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妇女权益 » 浏览内容

國際婦女節 婦權義工華盛頓控訴計生暴行

1118 0 发表评论
标签:

中國婦權網報導

2017年3月8日,時逢“三八”國際婦女節,中國婦權應美國傳統基金會和女權無國界組織的邀請,前往華盛頓DC參加一場關於中國二孩政策如何持續侵犯人權座談會。主講嘉賓包括美國國會外交事務委員會委員、國會中國執行委員會(CECC)聯合主席克里斯·史密斯議員(Chris Smith)、傳統基金會訪問研究員薩拉托雷(Sarah Torre)女士;無國界婦女權利創辦人瑞吉(Reggie Littlejohn)女士、亞洲事務理事會聯合創始人Olivia Enos女士。中國婦權創辦人張菁、大陸項目負責人姚誠和義工張玥等人與會,張玥女士作為曾被中國政府強制墮胎的受害者,和大家分享了她慘痛的經歷,也是對非人道的計生暴行的控訴。

 

眾所周知,去年,中國宣佈把幾十年以來實行的計劃生育“一孩”政策,擴大到“兩孩”,這被中共稱為是中國限制女性生育權的終點,甚至被很多人認為是中國計劃生育政策的轉折點。但無數血琳琳的事實和成千上萬的受害人告訴我們,中國這種侵犯人權、強迫婦女墮胎的行為,並沒有因為“兩孩”政策而有本質上的改變,甚至近年來不少NGO組織的努力和國際關注,都遭受中共的種種打壓,其手段變得更加嚴酷,信息管控更加嚴密,這一切都加劇了中國女性艱難的生存環境和權益受損。

17197747_370236113362880_275122534_n

中國婦權義工張玥(左)3月8日國際婦女節在華盛頓傳統基金會講述她的故事。(姚誠攝影)

17198994_370235666696258_596559108_n

左起為國會議員CHRIS SMITH先生、Sarah Torre、張玥及Reggie Littlejohn 女士。

 

17238346_370263916693433_469284153_n張菁正在與SMITH 議員討論中國二孩政策與一孩政策一樣,受傷害的还是婦女兒童

17238419_10210005469626302_803379395_n

姚誠(右一)與瑞吉、張玥及SMITH 議員合影。(張菁攝影)

17199028_370235443362947_287092652_n

張玥在自由亞洲演播室接受記者專訪。(姚誠攝影)

 

 

眾議員克里斯·史密斯(Rep. Chris Smith)在會上提到,“中國強制性人口控制的基本結構沒有改變” ,中國的婦女仍然必須忍受強制性的懷孕監測、巨額罰款,以及強迫出生限制的巨大心理壓力。他說,中國是世界上唯一一個女性自殺率遠遠高於男性的國家,這個比率保守估計高達每年24%﹣40%。一旦中國的計劃生育官員發現你違反政策懷了孕,他們會千方百計找到你,“說服”你去墮胎。這在任何一個國家都是無法想象的事情,政府官員強迫你,威脅你去墮胎。這是嚴重侵犯人權的行為。而根據15年的一項調查研究顯示,中國有近6200萬的失蹤女性,究其原因,僅僅因為她們生而為女。這一切都和中國的計劃生育政策以及重男輕女的文化偏好是分不開的。

史密斯先生還和我們分享了一則他多年前在中國期間的趣聞,引起了台下聽眾的一陣笑聲:有一次他和介紹自己是中國的NGO組織成員會面,史密斯先生問他們組織是如何籌措資金?中國NGO組織成員回答:“我們是政府撥款。” NGO英文Non – governmental organization,意思是非政府的組織, 這個小故事說明,中國的非政府組織NGO實實在在是掛羊頭賣狗肉,是去掉”N”的政府“GO”組織。

Olivia Enos女士在演講中給了我們一組數據,新生兒的男女比例,達到了114:100,有的省份更是達到了!126:100的地步。而根據中國國家統計局發布的數據,2015年末,中國大陸男性人口70414萬人,女性人口67048萬人,男性比女性多出3366萬人,總人口性別比為105.02(以女性為100),出生人口性別比為113.51。另據統計,80後非婚人口男女比例為 136比100, 70後非婚人口男女比則高達206比100,男女比例嚴重失衡。這也就意味著,未來30年,會有3000萬的男性找不到妻子。這個數據並不是一個自然形成的數據。史密斯議員也說到:“因為她們是被滅絕的(通過性別選擇墮胎)” 。實際上,根本不用等到30年,現今的這種人口失衡,已經造成了嚴重的女性人口販賣。中共政府對這一切視若無睹,恰恰是長久以來的計劃生育政策造成了這一現狀。

Reggie Littlejohn女士指出,中國每年被迫墮胎、流產的婦女達到2300萬之多,而實際數字是更高。她譴責中國政府無視婦女兒童權益、依然採取強制流產及高額罰款政策。

Sarah Torre女士也談了她多年來,對中國從一孩到兩孩計生政策的研究心得。

張菁女士與幾位講者分享了她對中國政府不改變強制流產及嚴厲罰款政策的另類看法,及中國計生政策無論是允許生一孩還是二孩,其根本目的不是解決人口問題,而是籍計生手段來達到穩定中共的統治基礎、利用龐大的、隱性的計生隊伍來控制基層及草根百姓的一舉一動,甚至每條街、每個村莊及村落裡的小組的家家戶戶。 (參閱鏈接:http://crchina.org/?p=9301)

中國婦權的義工──張玥的親身經歷,更是證明了,中國的計劃生育委員會和下屬居民委員會,是如何“說服”,強制墮胎了她6個月的胎兒的。她说: “大約在我懷孕5個月的時候,我懷孕的消息被政府計生委知道了。有一天社區居委會帶著計生委的工作人員等在我家門口,剛開始還裝模作樣的,問東問西,後來就直說,是來給我做思想工作的,他們說我這個情況,要么引產,要么為了上戶口繳納高額的社會撫養費。他們說要我好好想想就走了。 ”

“2014年3月中旬,計生人員一行6、7人強行到我家,他們派2個人守在我們家,另外4個人把我連退帶拉把我推上守候在我家門口多時的一部車,我媽無奈也跟著我一起上車到了醫院。在醫院,醫生當天下午就朝我的腹部注射了一針催產素。我渾身發抖,不停地喊叫,掙扎,醫生打完針人就走了,之後數小時肚子疼痛難忍,到了晚上開始流血和液體,肚子劇痛,又過了幾個小時,先是羊水囊,後來孩子就出來了,我不敢睜眼看,一個鮮活的生命無聲無息,就如此毀滅!我哭喊著、怒吼著,醫生護士們拿走了那小生命,我想求他們留下,可卻發不出聲音來。”

會議結束以後,與會者在傳統基金會共進午餐。下午,中國婦權一行人又前往自由亞洲電台大樓,張玥接受電視人物專訪。張玥在訪談中,勇敢地再次分享了她的心歷路程。她說,在中國,像她這樣未婚先孕的女性,因為違反了政府的計劃生育政策,都會受到巨大的壓力和身心的折磨,而無論這些女性的年齡有多大。她認為自己年近30歲,早該為人母了,可因為沒有法定結婚就失去了自己的基本權利。中國政府的種種教育,都讓她產生一種錯覺,認為造成這個災難的罪魁禍首,就是她自己,是她不夠檢點不夠守法的後果,因此她從不敢告訴別人,而完全沒有意識到,這一切其實是政府的政策侵害了個人的基本人權,她自己也是在來到美國以後,看到中國婦權的網站,看到了其他人的案例,受到了鼓舞,加入了中國婦權的義工隊伍,才有勇氣站出來,不僅僅代表她自己要把遭遇說出來,更代表了至今依然生活在隨時被剝奪人身權利、沒有機會的中國女性發聲。她希望中國能夠早日終止一系列的強制計生政策,希望有朝一日中國女性能夠掙脫鎖鏈,自己的子宮不再受黨的控制,真正為自己的身體當家做主。

傍晚,在回紐約的路上,得知我們的中國大陸義工蘇昌蘭女士獲得大赦國際的年度大獎,被評為亞太地區最勇敢的女性!我們歡欣鼓舞,為昌蘭這位勇敢的姐妹而驕傲。這位普通的妻子母親和姐妹,為了村民、婦女和兒童的基本權益付出了慘重的代價,身陷囹圄三年,沒有低下頭她高貴的頭,堅持自己無錯無罪,堅持自己的理想,實在難能可貴。我們中國婦權的所有義工感到心痛,她遭受的苦難太大太深重,我們情願她認罪低頭,獲得回家看望兒子、調養身體的機會。昌蘭,你鼓勵了我們一大批姐妹,在維權路上,我們前仆後繼,永不歇腳!

 

中国妇权Women’s Rights in China
邮箱E-mail:wrichina@yahoo.com
网址Website:www.wrchina.org

评论 共0条 (RSS 2.0) 发表评论

  1. 暂无评论,快抢沙发吧。

发表评论

  •   想要显示头像?
回到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