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妇女权益 » 浏览内容

喇荣佛学院照片引发西藏社会女性地位讨论 (一)

310 0 发表评论
标签:

轉載自《西藏之声》                                                      02 25, 2017

 

2016年底,西藏色达喇荣五明佛学院的慈诚罗珠和索达吉等大堪布,围绕着一位尼师席地而坐、必恭必敬的照片,引起了很多人的关注。有人对此表示随喜,有人则质疑这些尊贵的大堪布向女性行礼,不成体统。 照片中的尼师是谁?为什么会受到大堪布们如此的尊敬礼遇?

慈诚罗珠与索达吉等大堪布,围绕着一位尼师席地而坐的照片,引起了关注

慈诚罗珠与索达吉等大堪布,围绕着一位尼师席地而坐的照片,引起了关注.

 

现居澳洲的堪布泽仁札西了解其中的缘由,他在接受本台采访时给予了说明:“其中很多人根本不知道,那位高高在上的女众法师她是谁?有些人知道她是门措,甚至也有些人觉得,门措上师因为是晋美彭措法王的侄女,所以才必须要尊敬。”

“她是晋美彭措法王妹妹的女儿,出生背景就这样。但是她从小学习法王晋美彭措所有传承、口传教学,是所有教法传承的拥有者,加上她自己也非常努力地学习,后来也变成五明佛学院的一个‘堪姆’。女众身份的‘堪布’,在那里叫‘堪姆’。她会公开向女众的尼师和男众的喇嘛讲授‘五部大论’或‘大圆满’,还有一些殊胜的灌顶。”

“再加上她也有很多高僧大德的认证,而且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在世时,她已经成为了大众的上师,并给予一些口传法门与灌顶,所以她自然而然是他们的金刚上师。法王如意宝圆寂之后,她又被请去做五明佛学院的院长,大概就这样。”

这张照片在网上意外引发了各方对西藏社会中,女性权益地位的讨论。有个别藏人认为大堪布向女性行礼有不妥之处,这种观点立刻招来批评。

 

流亡藏人社区女性主义者联盟网编辑格桑

流亡藏人社区女性主义者联盟网编辑格桑

 

流亡藏人社区女性主义者联盟网(http://www.tibetanfeministcollective.org/)编辑格桑认为,该照片能引起大众注意这件事情本身就值得思考。

“从宗教上来说,我不知道那位尼师有没有学识资格,但是看到网络上的争议时,我首先觉得:如果照片中被礼遇的是一位僧人,大家应该就不会这么惊奇了。在根本不了解照片中尼师有无学识资格的情况下,一看到她受到僧人尊崇,就觉得不对劲,这背后的原因值得我们去认真思考。”

白玛曲珍在达兰萨拉一人权机构从事研究工作,平时亦关注女性权益议题。她表示最初看到那张照片时非常欣赏且惊奇不已:“但是仔细思考后,认为最初那种惊奇感觉,与自己的成长环境、家庭教育有关。一提到男性,就必然是除仇护亲、肚量大到撑得下刀与矛的好汉,让人很自然觉得应该尊敬,所以突然看到那些堪布对堪姆恭恭敬敬的场面,觉的原有的映像被颠覆。而且我们西藏社会中的确存在男尊女卑的观念,再加上自己所亲身体验到的情况,所以看到照片后才有很大感触。”

有人了解喇榮佛学院的状况,也清楚门措上师的佛学造诣与资历,却仍然认为她受堪布们的恭敬为不妥,这是西藏习俗还是佛教中的男尊女卑思想在作祟? 堪布泽仁札西从两个方面进行了分析:“第一,从《律意》中资格安排的顺序来讲,的确先是比丘,然后沙弥。而比丘跟沙弥当中又是先男众,再女众。用这种层次来看这张照片的时候,她是一名沙弥,因为西藏没有女众的比丘传承,她是一名女众,而且是一名沙弥,所以觉得她接受堪布们的恭敬是不妥的,但实际上这里忽略了大乘与密法的不同情况。”

“比如说我以前在宗萨佛学院的时候,我们经常有些宗教夏季法会,这种时候不管你是萨迦法王的儿子,或者再高的身份,甚至萨迦法王在院子里,他本身是一位居士,所以他不会参加出家人特有的仪式。但是我们一般的活动过程,一般来讲我们还是弟子,萨迦法王还是我们的上师,他会坐最高的位子。所以这两个之间不但是没有冲突,而且有很清楚的系统,这不管是在宁玛、萨迦、噶举,四大教派通通是一样的。”

“所以,我也说有时候,比如四大教派,尤其是三大寺院的拉然巴格西,他们也去萨

迦法王那里请法,这时候,我们不可能自以为是一个比丘身份,我们还是高的,没有这样一种说法。虽然比丘比较高,但是我们以大乘,以密法来讲的话,持有这个传承的,还有这个证悟的、内在证悟比较重要,这是最重要的。这个层面来讲,我们不能一概而论,意思是说不能只用戒律来解释所有三藏,僧人乘、菩萨乘、金刚乘,这三个乘,这三乘有各自不同,而且藏传佛教主流的传承是密法,以密法为主,尤其是这种师徒关系里面,没有办法完全用戒律来解释,但是这也不是矛盾意思,而是有合理的解释传承。”

“第二,的确有一种文化习俗,或者一些自古以来我们不知不觉中形成的,心里面重男轻女的印象,东方人也好,西藏人也好,我个人认为这是不可否认的,我们心里面有这样一种印象。所以一看到这张照片觉得不妥,实际上我们依法不依人,从法的角度讲绝对没有不妥的。”

出生成长于西藏的白玛曲珍

出生成长于西藏的白玛曲珍。

 

出生成长于西藏的白玛曲珍,在介绍西藏社会中的女性地位时说:“现在谈境内的女性地位,该如何定位,首先看流亡社区的个别年轻人,说西藏的男尊女卑状况严重,女性没有权力地位等。特别是个别人年纪轻轻,认为男生可以抽烟,女生也应该可以抽烟,也可以像男生一样晚归,认为父母不让女生夜出参加舞会,就是对儿女偏向对待,有这么一种想法。但是去认真思考,所谓的女性权力,我不认为执着于这种微小的事物就是女性权利。对我来说,境内藏人妇女的状况是:并无很好的卫生健康方面的权力,比如生产完的农牧民妇女第二天就开始工作,还有怀孕时无法获得充足的营养,特别女性无法享受平等的受教育权力,在一个家庭中,总是男孩首先获得就学接受教育的权力,如果拥有经济条件,才会让女孩也上学,一个家庭也总是将女生排在第二位。在这些方面,西藏社会中男女相比之下,女性地位的确不如男性,这是我平时的看法。”

 

“然而在西藏传统三区来看,多堆与多麦还有卫藏也有些许不同,卫藏方面的女性在家庭的管理地位方面,要比安多和康区多一些,这是我们社会的实际情况,大体来说就是这样。”

 

流亡藏人社区的女性权益状况如何?在达兰萨拉出生成长的格桑这样解释道:“首先说女权的定义,不是说要同男性对抗,我不认为应该抢夺男性的什么权力,而是关注女性在社会中的哪些权力被剥夺,为什么在选择权方面存在不足,在这方面要努力。妇女权益状况方面,我们有一种说法,说比起其他社会,西藏已经很不错了,应该满足现状。但是我们如果与情况比自己差的社会比较,就会满足并停滞不前,如果与丹麦、瑞典等状况好的国家相比,我们就能看到自身的不足。所以为什么不能学习好的?我们应该要努力做到与他们达到相同的目标。”

 

堪布泽仁札西在事后用藏中两种文字撰文发表了看法。

 

在介绍文章内容时,堪布这样说:“其实这个内容,我也可以很清楚地说,我是一个旁观者,我也不是出自于五明佛学院的,但我还是算是从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那里得到过很多传承的一个弟子。我个人非常敬佩五明佛学院的这些大堪布们,他们任何的言行举止对我来讲印象非常深刻。21世纪的,尤其是我们藏地里面、西藏境内的现代佛法里面,他们真的是灵魂人物。看到这张照片让有些人产生那种不符合逻辑、不符合佛法的观点,我就忍不住写下这几个看法,希望能够让更多的人知道真实状况,我也是尽量怀着好的动机写文章,用论证的方法。”

 

“中文文章内容还有,我常常被台湾和东南亚弟子问,西藏女众可以当喇嘛吗?意思是可以出家吗等等,我说不但是可以出家,而且可以当最高的住持、堪姆、格西,这样的一个地位,所以我经常这样回答。这次也是非常明显的,我在国外发布的中文文章里面,还说到尊者达赖喇嘛被媒体问,会不会下一世、第十五世达赖喇嘛是女众?尊者的回答是不但可以,而且有可能是金发美女。尊者的言辞之意是,只要是能够利益众生,众生有这样一个需求,他是可以的,我后面强调,这是佛法的伟大和包容。”

 

堪布泽仁札西 脸书图片

堪布泽仁札西-脸书图片。

 

 

 

中国妇权Women’s Rights in China
邮箱E-mail:wrichina@yahoo.com
网址Website:www.wrchina.org

评论 共0条 (RSS 2.0) 发表评论

  1. 暂无评论,快抢沙发吧。

发表评论

  •   想要显示头像?
回到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