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妇女权益 » 浏览内容

丁红芬:酷刑报告——吃得最饱的一天

141 0 发表评论
标签:

受害人:丁红芬

 

我記得吃得最饱的一天是8月1日“建军节”。

2012年6月29日到10月17日,我关在黑监狱里111天的经历

6月29日一辆从北京押送无锡访民的大巴车(苏B68930)停在无锡市政府的附近的一个广场上,广场上黑压压的一大片政府官员以及政府雇佣的黑保安(社会闲杂人员),我们车上共有50来个访民,喊到名字的就下车,下车的访民都是被二人押着的,喊到我名字,我领包走到车门口时,黑保安头头沈东华上来就扇巴掌,接着上来二男人,把我双手扭在后面,像犯人一样把我押着到面包车上,我大喊救命,他们就用黑套套住我头,用黑袋子堵住我的嘴,二个男人摁住我,用腿压住我下身,我浑身被他们压着不能动,因我喊救命,我反抗,二男二女对我揪头发,扇巴掌,暴打我,直到我发不出声音,面包车停下了,他们四个人拎着我的手和脚关进了《宝隆宾馆》,他们把我扔在了地上,里面没有床,没有窗户,没有电视,电线也剪了,留下一个很暗的灯,地上很冷,我就睡在一米长的电视柜上,看守进来说:你们领导关照的,不准刷牙,不准洗澡换衣服,一天吃一顿,睡三小时。关照看我的人顶住房门坐,不准开门。

7月1日,他们给我套上黑头套,转移到百达饭店(自由后得知地址和房间号335号),里面床,电视、所有的用品全部拆掉的,没有凳子,我只能坐在地上,黑保安每人一张凳子,顶着房门坐,看守(黑保安)说,你是无锡访民中的大姐大,街道下令打你,可是,我下不了手。我的待遇是每天一个白馒头,连续四天没有盐吃,我身上肿了,白馒头吃不下了,水也喝不下了,看守汇报后,改成每天一两稀饭,几块萝卜干。晚上睡是在冰凉的地上,没有盖、垫。

7月7日。来了一个自称是无锡市联习办的警察,要我配合他做笔录,我问他要姓名,手续,他说没有,我说我被非法拘禁在这里,我要自由,我要求释放我,警察说是学习办,我要手续,他说没有,我们不管这些的,我们只是负责做你上访的笔录,7月9日,10日我在笔录上签字:这里是非法拘禁,要求查处非法拘禁,立即释放我。

7月13日,因为我的笔录达不到他们的目的,警察每天逼我做笔录,对我恐吓,威胁,食物又改成了每天一个白馒头,没盐,窗户外面用板封住,门不准开,手机和钱物早已被抢了,不准睡觉,黑保安是二男二女,把我看得死死的,这种日子生不如死!生不如死!不如一条狗,只有无处诉说的委屈和痛苦,没有尊严,我绝望!我绝望了!我就拿起看守的凳子砸碎玻璃自杀,可是,玻璃截面太厚,我用力戳,手抓出了血,玻璃就是戳不到肚皮里,被看守抢下玻璃,只是戳破了衣服,事情发生后,黑保安负责人陈光头给我套上黑头套押到对面房间,把我呆的房间窗户重新封上,食物改成白馒头夹咸菜,有时一碗盐汤,盛汤的碗是缺口的。

7月20日,突然进来十个自称是无锡市联席办的人员,又称是无锡市公安局的,我要关押我的手续,我要知道你们的姓名,可是九个人不肯拿出证件,警察杨华出示了证件,我对他们说:我是被套着黑头套绑架来的,公安应该是破案,抓人,公安说是学习班,我问他们要手续,警察说,手续没有。由于我不配合做笔录,他们规定我不能坐,不给吃,不能睡,警察二人二小时一班,轮番审讯我连续56个小时,我站不动,我的脚后跟,脚趾肿了,脚很痛,我无数次的坐在地上,他们喊来黑保安把我拎起来,贴在墙上,黑保安也很累,用这招在我身上不灵。

7月23日,一个矮个子自称是他们领导,喊来农民工用电锤在墙上打进钉子,刘大拿来绳子把我双手反捆吊在墙上,下面十一个人对着我喊:无锡上访谁是头?谁组织的?你家宅基地上去了这么多人是谁喊的?谁说的保护宅基地?在哪里说的?他们来的目的是什么?你说,你说,你说不说?、、这一切跟电影中的镜头是一模一样的,我脚离地,手臂反扭吊着,撕心裂肺的痛,我哭了,我喊叫了,我浑身颤抖了,最后只有出气,没有进气,脸涨得鼓起来了,我渐渐失去知觉,他们见我快死了,就把我放下了,一个叫杨华的警察偷偷的解开了捆我双手的绳索。这一次我被逼在他们写的笔录上签字,按手印,并且一定要写上看过无误,因为我在笔录上写上黑监狱关押我,他们把笔录撕掉了几次。

7月24日,一个看守(黑保安)轻轻的跟我说:你在那宾馆大喊大叫了,你要吃更大的苦了,他们按计划实施,到了深夜,我被套上黑头套,押上车,我不能发出声音,稍有声音就挨打,他们把我押到《和平商务宾馆》的115房间,四个男人把我摁在老虎凳上,黑头套拿下时,我的手脚都被锁在老虎凳上,锁了二个多小时,警察杨华进来,看见我被锁着,说:我们公安的工具都没你们厉害,他叫保安开锁,继续做笔录。

7月25日,杨华又见我被锁上了,他说:丁红芬不是犯罪之人,我们公安锁犯罪的人也要看情况的,黑保安说:是他们领导要我们这么做的。我绝食过,一个好心的看守说:我们是拿工资的,你没吃的,你难受,我们心里也不好过,我们偷食物给你吃,是让你活着出去,可以告他们,你绝食不吃,查到了,我们就拿不到工资、、、看守眼睛里含着泪对我说、、、、

8月1日,【建军节】是我吃得最饱的一天,公安在饭店吃完后给我打进来一盒饭,我吃了二顿,公安说:不能有肉,要拉肚子的,因为是公安拿进来的,那些良心坏的看守也就不敢汇报街道领导了。

8月3日,公安说:你的微博密码给我们,今天是最后一天,你配合我们完成最后的任务,不给也是不行的,要不要我们再重新来一次?我不得不交出了微博密码。联席办的,又称是专案组的办案人员整整一个多月,每天上午下午的逼我做二份笔录,反复做的笔录中也找不出我的罪在哪里,结论是:我是无罪的,共有几十份笔录。公安临走时关照街道领导人丁红芬快不行了,给她改善伙食。

8月6日,沈东华让看守给我戴上黑头套押上车,在公路上转圈,一个多小时后,把我转移到《金海花园酒店》的底楼,老虎凳也跟随我搬到《金海花园酒店》,我继续锁在老虎凳上,老虎凳是用螺丝固定在地上的。因为俞飞舅舅刚从这里放出去,(俞飞,俞飞舅舅,钱方明和我是同一天的关的),看守说这里已经泄露了地点。

8月8日,因怀疑俞飞舅舅召集老百姓来《金海花园酒店》抢人,沈东华接到街道朱勤新指示立即转移,我又被戴着黑头套转移到《百达饭店》,为了防止我逃脱,为了防止外面来营救,街道包下一个楼层的房间,在外面安装了铁的防盗门,我、俞飞,钱方明的房门外又加了一把挂锁,房间门外增加一看守,房间里面的看守出去要敲三下门,发出暗号后,外面的看守才能开锁。看守偷偷告诉我,街道认定我是访民的头,伙食的安排是:丁红芬每天24小时中午一顿稀饭加萝卜干;俞飞早上稀饭,晚上半碗米饭加菜;钱方明因为写了保证不上访的保证书,他早上一顿稀饭,中午和下午半碗米饭加菜,(是饭店常用的最小的碗)。

8月10日,由于我长期坐在老虎凳上,手脚锁着,身体和腿永远是直角型的姿势,引发炎症,并且很严重,肚子剧痛,发热,虚汗啪啪下,看守开锁让我上厕所已经不会走路了,人晕倒了,他们叫来医生,不知跟医生讲了什么?医生诊断后的结论是:丁红芬没病,但是,每天必须服用消炎药,我要求上医院,看守向街道领导汇报后,他们不准我上医院看病。

 

 

丁红芬 _2017-08-02_13-50-29 photo_2017-08-02_13-50-59

 

8月11日,看守突然给我套上头套,把我押到厕所,街道领导搜房间,原来有好心看守偷偷泡方便面给我吃,被一个叫张圆圆的女看守告密了,把原本放在房间的方便面全部移到街道赵泉宝的房间,看我的看守说:赵泉宝是公安局长,他自己说的,张圆圆为了巴结赵局长,他们搞上了男女关系,她有赵泉宝的房间钥匙,经常不在我房间,其他看守是不可以擅自离开房间的,房间内的看守都很怕她,都让着她。

我唯一的可以延续生命的粮食断了,新规定:每天晚上十点看守到房间外弄堂里吃方便面,好心看守偷不到食物了,心情很压抑,有时,把方便面中的牛肉粒挑出来,趁无人注意就往我嘴里塞,说:你含着,可能会抵住饥饿,你不能自杀,不能绝食,一定要活着出去告他们。

8月13日,饿晕了,人已经廋成皮包骨头,男女看守跟街道领导反应,我们不要钱了,人快死了,我们要离开这里,人死了,责任都在我们身上,街道领导不能让他们走,会走漏风声,那天二看守给我争取到了一碗米饭和菜。

8月24日,造假台账,沈东华给我套上黑头套,押到316高档房间,开着电视,让我手拿报纸,摆上丰盛的菜,让一个女看守陪我吃饭,在我心里很惊讶时,一个背后藏着照相机的看守对着我咔咔拍照,我立即制止,沈东华说:你配合吧,有好日子过,不然回到你的老虎凳上去、、、再把我押到挂有《群众法制教育学习班》的横幅下也拍了照。

8月29日,街道领导发令撤掉老虎凳,我锁在老虎凳上是37天。沈东华说:公安局对你的劳教没有批下来,接下来你的日子会好些,过了十八大放你回家,沈东华把我从339房间转到335房间,整整二个月,我关进黑监狱后第一次睡到了床上,我的食物改成:早饭一小碗稀饭,一个小馒头,中午和晚饭一小碗米饭加菜,有荤菜。

9月4日,再次把我套着黑头套转移到《金海花园饭店》8216房间,这次转移原因是:俞飞和钱方明要释放,怕他们召集人来营救我。

9月30日,中秋节,看守端来了稀饭,馒头,芋头,看守很快拍了照。晚上18点左右,看守买来月饼和水果,又很快拍了照,他们的照相机是藏在背后的,拍照速度很快。

10月15日,无锡市滨湖区信访局贾局长到《金海花园饭店》8216房间找我谈话,他说你不愿意在这里谈拆迁?我说是的,在这关押期间村书记钱杰来谈过一次房屋强拆事情,我提出的问题一概不认,只认市政府的363号霸王条款,贾局长说:我到上面去批,过几天就放你出去。

10月17日,沈东华带了光头陈经理给我套上黑头套,对我说:我们压力很大,我们压力很大,今天放你回家,他们把我押上车,车直接开到东绛派出所,东绛派出所开出一张为中共十八大准备的拘留证,2012年11月11日,中共十八大即将开幕,我无辜被抓到派出所,直接把我送到无锡市拘留所,拘留所看我身体不行拒收,我再次被关进了黑监狱,在黑监狱里稀饭中被投毒、、、、

关押我的主要原因是胁迫签订房屋拆迁协议,签订不上访保证书。殴打,吊起来,坐老虎凳的原因是:要么指出谁是上访人的头,要么自己承认是上访人的头。

访民中确实没有头,政府和公安也没有达到目的,可是111天把我这个正常人迫害成病人、、身上的肉掉了26斤。

主要责任人:街道书记林烽;街道政法委书记:华建群;综治办主任:朱勤新;科员:赵泉宝,戴献珍。无锡市滨湖区公安11人。滨湖区信访局贾局长。保安头头:沈东华

《金海花园》是军事基地老干部干休所。

我关押111天,过了7月1日,中秋节,8月1日,10月1日四个特殊节日。

 

丁红芬手机:13771116727

2017年8月1日

 

中国妇权Women’s Rights in China
邮箱E-mail:wrichina@yahoo.com
网址Website:www.wrchina.org

评论 共0条 (RSS 2.0) 发表评论

  1. 暂无评论,快抢沙发吧。

发表评论

  •   想要显示头像?
回到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