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育监控 » 学者见解 » 浏览内容

夜空中劃過的一顆流星—–吳弘達和勞改博物館

1130 0 发表评论
标签:

作者為前中國政治犯: 張菁                             07/27/2016             (舊文重發)

 

前幾天,接到一位中國大陸前良心犯的來電,問及吳弘達先生過世有關信息,他表示非常遺憾及惋惜。還問及勞改基金會是否會繼續補貼身陷牢獄的異議人士或家屬?我說,基金會網站上的申請指南還在,應該各項工作都在繼續進行。關於吳先生的突然離世,真正原因並不了解。這時我才想起吳吳弘達先生過世已經三個月了,忽然感觸良多,門外儜立,仰望星空,不遠處一顆流星正好劃過,一個鬥士、曾經的戰友就這樣悄悄的走了,如夜空中瞬息消失的流星,人真的好脆弱,人生真的好短暫!每個人看起來都一樣,兩手空空來兩手空空走,可是每個人終極不一樣的到底是什麼呢?一個古老的話題縈繞我的腦海:人活著的意義究竟是什麼?精神財富對社會人群及歷史意味著什麼?

 

 

初相識:勇敢揭露勞改與器官移植真相

 

記得最早見到吳弘達先生是在香港,1995年他因收集勞改產品資料、販賣死刑犯器官等被中國以「竊取國家機密」定罪,並判刑15年後驅逐出境,短暫逗留香港,各國記者圍堵採訪。當時我是某報社編輯,憑著本地媒體工作證,獲准進入了吳先生暫住的酒店。一進門,我就直說,我不是來採訪的,我們報社有其他記者做採訪,我來是想告訴你, 10年前我曾經因反革命宣傳煽動罪勞改過五年,我是證人。我所在的勞改農場就是製作出口茶葉,高價賣到包括美國在內的西方各國。我們冬天修整保養茶樹,春夏秋三季都是採茶,旺季每天工作大約15~18小時,進茶山時天不亮,回到勞改隊天是黑的,沒有工資、也沒有休息,除非幾座山的茶樹都來不及長出新芽,才可能休息一天半天的。我們談了大約一個多小時,離開前,說了一些互相支持鼓勵的話。

 

早在1992年,吳弘達以省吃儉用的錢,很艱難地建立了非營利組織 — 勞改基金會,把中國非人道的勞改制度問題、非法移植死囚器官問題推向國際視野,讓世界了解真實的中國人權現況。吳弘達曾多次陪西方記者進入中國各省收集勞改和死刑犯器官移植的資料(參見BBC 網站:http://www.bbc.com/zhongwen/trad/china/2016/04/160427_profile_harry_wu)。1997年香港回歸中國,我和一批政治流亡者一起逃到了美國,我在紐約一家媒體繼續我的老本行。1999年底,得知吳弘達將為中國前官員走私販賣人體器官案召開記者會,我趕到紐約法拉盛的北京之春雜誌社辦公室,以了解此案始末。原來,有人向一貫關注中國死囚器官販賣及走私等問題的吳弘達爆料,紐約一家中文報紙上的一則廣告聲稱能提供人體器官,要尋找買家。發現這一線索,號稱搞三、五十個腎沒問題的王xx,由律師等中間人介紹,認識了假扮成賣家的吳弘達,並相約洽談腎臟買賣生意,接著吳弘達揭發王某犯法行為,警檢介入,但最後因證人突然不現身拒作證,法庭撤銷了該案。吳弘達舉行記者會的目的是要說明,犯罪意圖和行為是事實,有錄音等證據,只因證人不肯出庭案子才被撤銷。當時中共海外電視、報紙記者來了一大群,與被告等相互配合,仗著人多勢眾,輪番對吳進行人身攻擊及謾罵,吳弘達獨自一人不亢不卑,據理力爭,我真佩服他無懼權勢追求公義的犧牲精神,同時擔心對方會大打出手,於是在一旁叫著:不要人身攻擊、讓人家說話。之後,有人在網上放出狠話,若有人幫吳弘達說話,就「白刀子進,紅刀子出」。為此,我在當時的一個網路雜誌《民主論壇》上發表了《也说中国死囚和他们的器官》的文章,論壇還翻譯成了英文,現在中文版本被轉載到《中国死刑观察》(http://www.chinamonitor.org/news/qiguang/yssqqg.htm)。

 

經過多年的努力,以及後來在法輪功學員強力推動的調查中共活摘器官等壓力下,中共終於在2015年1月1日宣布《停止在器官移植中使用死刑犯器官》,可以說,沒有這些先進不懈的努力,中共不會輕易白白放棄這項無本萬利的大買賣。不過,在中共獨裁體制這個滋生犯罪的大溫床裡,官員與罪犯合作設法走私販賣人體器官已經更具規模、手段更殘忍,他們從最初的移植死囚、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轉變到一條龍作案,偷搶騙殘疾人、兒童後摘取他們的器官,賣給中國權貴,及銷往台灣、東南亞各國。今年(2016)3月福建莆田一房間裡,發現數具孩子屍體被切開摘取了器官(http://www.wrchina.org/archives/4954);2014年8月中國媒體報導一起江西警方破獲的案件,販腎團伙圈養40人,把他們固定在一個小範圍內,等待有需要時,隨時活摘器官供需。在這個案中,已經被摘腎或其他器官的有23人,這些器官以海鮮名義早已空運至各需求地。(http://www.cztv.com/video/2827992.html) 。

 

迫使中共2013年宣佈停止使用勞教制度

 

以後見到吳弘達先生,不是在紀念六四活動中,就是會議上。不過真正了解吳弘達的勞改基金會創立理念及內涵,還是在1999年9月參加勞改基金會的一個勞改研討會期間,那次會議受益匪淺。幾乎清一色是中國各年代的政治犯或異議人士,真正“老中青三結合”。我雖然曾勞改過多年,但其他人所經歷的苦難,是我想都想像不到的。倪先生被囚禁在一個不能站、不能睡、不能張開雙臂,只能坐著的一個小木籠裡,整整三年(可參觀勞改博物館裡的模擬囚籠),他流著淚舊事重提,雖然是長話短說才20分鐘,至今我仍記憶猶新。1955年8月25日中共中央發佈《關於徹底肅清暗藏的反革命分子的指示》系建國以來重要文獻選編第七冊),其中之六記載:對這次運動清查出來的反革命分子和其他壞分子,除判處死刑的和因為罪狀較輕、坦白徹底或因為立功而應繼續留用的以外,分兩種辦法處理。一種辦法,是判刑後勞動改造。另一種辦法,是不能判刑而政治上又不適於繼續留用,放到社會上去又會增加失業的,則進行勞動教養,就是雖不判刑,雖不完全失去自由,但亦應集中起來,替國家做工,由國家給予一定的工資。各省市應即自行籌備,分別建立這種勞動教養的場所。全國性的勞動教養的場所,由內務部、公安部立即籌備設立。務須改變過去一個時期「清而不理」的情況。(參見:http://cpc.people.com.cn/GB/64184/64186/66661/4493066.html )

 

這個法規,是我們所有與會者受盡苦難的源頭,中共高層幾個人說了幾句話,葬送了多少青春年華!這個充滿邪惡的制度一直到2001年底才被宣布取消。但是由於這個專制制度和獨裁政權的本性使然,以莫須有的罪名可以隨時將人投入監獄和繁重的勞動場所,就像文革後取消反革命罪,又增加顛覆國家政權罪 ;2013年宣佈停止使用勞教制度,又新增上訪維穩學習班等,60多年來中共一直沿用著這換湯不換藥老招數,不過有人在國際上不停施加政治輿論壓力,總比無人過問好得多。

 

「勞改」入牛津字典  勞改博物館矗立

 

2004年《牛津簡明英文字典》和《牛津成員和語言詞典》把「勞改」(Laogai)這個詞收入其中,與納粹的集中營(Nazi  Concentration Camps)、前蘇聯的古拉格(Gulag)勞改隊等並列詞條。2008年11月,吳弘達在華盛頓建立了勞改博物館,這是全世界第一家專門針對中國人權的博物館。可以說,如果不是吳弘達百折不撓的努力,中國這段受盡專制政權迫害的歷史事實,這些血淚斑斑的故事將被繼續封塵,不得見天日。吳弘達生前最大願望是「把勞改紀念館搬回中國大陸」,我們也翹首期盼。

 

吳弘達和他的勞改基基金會關注的人權範圍遠遠不止上述這些,如中國勞工權益、不平等的奴工產品貿易、血汗工廠、宗教信仰權利,他還支持西藏流亡精神領袖達賴喇嘛及各少數民族的權利,他也是許多中國政治犯的堅定支持者,包括曾在獄中的魏京生、王丹以及2010年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人權律師高智晟等。他運用美國法律控告大公司勾結中共迫害人權等,迫使雅虎公司耗費大筆訴訟和解費用,因此惠及原告受害人及家庭,勞改基金會也因此獲得發展壯大,今天搬遷後的新勞改博物館附近已經有了專門指向勞改博物館的新路標,在華府地區的300多家大大小小的博物館中,建立不久的勞改博物館名列200多名。勞改基金會還出版了逾百本中國禁書,包括黑色文库系列,正如平胡平先生稱讚:「劳改基金会的确是做了一件功德无量的大好事」。

 

支持婦權運動 譴責中國一胎化政策

 

與我們中國婦權組織息息相關的一個重要項目,是中國計生國策帶給幾代婦女的災難,吳弘達在揭露中國計生國策下實施的強制墮胎及罰款方面,也是海外挺身而出抱不平、開啟先河的前輩。早在中國婦權成立的2007年之前,吳弘達就已經在美國國會等機構推動譴責中國反人道的一胎化政策。1998年美國國會在眾議員Chris Smith等議員的推動下,通過法律認定中共計生官員列為美國「不受歡迎的人」,並且被強迫墮胎及結扎的受害者,可以取得美國的政治庇護。與六四綠卡一樣,為無數遭受計生迫害的華人婦女開啟了一盞合法安居美國的綠燈。由于聯合國人口發展基金會長期漠視中國計划生育政策違反人權的嚴重事實,美國政府2002年起取消了對它的經費資助。

 

2003年勞改基基金會出版了一本研究報告《國策下的國難—中國計劃生育評析》,對中國計生國策做出了總結性的解析。2009年,我應邀到美國國會為中國婦女遭受非人道的計生國策折磨而作證,同坐在證人席上的還有吳弘達先生,他手持一疊厚厚的證詞,列舉大量的實例來說明計生國策帶來的人權災難。2011年5月在國會召開的中國嚴厲打壓異議人士聽證會上,我再次與吳弘達、魏京生等同坐證人席上,分別從不同的層面、群體及角度來闡述我們的證詞,以實例來證明中共對人權的踐踏。不過,今天在美國各華人社區、甚至因計生國策迫害而獲美國政府庇護的華人婦女,幾乎無人知道,曾有一個吳姓長者長期在為她們所遭受的迫害吶喊,為她們爭取到特殊待遇而耗費大量的時間和經歷。

2b

圖為2009年5月,美國國會就中國非人道計生政策舉行聽證會,勞改基金會執行長吳弘達(左三)、中國婦權創辦人張菁(發言者)在聽證前的記者會上。

 

Harry Wu - Wei Jingsheng and Jing Zhang

 

 

圖為 2011年5月美國國會就中國人權狀況舉行聽證會。(右起)中國婦權創辦人張菁、勞改基金會執行長吳弘達、魏京生基金會董事長魏京生及翻譯黃慈萍及多名美國學者,為每況愈下的中國人權作證。

 

近幾年來,中文網路上常見有關吳弘達的負面文章,不少是匿名,有些甚至是人身攻擊,以真名真姓的執筆者,有的比較了解吳弘達的為人和勞改基金會的運作;有的曾受過吳弘達或勞改基金會的各種幫助,特別是財務支持,引用吳的原話(他、她們)是與「勞改基金會和我有‘淵源’的聲討者」。資深的民運人士陳立群曾耗時費力地義務幫助勞改基金會建立一些被關押的政治犯完整資料,以便讓這些政治犯獲得勞改基金會的財務援助,從沒有索取回報。那時聯繫中國大陸不像現在這麼方面,電話費很貴,要自己掏腰包的。一次做完了,吳弘達連謝字都省去,接著又來二次,陳立群還是繼續做,她從未上網參與「聲討」吳弘達,因為她要幫的是獄中苦難的戰友。

 

我也同樣,不少經我手的獄中異議人士獲得勞改基金會的資助,現在存列在的「羊艾勞改出口茶葉」樣本等,是我義務收集的,沒有報酬也沒有謝字,也沒有怨言,對吳弘達及勞改基金會的敬意有增無減,我們都明白,做這些事情是為了那些戰鬥在中國大陸前線的戰友,為了自己的良心,不是為某人某機構。也許,沒有近距離相處演變的「愛恨交加」,沒有金錢上的奢望瓜葛,就平常心以待了。對於網上有關吳弘達「性騷擾」文章與評論,我認為,生活在一個法制國家,利用法律武器來保護自己的權益是一條正常並最可行的途徑,犯法者不可饒恕,一定要受到審判,但惟有法律才有權作最後定論,在中文網上發表非專業的控告信,甚至是漏洞百出的法律評論,不僅不能保護受害者權益,反而還可能傷害受害者權益。

 

最後的工作:與美國海關合作查中國奴工產品

 

吳弘達生前正在做的另一件事,就是與美國海關合作,檢查中國出口獄中奴工產品。有人說,出口奴工產品對監獄裡的犯人有好處,監獄有錢賺會改善犯人生活,可是有沒有想過,大量無成本奴工所生產的出口商品,對誰最有益處?隨意抓捕大量勞動力入獄,強制生產出口商品,對中國政府各層官員來說,是一條既不冒險、又名正言順快速積累財富之路,何樂而不為呢!傷害的是中國老百姓,搶走、蠶食一般工廠賴以生存的飯碗,對中國普通工人不公;違反美國進出口產品規定的交易,對美國工人不公,更重要的是抵觸、踐踏了普世人權價值。

 

吳弘達一生充滿了坎坷,青春期繫獄19年,環境詭異,扭曲人性,但他最終悟出來,守住了良知。不過吳弘達畢竟是人不是神,凡人的缺失他有不少,他的霸氣、固執和“精明”使他失去一些重要的朋友及合作者,不過,也正是這些特質,使他能做出驚天動地、名垂青史的大事!他甘心情願操勞一輩子,一個人做了至少兩件就算中國億萬受過中共各種迫害的人想做而做不到的事情,勞改寫入牛津字典、勞改博物館永久矗立!文革半世紀,冤魂無處安息,偌大的中國至今連一個博物館都建不成。吳弘達建立的勞改博物館是中國人權史上一座豐碑,是滿天群星中最耀眼的那類星星。我回想了這麼多這麼遠之後,仰望燦爛星空,卻看不到吳弘達一絲痕跡,腦海中,只是矗立在華盛頓DC那座安靜的小樓和血紅的牆。

 

(注:勞改博物館內牆的顏色為紅色)

 

 

 

 

 

中国妇权Women’s Rights in China
邮箱E-mail:wrichina@yahoo.com
网址Website:www.wrchina.org

评论 共0条 (RSS 2.0) 发表评论

  1. 暂无评论,快抢沙发吧。

发表评论

  •   想要显示头像?
回到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