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妇女权益 » 女性主义 » 浏览内容

海夫納過世 男性審美將漸衰落

129 0 发表评论
标签:

中國婦權     張菁                                                       2017年9月29日

 

「花花公子」創辦人海夫納(Hugh Marston Hefner)27日以91歲高齡去世,這個帶領世界性文化潮流、令全球男性仰慕經年的風流公子,為他日趨敗落的王國劃下句號。

 

結婚時與海夫納相差整整60歲的第三任妻子克莉斯朵(Crystal  Harris)雖然堅稱60歲的差距不算什麼,並曾經在媒體她問與海夫納結婚的真正原因為何時,她自信地回答:“想要有更多的安全感”。令人尷尬的是,這名超嬌嫩妻竟拿不到任何遺產,因為完美的婚前協議並未將她列入丈夫的遺囑。年輕美貌、受過良好教育的哈蕊斯想要的卻不如人意,並沒有得到“更多的安全感”。

 

海夫納和他的《花花公子》雜誌創刊至今64年,有評論說:這份雜誌貶抑女性,也賦予女性某種力量;解放女性,卻也物化婦女,對女性的影響。是否是當今網路色情衍生的公共衛生危機的推手,至今也仍為熱門辯論話題,褒貶不一。

Hugh Hefner and wife Crystal Harris enjoy the 35th Playboy Jazz Festival at the Hollywood Bowl in Los Angeles on June 15, 2013. (Gina Ferazzi/Los Angeles Times/TNS)

Hugh Hefner and wife Crystal Harris enjoy the 35th Playboy Jazz Festival at the Hollywood Bowl in Los Angeles on June 15, 2013. (Gina Ferazzi/Los Angeles Times/TNS)

「花花公子」把女性裸體引進主流文化,成為沉渣泛起的淫穢色情大本營,但卻改變美國乃至全世界長久以來把性愛隱藏在陰影裡的文化。一個評價說:海夫納和《花花公子》傳揚了很多進步訊息,包括支持墮胎權利、節育服務和平權修正案,並捐助強暴危機中心,而玩伴女郎告訴全世界「好女孩也喜歡性愛」,相信《花花公子》對中國大學校園裡被稱為“有自尊”的好女孩傳統觀念,無疑是一大衝擊。也有分析家表示,海夫納協助促進和定義媒體自由,力抗倒退的淫褻法規,提倡言論自由和民權,並促進女性對表現本身性愛的權利。

 

但是,芝加哥一位女性主義者宣稱:《花花公子》宣揚“性愛化的流行文化,使性愛自由觀念變得更為複雜”,他和他的雜誌變成了“美和性吸引力的權威裁決者”,同時“推動對身體魅力和性表達擁抱狹隘標準的文化”。還有人指責「花花公子」創造更放任的道德環境,用軟調色情把物化女性身體變成流行,導致當今網路色情造成的公共健康危機。

 

我認為,海夫納在創辦他的《花花公子》之時,基本上就是一種以男性眼光審美、以女性身體來實現利潤的商業鏈,取悅男權文化,從而推動商機才是海夫納打造性產業王國的真諦,只不過,在發展這個商機的同時,必須也撫慰社會和家庭裡廣大的女性消費者,這就產生了《花花公子》的副作用,也就是讓女性將身體和性需求從陰暗處走向光亮點, 更被包裝成“促進女性對表現本身性愛的權利” 。其實,海夫納的一生就是一個用金錢和名利設法變花樣來玩弄年輕美貌女孩的一生,也就是用女性的身體來賺取最大的商業利益,所打出的名號卻是先進的“性解放”。設想一下,與一個比自己大60歲的老人結婚、天天和一個趨於乾扁的身軀睡在一起、被迫要聽一個老爺爺說百年前的故事,這能給年輕女性帶來“性解放”、“性自主”嗎!中國的楊振寧娶嫩妻的故事比起海納夫當然是小巫見大巫,卻受到從中共高層及社會媒體的一片歡呼,但是當夜幕降臨後,誰理解那年輕嬌妻的思想和私慾深處,不會去遐想一個鮮活壯實的身體,聽他說現代語言的故事,難道這和愚昧落後的自願禁錮‘性”有區別嗎?海夫納等老馬吃嫩草的故事表明,他和他的《花花公子》與促進女權、把女性從“性陰影”中解放出來並無關聯。娶孫輩女孩為妻,只是男人們不甘老去且無能的身體發出的一種強烈自卑的信息,為平衡這種自卑感,常見的舉措就是彰顯,以娶嫩妻來滿足和彰顯他們的慾望。

要發展商機,不要再利用女性的身體,更不應該為此而以“性解放”來包裝,即便是以捐助女權團體為由,也是不道德和為女權人士所不齒的。

中国妇权Women’s Rights in China
邮箱E-mail:wrichina@yahoo.com
网址Website:www.wrchina.org

评论 共0条 (RSS 2.0) 发表评论

  1. 暂无评论,快抢沙发吧。

发表评论

  •   想要显示头像?
回到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