到运河区两所公办幼儿园。

面对这么多起虐童事件的发生,红黄蓝幼儿园的运营方,竟然大言不惭这是“独立的坏事”。即使可以将坏事统统推给员工,统一对外宣称全是员工的错。但是,这些干坏事的员工是怎么混到红黄蓝“纯洁”的队伍之中的?这难道不是HR招人失败吗?有没有经过心理测试?员工是不是每一天都充满了爱与阳光上班?这难道不是管理上的问题吗?

事件发生之后,北京市纪委、市监委会同朝阳区纪委、区监委第一时间成立调查组,启动相关调查工作。经查,朝阳区教委主任肖汶、副主任付琳,存在对民办教育机构监管缺失的问题;朝阳区教委社会力量办学管理科科长韩斌,工作中存在失察失责、履职不到位的问题。

朝阳区纪委、区监委决定对上述责任人员予以立案调查。全市正在开展幼儿园安全隐患排查、规范幼儿园办园行为检查、师德师风教育,市、区纪委监委将继续加强监察工作,对存在的问题,发现一起查处一起。

作为风暴中心的紅黃藍运营方,则在事件爆发当天,宣布以5000万美元回购股票,当时股价一度暴跌48%,收盘报下跌38%。当警方第一份调查结果出来之后,连续两天反弹了32%。虽然因沧州分园而再度下跌,但趋势已经回稳。

11月26日,警方通报红黄蓝事件的调查结果,红黄蓝股价开始回升。周一红黄蓝股价开盘高涨,10分钟内涨超13%,重回18.5美元发行价上方。

本周二北京朝阳警方进一步通报,通报后,红黄蓝美股大涨,收涨23%以上。短短几天,红黄蓝从回购的举动中就可获益上千万美元。

风暴之中,上周四红黄蓝发布三季度财报,在截至9月30日的三个月内,公司营收为374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2.47亿),同比增长39%;毛利润达900万美元,比去年同期翻了一番;红黄蓝调整后净利润为380万美元,同比猛增72.7%。

员工丢了工作,干部丢了职位,造谣的人进了班房……在多方输家的情况下,红黄蓝没有一个高管出来负责,有的仅仅是空洞的表态,以及,最大的获益。这件事的魔幻和荒诞之处就在这里:最大的责任方,倒仿佛成了责任的空洞,不但一点责任不用付出,反而从中获益。

小说都不敢这么写。

 

 

中国妇权Women’s Rights in China
邮箱E-mail:wrichina@yahoo.com
网址Website:www.wrchina.org

评论 共0条 (RSS 2.0) 发表评论

  1. 暂无评论,快抢沙发吧。

发表评论

  •   想要显示头像?
回到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