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妇女权益 » 女性主义 » 浏览内容

妇解不忘初心 女青年三八节重走百年女权路

439 0 发表评论
标签:

2017年3月9日

2017年,3月6日下午一点半,十名女青年身着蓝黑色学生装和深色长袍来到了广州市人民公园。她们之所以如此装扮,为了纪念即将到来的三八国际妇女节,酝酿着计划要围着公园走一圈拍照。这条路正是近一百年前中国第一次举办纪念三八妇女节的路线,她们希望以此纪念先辈们走过的路。广州市人民公园在1924年还叫做市立第一公园,是当年妇女节集会活动的起点。

秋瑾像前  秋瑾像前.

 

     三八节重提妇解运动历史

1921年3月8日,上海共产主义小组首次秘密举行了“三八”妇女节纪念活动,探讨妇女解放问题,高君曼在会上发表演说。这是中国最早举行的纪念三八妇女节的活动。

1924年,在时任国民党妇女部部长何香凝的倡议下,中央妇女部负责出面发起纪念三八妇女节的集会和游行示威活动。3月8日当天,女学生、女工人和妇女团体等两千多人集会在广州市第一公园里。何香凝主持大会并做了演讲。她号召妇女联合起来参加打倒帝国主义和封建主义的革命斗争,还明确提出了争取妇女解放——“要求妇女劳动权、平等教育权、平等工价权、女子参政权及一切妇女应得之权”。

庆祝大会结束后,何香凝同与会者一起举行示威游行,高呼“打倒封建主义、打倒帝国主义”、“保护童工孕妇、革除童养媳、革除多妻制,禁止蓄奴纳妾,废除娼妓制度”,“争取妇女解放”等口号,“第一次将中国妇女的要求全面提出来了。”此时正是国共第一次合作开始时,向警予、蔡畅、邓颖超、杨之华等中共早期妇女工作领袖先后在国民党中央和地方的妇女部担任领导。

何香凝还组织人们散发传单和组织演讲队,分赴工厂、剧院等处演讲,以启发更多妇女投身到妇女解放和国民革命的洪流中。这是中国第一次公开纪念三八妇女节的群众性活动。自此之后,“三八”国际妇女节开始在国内迅速传播开来,从大城市到中小城市,各地妇女和妇女团体纷纷开始举办妇女节庆祝活动。

1925年“三八”,各地妇女代表齐集北平,为抗议段祺瑞政府视女性为非国民的荒唐选举权规定而举行示威游行。1926年“三八”,纪念活动不仅在京沪穗这样的大城市声势浩大,甚至深入到梅州、梧州、宜宾、保定、酉矍陵、平江这样的中小城市。

国共第一次合作在不久后失败,但“三八”国际妇女节作为重要的教育、动员场域这一传统,却在国共两党的妇女工作中都得到了保持。

      1949年12月,中央人民政府政务院通令全国,正式定3月8日为妇女节,国际妇女节成为中国的法定节日。

 

 重走百年女权征途

3月6日下午一点半,十名女权主义者来到了广州市人民公园。这里在1924年还叫做市立第一公园,是当年妇女节集会活动的起点。当她们准备在公园门口集体拍下第一张合影时,一辆保安巡逻车悄然驶来。保安跳下车问:“你们这是在干什么?” 阿风回答说她们想拍一组写真。中年男保安的眼神略有怀疑,也没制止,站在旁边观望。这时鉴湖从背包里取出了准备好的小旗子,还没来得及打开,一旁的保安就说拍照可以,但不能打开任何有字的标识。其他人也默默卷回了正准备打开的旗子,握在手上站好。这些旗子上写着:“重走女权征途路”、“女权路不停步”、“女权火不止息”“一百年前她们都醒了,一百年后你们还睡着”。

在公园里漫步时,她们找到了在一个小的雕塑,拍照前却又遇到了另一辆保安巡逻车的询问。她们压低声音朗诵了何香凝的《告女同胞书》:姊妹们和女同志们,你们所身受的困苦是怎样的!你们除了受五千年来宗法社会的支配,使你们在政治上、经济上、教育上等等都得不到平等待遇之外,还要加受帝国主义和军阀压迫的痛苦。中国的妇女们,你们遭遇的惨酷,真是较别的妇女还厉害啊!然而,你们真是甘于受苦吗?真是不敢起来反抗种种不平等的待遇以恢复独立自由之身吗?断断不是!你们想自求解放,惟有起来奋斗,更当一致团结,然后才可望完全成功!

从公园南门走出来,就是吉祥路。1924年的妇女节纪念,妇女们排着队从吉祥路走到省政府公署,再由广仁路到财政厅前,由永汉路(现在的北京路)长堤转入太平路、一德路、维新路(今起义路),最后回到第一公园后,自由解散。

因为有些路已经改名或改道,她们的行进路线较之此前也进行了一些调整。人民公园,吉祥路到省财政厅旧址,中山纪念堂……为了缅怀在清末民初就洒下女权火种的秋瑾,她们将最后一站设为中山大学永芳堂前的秋瑾像。

每走到一个地方,都似乎难逃安保的监控。在中山纪念堂,刚一进门想要拍合影就被门口的保安制止,说不让拍,因为是“奇装异服”。在中山大学秋瑾像前刚架好三脚架,就悠悠地来了一个骑自行车的保安,提醒她们这里不能有“商业性”的活动。

 

女权路,不停步

三八节是个抗争的节日。近年来“妇女”一词却被许多人视作贬义词,更多人愿意过女生节。诸多商家也以此开始购物促销活动,把这一节日变成了女神节、女王节等购物节,甚至还曾有政协委员提案要求,将三八国际妇女节更名为三八女人节或是女性节,而三八妇女节代表的女权抗争却被逐渐遗忘。

参与活动的提提卡(昵称)感慨道,“我们今天重走女权革命之路,已经不能像百年前那样光明正大浩浩荡荡,似乎唯有以消费之名的女神节女王节才是被鼓励被许可的。不过当我们聚集和团结在一起,这就是为了百年前未尽的目标而继续努力。”

“作为青年女性,我们非常有必要重新审视女人的地位,而回顾妇女节发展的历史也有助于我们‘忆苦思甜’,”马兰姐认为,“重走当年第一次三八妇女节的旧址,明白中国女权先辈们斗争的不易。而我们现在面临的状况也多少类似。”

鉴湖坚定地说,“我们要夺回妇女节,这个无数妇女抗争、追求平权和解放的日子。让这一天真正回归她原有的意思,成为女权节。以行动来感受女权先辈的斗争,不忘初心,让我们在艰难中获得力量。”

 

 

中国妇权Women’s Rights in China
邮箱E-mail:wrichina@yahoo.com
网址Website:www.wrchina.org

评论 共0条 (RSS 2.0) 发表评论

  1. 暂无评论,快抢沙发吧。

发表评论

  •   想要显示头像?
回到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