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儿童权益 » 浏览内容

開放二孩政策 能改善中國人權狀況嗎?

4149 0 发表评论
标签:

中國婦權網報導                                    10-04-2016

编者按: 由中国民主论坛主办、纽约城市大学和《北京之春》杂志协办的“中国民主化前景研讨会”于10月2日在纽约召开,主题是“中国政治变局与民主化前景——正义与邪恶的博弈,国际社会的道义责任和选择”。研讨会为期三天,中国妇权代表张菁、姚诚分别在会议上演讲。

张菁演讲:视频链接:

https://www.facebook.com/100009195816841/videos/1676636925986152/

 

中共最早的人口生育政策是在1950年4月經過長期戰事後兵員不足、社會勞力不足的情況下發佈,由中央政府和中央军委联合制定的《机关部队妇女干部打胎限制的办法》,對需要打胎的婦女要求极为苛刻,必須經丈夫、医生、首长三方批准才行,擅自打胎者,将遭严厉处分。幾年後,毫無遠見的中共領導人又對人口政策作出不斷調整,甚至相反的規定,到了1979年全國強制施行一胎化政策,這是中國婦女厄運的開始,接下來是,黨全面控制婦女們的子宮,規定什麼時候上環、什麼時候結紮;黨控制夫妻間的私人生活,規定什麼時候懷孕,什麼時候生育,所有一切由黨做主。這是史無前例、世界唯一,真正的中國特色。黨的宣傳機器總說中國人口要爆炸了,不強制控制人口不能發展,可是同為亞洲鄰國的印度,人口眾多,卻沒有強制性節育,而人口沒有爆炸,國家也不窮困。

下面幾點我們可以看到,中共制定的人口政策,無論它如何變化,都與人權無關;有計劃的殺人政策依然在執行。無論中國經濟如何變成巨人,都是世界普世價值層面的侏儒。

一、 准生與不准生  都抵觸天賦人權

強制執行的一胎化政策持續傷害中國婦女兒童及家庭36年後,2015年中共高層在十八屆三中全會上又發出了新的指令:全國開放生育二胎,即允許中國老百姓生二個孩子。當然,如果有人膽敢不聽話生下三胎,結果和舊政策一樣,強制流產或強制罰款,因為這兩項“強制政策”仍在執行,並沒有被取消,也就是說,黨依然控制著婦女的子宮,依然控制著夫妻天然養兒育女的權利,讓百姓傾家蕩產罰款依舊在執行中,這個計生政策,猶如懸在人民頭頂上的利劍,隨時落下,這個黨依舊如同上世紀50年代一樣掌控著中國婦女的子宮,讓你生就必須去生,讓你不生你就必須停,要你生多少,你就必須生多少,少生的嚴厲處分,多生的打胎罰款!新生命的生殺大權半世紀以來全繫於中共高層的幾個男人。

在中共36年的一胎化年代,“強流”、“罰款”就是計生幹部們的行動指南,伴隨而來的經濟制裁、暴力侵權,關押毆打、家破人亡案例屢見不鮮。有些因為“超生”受迫害的夫妻四處躲藏,甚至流亡海外,尋求政治庇護。中國婦權的義工蘇昌蘭、姚誠、陳啟堂等,曾經為山東利津縣被強制流產導致一屍兩命的農婦張榮花吶喊伸冤;也曾在湖南長沙巧妙救出在產床上等待即將被強制流產的婦女曹如意和她的小生命。可是,這幾名極具人道精神的義工都被中國政府以莫須有的罪名關進監獄,其中,蘇昌蘭和陳啟棠至今繫獄已2年,尚未宣判,也不准保外就醫。

中國政府常常標榜因為“計劃生育”政策,孕產婦死亡率和嬰兒死亡率大幅下降,這是一個欲蓋彌彰的謊言,事實上,政府的數據僅僅是在正規醫院範圍裡的統計,它的不真實性在於,大量超生的婦女,尤其是農村婦女和未成年懷孕少女等,為避免罰款、沒有準生證不敢到醫院去生孩子,只能在黑診所或家裡生產,大量的難產或器械細菌感染、大失血等造成的母嬰死亡案列,均不會列入政府的統計數據;其次,生活在偏遠山區或少數民族地區的孕產婦,由於交通與醫療設備落後,緊急情況下來不及進入正規醫院就已死亡,這些死亡案例也不會被列入政府的統計數據。凡是超過政府規定的生育數量,婦女和她們的家庭面臨的要么受罰款,繳納高額社會撫養費;要么鋌而走險,在沒有醫療設施的環境下冒險生產,與死神博弈。2年前,貴州六盤水地區的一名農民女工,從城市偷偷返回鄉下去生二胎,結果大出血,接生婆無法控制,母女雙亡。

2016年9月27中國國家衛計委公佈了一組驚人的數據:全面兩孩政策實施半年來,孕產婦死亡率陡升,2016年上半年全國孕產婦死亡率比2015年同期增長了30.6%。衛計委不得不承認“保障母嬰安全形勢十分嚴峻”。衛計委副主任馬曉偉卻怪罪於:出生人口數量增加、高齡孕產婦比例高、產科、兒科醫療服務成本高風險大、醫護人員中年輕女性多,自身生育需求較強,人力資源不足。真是本末倒置!我們不禁要問:中共在決定開放生二胎之前,難道就沒有考慮過這些必須應對及解決的現實問題嗎?政府有撥款再培訓計劃嗎?相關單位及人員依法追究命案責任嗎?為何高齡孕產婦比例高?政府對幾十年來的強制一胎政策應負什麼責任?我們總結的一條就是,只要政府施行強制性的生育政策,無論是一孩還是二孩,中國婦女都沒有掌控自己子宮的自由,死亡和傷害永遠是她們的夢魘,政府永遠會推諉責任。

二、強制罰款  是統治者的搖錢樹

自1980年代初起,计生系統有關醫療和數據等資料陸續被列為國家機密,到80年代末更成為國家最高機密之一。計生罰款數額40年來都是一個巨大的謎團,政府從未公佈過這些罰款數目的來龍去脈,也沒有任何一個審計機構有權公佈這項財務報告。據一個不完整(僅22個省)的數據指出,全國2012年的罰款是168億元人民幣,但是,奇怪的是,這樣的一大筆超級糊塗賬總是平安無事,總不被媒體關注。習近平連續幾年的反貪運動,至今沒有一隻“老虎”或“蒼蠅”因濫用或貪污計生罰款而被揪出來。

2013年國家衛生部被計生委合併成為衛計委,兩大系統由計生委主任直接統管,而另一個由政府統管和撥款的組織,即擁有9千4百萬全職及兼職人員(數字來自計生協官網)的計劃生育協會已經取代了原計生委的大部份功能。計生協會2015年獲政府最大一筆撥款,就是由計生協現有的9千4百萬人員,直接管理全國各大城市的2.5億農民工的計劃生育工作,也就是監管並強制農民工執行中共嚴厲的生育政策。政府的罰款政策依然未變,也就是,當國家需要年輕人口時,農民們艱難地生養孩子使他們成為了社會精壯勞動力,他們不僅沒有得到政府的獎勵和任何社會福利,反倒必須向政府繳納超生罰款。而他們若不在政府規定的間隔時間內懷孕、非婚生育或先孕後婚等等,統統都在罰款範圍之內。

中共從未鬆動的嚴厲罰款政策,繼續直接導致家破人亡悲劇、繼續踐踏著中國婦女和兒童天然的“生”的自由和權利。

三、強制計生政策  中國後患無窮

中國施行的強制計生政策,給中國帶來的顯而易見的災難,除了廣泛的人權災難外,還有男女性別嚴重失衡,以及加速老齡化社會來臨等一系列的社會問題。

1、人口結夠嚴重失衡。在計生嚴厲實行的時代,一些家庭為了能在計劃指標內生育男孩,普遍採取在女孩出生後設法弄死或丟棄。目前中國學者的男女嬰兒性別比例為118:100。在2000年海南出生嬰兒性別比已經高達135.64:100。我們中國婦權2012年在安徽省宿松縣二郎鎮開展活動時,一位小學老師告訴我們,他的班上有57個學生,卻只有16個女生;我們在當地調查了兩個村2010年和2011年男女出生性別比例,平均為165:100和135:100。學者警告,在2020年將出現4,000萬單身男子。到2050年中國將有1億男人娶不到老婆。人口性別比多年來居高不下,不僅破壞人口結構,還造成一系列社會問題,包括犯罪率增高等。據學者預料,中國政府將會採取大量征兵來解決部份光棍困難,但對周邊國家來說,是一種潛在的國家安全威脅。

2、老齡化阻礙經濟發展。人口問題研究專家易富賢2007年在哪他的《大國空巢》一書中,批評中國政府的計劃生育政策,曾被中國大陸列為禁書。他斷定:“中國經濟危機的本質是人口危機。”目前中國60歲以上老年人口已經超過2.12億,佔總人口的15.5%。據預測,2040年左右,中國老年人口數量將達到高峰,超過4億,即每3人中就會有一個老年人。在老年社會裡,精壯勞動力人口嚴重不足,阻礙經濟發展,“空巢老人”現象、高齡化都將加劇一系列社會問題及負擔。

在中國超低生育數十年後,事實證明,即便開放生育二胎,也難以救急,中國年輕人生二胎的意願極低,超乎了專家們的意料。湖北宜昌市八個政府部門於2016年9月發佈文件,號召全市直屬機關、企事業單位的全體共產黨員、共青團員帶頭生二胎,宣稱“一孩險、二孩好”。這種讓人哭笑皆非的宣傳口號,突顯三個方面,一是中共長期施行的計劃生育人口政策被證明是一個短視的錯誤決策;二是地方執行者的極度愚昧;三是沒有人權民主自由價值觀的執政者,永遠翻手為雲、覆手為雨,遭殃的永遠是老百姓.

綜上所述,中國老百姓在中共獨裁政府眼裡不過是一部生育機器。所謂開放二胎,僅僅是黨想調整一下這部機器的產量而已。人們沒有因計劃生育而得到人權保障,自然也不會因為放開二胎而獲得自由益處。中國只有徹底廢除強制計劃生人制度和強制罰款政策,公開所有計生資料和數十年來的罰款數目,追究貪腐者和非法奪命者刑責,對那些遭受計生政策迫害致死致殘致傷的婦女和家庭展開全面國賠時,中國人才能夠真正邁向有尊嚴活著的第一步。

 

 

中国妇权Women’s Rights in China
邮箱E-mail:wrichina@yahoo.com
网址Website:www.wrchina.org

评论 共0条 (RSS 2.0) 发表评论

  1. 暂无评论,快抢沙发吧。

发表评论

  •   想要显示头像?
回到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