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儿童权益 » 浏览内容

孩子频繁进出 来路及去向有谁知? ——北京太陽村真相調查 (二)

2214 0 发表评论
标签:

中国妇权                                                                        2009-05-15

 

张淑琴如何留住“光明”专题

编者按: “太阳村”,这样极具正面意义的名称,给人第一印像当是光明兼灿烂。1996年太阳村由陕西女子监狱警官张淑琴创建,2000年在北京市顺义区赵全营镇板桥村落户立足后,被媒体热炒:“张淑琴,太阳村创始人,2008年北京奥运会火炬手,荣膺‘守护的力量’,她守护着(太阳村的)孩子,守护着孩子明天,她的工作让监狱外面阳光灿烂。”2009年3月7日张淑琴获颁“2008年度非凡女人”奖。文人余秋雨也为张淑琴摇旗呐喊来了:“她(张淑琴)在黑暗中留住光明,在不幸中守护希望。” 中国妇权网记者从2007年9月起,怀着美好愿望和使命,以做义工、进行捐赠等形式,多次走进设立在北京市顺义区赵全营镇板桥村的太阳村。记者不仅与其中的爱心妈妈以及孩子们都建立了良好的关系,也与创建者张淑琴本人进行过深入交谈。记者还先後數十次走訪了北京太陽村及其在河南、西安的附属机构。近两年来,随着探访次数的增加和深入了解,太阳村及其创办者的形象被一桩桩,一件件及其不光彩的事实颠覆了。中国妇权网记者非常惊讶的发现,北京太阳村里面,不仅有着众多人质疑的帐目不清、管理混乱,涉嫌非法集资、敛财的问题,还存在着孩子吃 不饱、吃不好、遭受虐待的事情。更为令人惊骇的是,太阳村还发生过多名女孩被强奸、猥亵,隐瞒不报涉嫌刑事犯罪的案件。现在,让我们一层层揭开张淑琴及她的太阳村不为人知的真面目。

 

 

孩子频繁进出 来路和去向有谁知?

 

中国妇权网记者曾专门找到了当年张淑琴口头聘请的9个理事者之一了解情况。据说,9个人中有律师、全国政协委员等。早在2006年他们就与北京市民政局的干部商讨过太阳村注册NGO的事宜。民政局的意见是,如果不正式注册,一百多个孩子将来生病以及卫生防疫怎么办?孩子的安全如何得到保障?募捐集资的合法性如何保证?自此,张淑琴再也不找理事们开会商谈过相关事宜。据知内情者介绍,如此这般的用意,是害怕注册后民政部门就要介入太阳村孩子收养、管理运作,财务账目等合法与否。而他们从头到尾对太阳村的财务和运作一无所知。在社会监督和政府部门监管阙如的情况之下,别说社会捐款的合理、合法使用,财务账目的规范、明白,太阳村运作方式、方法的合理、合法等等,就连太阳村孩子的来源和去向,也是一个疑窦丛生,令人担忧的问题。

 

2007年下半年,太阳村的网站上公布了86个孩子的名单,但太阳村对外号称,在北京太阳村里有115个孩子。记者多次亲临过孩子们房间,从住宿等情况暗中数了一下,充其量也只有大约五、六十个孩子。而在其它的几个地区,如西安、陇县所谓的太阳村,都是与当地的福利院采取“合作”形式挂靠的,其中孩子有不同来源,包括了不是服刑人员的子女,以及其他福利院收养的孩子(福利院是不收养犯人孩子的)。而张淑琴却全都划入了太阳村“收养”的服刑人员子女。因此才有了现有“200名犯人孩子”这一数目。即便是北京太阳村所公布的数目,其中也有不少并不是在押犯的孩子。比如:里面有一名姓彭妇女,她是里面的工作人员,她的两个孩子也在里面生活,太阳村却将这两个孩子作为“犯人孩子”充数公布。在网上公布的86名孩子中,有将近一半的孩子没有表明具体的藉贯,其身份无法核实。

 

太阳村为何要虚报、夸大收养孩子数目,其用心究竟为何?

张淑琴自己曾这样介绍太阳村孩子的来路:一部分是通过监狱系统送来的,一部分是父母被抓后,其孩子无人抚养,由警察送来的;也有些是流浪的儿童,都是与其父母签订了代养、代教协议的。与在押犯签代养、代教协议应该没有问题,但与流浪孩子的父母如何签订代养、代教协议?《收养法》十五条规定:“收养应当向县级以上人民政府民政部门登记。收养关系自登记之日起成立。”即是说,就算收养人或监护人与孩子家长签订了协议,也要到当地的民政部门进行登记、备案,才能具有合法监护权和完成收养程序。这样的手续,太阳村有吗?我们不难看出,一直以来,太阳村未到民政部门登记为NGO团体,根本不具备收养管教未成年人的资质,实质上是一种非法运作。

更大的问题在于:孩子们象走马灯似的送进送出,2006—2007年间,不明身份的新疆儿童来去的也不少,孩子来了是来了,可去了哪里呢?太阳村有没有具体详实的记录?为何张淑琴从不公开,就连太阳村里的工作人员,也没有人见过进出儿童的名单和基本背景资料。有没有政府相关部门来过问此事。据太阳村网站收集的媒体文章报道,十余年里,她送走了约1500名 孩子。我们想知道:这里面包不包括一些据说是警察的人半夜里临时送进送出的孩子?张淑琴是否能堂堂正正的告诉我们:这些孩子到底经过什么方式和途径,从哪里来,又到哪里去了?如今的情况又是如何?要消除各种质疑,张淑琴不能仅凭一句“无可奉告”就敷衍过关吧?

另一个问题是,太阳村里这些从几个月到几岁的孩子,就算他们(她们)的父母双方都同时犯法并身系牢狱,但都找不到爷爷奶奶、姑姑舅舅等第一、第二顺序监护人来照顾吗?一定必须送到太阳村来吗?张淑琴有合法监护手续?而办理监护手续的程序真的快得那么惊人?!

 

07%e3%80%8210%e3%80%8218%e3%80%82%e5%88%9a%e6%9d%a5%e4%b8%89%e5%a4%a9%e7%9a%84%e4%b8%a4%e4%b8%aa%e5%ad%a9%e5%ad%90%ef%bc%8c%e5%a5%b3%e5%ad%a9%e7%94%9c%e7%94%9c%ef%bc%8c%e7%94%b7%e5%ad%a9%e3%80%82

刚来三天的两个孩子,女孩叫甜甜、男孩叫小宝。他们来自同一个时间,同一个地方。(中国妇权网记者摄 于 2007-10 )

 

07%e3%80%8210%e3%80%8218%e3%80%82%e5%8d%88%e9%a4%90%e3%80%82%e6%9d%8e%e5%ae%9d%e3%80%8216%e5%8f%b7%e6%99%9a%e6%9d%a5%e7%9a%84%e4%b8%a4%e5%ad%a9%e5%ad%90%ef%bc%8c%e5%93%ad%ef%bc%9a%e7%94%9c%e7%94%9c

见到甜甜和小宝时,都是正哭着或快要哭了。(中国妇权网记者摄 2007-10)

%e6%82%b2%e4%bc%a4%e7%9a%84%e7%94%9c%e7%94%9c%e3%80%8207%e3%80%8210%e3%80%8218-copy

甜甜没哭时也是一脸悲伤的表情。(中国妇权网记者摄 2007-10)

 

07%e3%80%8210%e3%80%8218%e3%80%82%e4%b8%80%e5%b2%81%e5%a4%9a%e7%9a%84%e5%b0%8f%e5%ae%9d%e3%80%82

这孩子眼睛都哭红了。(中国妇权网记者摄 2007-10)


%e7%85%a7%e7%89%871

这个可爱的小孩,几个星期后不见了踪影了。(中国妇权网记者摄)

 

%e5%bf%97%e6%84%bf%e8%80%85%e6%80%80%e9%87%8c%e7%9a%84%e5%8f%af%e7%88%b1%e7%9a%84%e5%b0%8f%e5%a5%b3%e5%ad%a9%e3%80%82-copy

志愿者怀里的小女孩,几个月以后也不见踪影了。 (小熊图片社)

 

_%e7%85%a7%e7%89%873

这些幼儿哭比笑多。(中国妇权网记者摄 2007-10)

%e7%85%a7%e7%89%87-050

这孩子来没多久,额头上为何有一条深色带印? (中国妇权网记者摄 2006年)

%e7%85%a7%e7%89%87-048-copy

这饥饿的小男孩抢了另一孩子的东西吃,正被老师教训。(中国妇权网记者摄 2006年)

%e7%85%a7%e7%89%87-051-copy

这孩子总是心事重重,难以入睡。(中国妇权网记者摄 2007-4)

 

 

%e8%a6%81%e5%87%ba%e9%97%a8%e7%9a%84%e6%97%b6%e5%80%99%e7%9c%8b%e5%88%b0%e4%ba%86%e8%bf%99%e4%b8%aa%e5%ad%a9%e5%ad%90%ef%bc%8c%e4%bb%96%e7%9a%84%e8%bf%99%e7%a7%8d%e8%a1%a8%e6%83%85%e7%9c%bc%e7%a5%9e

中国妇权志愿者要离开的时候看了一眼这孩子,心里不舍,他的眼神里流露出忧伤和对外面世界的向往。    (本网记者甄旋摄影)

 

 

 

 

 

 

 

 

 

 

 

 

中国妇权Women’s Rights in China
邮箱E-mail:wrichina@yahoo.com
网址Website:www.wrchina.org

评论 共0条 (RSS 2.0) 发表评论

  1. 暂无评论,快抢沙发吧。

发表评论

  •   想要显示头像?
回到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