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项目活动 » 强制堕胎流产 » 浏览内容

不要再计划生人!

6553 0 发表评论
标签:

作者:依娃  

在我校对即将出版的《被国策处决的胎儿》(依娃 王鹏编著)一书文稿的时候,传来“刚刚结束的中共十八届五中全会决定,将全面实施一对夫妇可生育两个孩子政策,并积极开展应对人口老龄化行动。”

听闻这个消息,既没有“欢欣鼓舞”,更没有“大快人心”。我思想了好几天仍旧百般不是滋味。一个执行了三十多年的政策,一朝结束,是不是也应该总结一下这个“利在当代,功在千秋”国策所取得的“巨大成绩”。让世界知道你们曾经给多少妇女强制堕胎?给多少男人强制结扎?又强取豪夺了多少亿中国老百姓的财产?这些财产又“抚养”了多少脑满肠肥的计生官员?

网络上流行一句话:前三十年不让人吃饭,后三十年不让人生孩子。

中国从解放以后,曾经实行过三十年的计划吃饭。城市居民得拿着购粮本才能买到一个月所需要的米面和食用油,个个被计划的面黄肌瘦营养不良。农村的广大农民就没有这么幸运,在粮食最紧张的一九五九年,每天吃着几十道中外佳肴的伟大领袖毛主席给农民制定了计划:“节约粮食问题。要十分抓紧,按人定量,忙时多吃,闲时少吃,忙时吃干,闲时半干半稀,杂以番薯、青菜、萝卜、瓜豆、芋头之类。”农民的口粮从一斤减为半斤,半斤减为二两,还有科学家为此计划提供科学依据:“一个人一天只要吃三两八钱,就可以不饿死。”其结果是在没有什么“三年自然灾害”的情况下,被活活饿死了三千六百万人口,其中包括我的外祖父、两个小姨和一个舅舅。如大饥荒研究权威专家杨继绳先生所言:专制制度就是专制到每一个人的胃里。

对于饿死数千万人,在毛泽东眼里不过是饿死了一窝瘟鸡。他一边吸着没有尼古丁的特制烟,一边对保健医生李志绥、秘书田家英说:“ 哪怕把全中国人都饿死也不要赫秃子的一粒粮食,中国党和政府是有志气的。我们不但不要苏联的援助,而且还要把欠苏联的债还清。饿死事小,失节事大。中国有几亿人口,饿死几千万人啥算大不了的事呀!让妇女敞开生孩子,死的几千万人,过几年又不回来啦!我们凭啥吃赫鲁晓夫的磋来之食?”

每一个妇女在这位伟人眼里不过是只会孵蛋的母鸡,饿死了你的小鸡,你再蹲下来孵二十天,不久就有一窝小鸡叽叽喳喳的孵出来了吗?在毛泽东眼里能生育的母亲和他们的孩子都不是人。我毛泽东让你饿死就饿死了,我毛泽东让你生你就生,有什么大不了的?

毛万岁死了,邓设计师上台了。邓爷爷几起几落不搞阶级斗争了,要搞经济了,说“向前看”、“摸着石头过河”、“不论白猫黑猫,抓住老鼠就是好猫。”他老人家提出来要计划生育:“一个是底子薄……第二条是人口多,耕地少。现在全国人口有九亿多,其中百分之八十是农民。人多有好的一面,也有不利的一面。在生产还不够发展的条件下,吃饭、教育和就业就都成为严重的问题。我们要大力加强计划生育工作,但是即使若干年后人口不再增加,人口多的问题在一段时间内也仍然存在。耕地少,人口多特别是农民多,这种情况不是很容易改变的。这就成为中国现代化建设必须考虑的特点。”陈云更是表态:“要制定法令,明确规定只准生一个。先念同志对我说,实行最好一个,最多两个。我说再强硬些,明确规定只准一个。准备人家骂断子绝孙。不这样,将来不得了。”大有“磨刀霍霍向猪羊”的意思。 邓设计师的话就是皇上的圣旨。自1980年9月25日颁布了《 中共中央关于控制中国人口增长问题__致全体共产党员、共青团员的公开信》,计划生育就成了悬在中国人头上的一把达摩克利斯剑,违者必惩、围者必“杀”。“那怕血流成河,不准多生一个。”“打下来,堕下来,流下来,就是不能生下来。”

生儿育女繁衍后代本来是一个人天经地义与生俱来的本能和权利,天赋人权。可是自从有了这个基本国策以后,怀孕需要申请,生育需要拿证,想有后代得通过妇联、村委、乡上等等的层层审批,已婚的夫妻要生一个孩子,却成了党和政府恩准和施舍。从此女人的阴道和子宫是国家和政府的,他们有权利每三个月半年检查一次,他们想让一个女人生就可以让你生,不让你生,你怀上了也生不成,早一个月早几天也让你“生摘瓜”。每一个男人都成了国家和政府的监管对象,以罚款、抓你老父母、砸烂你的房子为胁迫逼你进行人工结扎,可谓集体阉割。

粮票、布票没有了,人票还在。杨支柱这么嘲讽计生。 计划生育政策在执行的最初二十多年,因为是“基本国策”,城市公务人员没有人敢怀疑、敢讨论、敢反抗,大多都是乖溜溜顺溜溜的让怀有第二胎的女人去医院“被自动流产”,没有人能承受起被开除党籍开除工作等等这样的代价。但是乡村人们有着儿女双全、养儿房老、人丁兴亡等传统意识。冒着被抓、被罚、被堕胎、被引产的巨大风险,也要像“超生游击队”一样东躲西藏生孩子。这几年,我一直在收集和整理“强制堕胎”“暴力堕胎”“暴力计划生育”这方面的案例,如今已经汇集成书,随便试举几例:  

(一)冯建梅的肚子开始剧痛,与生孩子时的感觉不一样,“痛得想死过去”。疼痛夹着绝望折磨了她4个小时,这个孩子在以最激烈方式,与母亲告别。6月4日凌晨3点多,孩子出生,母亲看见,小小的她浑身乌青,毫无生气。

 

(二)刘丹就直接推进了服务站的手术室。当晚12点左右,死胎被生了下来。因为家人不让进门,刘丹的亲属没有一个人知道孩子的性别。凌晨三点,此时的刘丹已经很虚弱,下身开始不停的流血。早上六点多,刘丹不心甘地永远闭上了她那双曾经美丽的双眼。

 

(三)龚起凤痛了30多个小时后,孩子终于出来了,后被放在产床下面的一张垫子上。吴勇元木然地盯着这个孩子,龚起凤嘶声哀求到:“勇元,你去抱着呢。”吴勇元这才回过神伸出手。接生医生郭如平赶紧阻止:“那个注射了药物的,要不得了。”  (四)刘欣文被带到山东省潍坊市坊子区人民医院,在那里被注射了堕胎药。一天后,她的宝宝在她的子宫中死去。又过了一天胎儿流了出来。她发现那是个男孩。“宝贝,对不起。我们并不想这样。愿你在天堂里安息。我们会为你祈祷。希望你来世能更好。”

 

 (五)王丽萍:我已经成形的孩子出生了,孩子还凄厉的哭了几分钟,后来孩子的哭声也没了,孩子一动不动,这时候没一个人在旁边守护。我大声呼救喊了好长时间,才有一个一边揉着眼睛,一边打着哈欠的护士走了进来对我吼到:“喊什么喊!”我说:“你看看我的孩子。”那个护士到孩子的旁边一看,说孩子已经死了, 然后把孩子扔到旁边。

 

 (六)唐乐琼:医生就用了长20公分左右的针从我肚子里打进去,很科学,直接打到小孩的脖子器官。小孩在我肚子里又动了几下,就没了。到了晚上9点我的肚子就疼的要命,直到了12点就生了个死婴。后医生还问我们要40元的小孩丧葬费,我老公没零钱,还是我婆婆给的40元。可怜我这无辜的生命就这活活被杀死了。

…… 罪恶之树结不出甜美的果子。计划生育杀害了多少本该来到这个世界的孩子?又害死了多少本该享受母爱和憧憬幸福的母亲?又给多少老人和家庭带来无法弥补的灾难和痛苦?真可谓三十年计划生育历史是一部踩踏着无数胎儿尸体血迹斑斑的历史,它的残酷,超过了人类历史上的任何一次战争;它的死亡人数,超过了任何地震、洪水、瘟疫所带来的死亡;它的悲剧性,超过了天才导演和魔幻小说家的想象。是政府绑架孕妇,随意迫害孕妇,是手术刀、剪刀、利凡诺杀死尚未出生的胎儿。与其说计划生育,不如说计划生死。

女性不再有尊严,母亲不再高贵,孕育一个生命不再神圣。女人的身体变成了一块豆腐,想怎么切就怎么切。女人的子宫成了韭菜园子,想怎么割就怎么割。甚至有官员对计划生育导致身体残疾的妇女说:“我们有权拿走你的孩子和器官。”在我们乡下,就是前一年猪肉价好,人们纷纷养猪,第二年饲料涨价却猪肉掉价的情况下,也从来没有听说农民把猪崽从母猪肚子里掏出来弄死,也没有听说过把生下来的小猪掐死。也就是说,这些被计划生育计死的孩子远不如一只小猪?

陕西安康地区冯建梅事件发声后,中国著名人口学家李小平先生在公开的电视讨论中居然叫喊:“那些在国家严格计划生育下,还要超生的人,还要生二胎的人,这些自私自利之徒,这些小鼻子小眼的国民,就应该制裁,毫不留情。我主张坚决强制堕胎不动摇!如果是我的老婆,八个月九个月我也拉她去医院堕胎!”说这些话的时候,李小平还做出说一不二的手势。

我不仅要质问:说出这样话的是一位有人类基本良心的知识分子? 还是是一个政府大门口旺旺叫的狂犬?你凭什么嘲笑普通的百姓为“小鼻子小眼的国民”?你又有什么权利和道理叫喊“我主张坚决强制堕胎不动摇!”今天,我要强调,你所说的强制堕胎就是杀人,你想说的就是:“我主张坚决杀人!”甚至说要给自己的老婆堕胎,杀自己的孩子,这样的人还是人吗? 在计划生育国策落实中有一个自欺欺人的做法:即在一个没有准生证的胎儿未出生前不论使用任何方法置其死亡都不违法,哪怕是七个月、八个月、九个月。因为中国的法律认为只有出生的后、呱呱落地后才称之为“人”,才受法律保护。我个人以为这是蒙住眼睛杀人就不叫杀人的强词夺理说法,当然,有国策巨大保护伞下的杀人都不叫杀人。还有许多不被大众所知的胎儿,一生下来就被注射死、溺死、戳死、捂死、饿死等,强说:“没有出产房就不算违法。”医生变成了屠夫,产房变成了杀婴室。当我看阅这一个个案例的时候,时常心惊肉跳,时常泪水满眶,时常胸口绞痛。那是人啊!不是一团肉啊!计划生育国策犯下的罪行比起日本鬼子、比起希特勒斯大林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生命始于受精!

胎儿既人——既尚未出生的人!胎儿是神的创造和赐予! 胎儿既人——每一个人均来自母胎!

任何个人、任何组织、任何政府都没有权利杀害一个无辜的胎儿!哪个人敢说自己不是从一个胎儿从娘肚子里生出,那我就同意说胎儿不是人。

“社会抚养费”又是依附在计划生育国策上的巨大恶性肿瘤,只不过是巧立名目搜刮民财的借口而已。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因为一个妇女多生了一个孩子而造到巨额罚款,一开口就是数万、几十万。一个孩子从出生到长大,衣、食、住、行、托儿所、小学、大学哪一项不是社会抚养费所担负的?这些一个省每年的数百亿计生罚款无不变成富丽堂皇的政府大楼、高级进口汽车、出口考察费用、甚至保养二奶私生子的花费。一个农民多生一个孩子被征收的社会抚养费为五更、六万的话,那么就是等于五、六万斤麦子玉米的价钱。那么就是出去化肥、农药、灌溉等成本,一个农民要辛辛苦苦白干十几年。敲骨吸髓到这个程度,还叫不叫农民活了?因此,多年来,因为计划生育罚款而导致的自杀不计其数,河北农民艾广栋、贵州农民王光荣就是其中惨例。计生多年来早已演变成了交易和买卖,一桩不要本钱的大生意。真是如老百姓所说:“城市挣钱靠地皮,农村挣钱靠肚皮。”多少计生官员、干部、打手、地痞都等在女人子宫口等着抢劫发财?

三十多年来,计划生育国策祸国殃民,所带来的灾难磬竹难书。如今,习国梦废除了一胎化,来了个二胎化政策,同时表示“将坚持计划生育的基本国策,完善人口发展战略。”那么今后不堕二胎了,将堕三胎儿、四胎。女人的子宫仍旧由政府和计生干部掌管,女人的肚皮依然是有拉链的布袋,一会儿“妈妈只生我一个。”一会儿“可以生二胎。”

不计搞计划生育,李小平这样的人口学家和全国数百万计生官员就要饿死了。

不要再计划生人了!我既不是一个人口学家,更不是法学家,我只是一个女性和母亲。请政府不要来干涉控制一个女性的身体和生育,那是她的私人领地和神圣权利。 不要再计划生人了!让计划生育回到本来的意思:family planning,家庭计划,让一对夫妻自己计划什么时候生孩子、生几个孩子、生不生孩子。

不要再计划生人了!鸟儿没有计划生育,却没有飞满天空。鱼儿没有计划生育,却没有挤爆海洋。地上的人让创造他们的自由安排,何须一代又一代无法无天为所欲为自认为是人民主子的领袖们绞尽脑汁的计划呢?

不要再计划生人了!因为人是人!

文章来源:http://www.chinainperspective.com/ArtShow.aspx?AID=61600

 

本網責任編輯:Rachel Chang
Website Editor: Rachel Chang 

中国妇权Women’s Rights in China
邮箱E-mail:wrichina@yahoo.com
网址Website:www.wrchina.org

评论 共0条 (RSS 2.0) 发表评论

  1. 暂无评论,快抢沙发吧。

发表评论

  •   想要显示头像?
回到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