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项目活动 » 强制堕胎流产 » 浏览内容

張菁:中共开放生二孩 8億農民不受惠

6174 0 发表评论
标签:

來源:中國婦權               作者:張菁                                     2015/11/10

 

中共十八屆五中全會幾句話,讓全中國老百姓從心裡到生理又經受了一次大考驗,中共近40年嚴厲的一胎化生育政策控制了整整兩代育齡婦女的子宮,也控制了整整兩代精壯男子的生殖系統。為得到第二個孩子的夫婦被政府計生人員以各種酷刑折磨得死去活來,甚至家破人亡的比比皆是,其危害範圍之大、時間之長、程度之深,乃古今中外中共首創,全球唯一。而今“開放二胎”四個字,尤其讓慘遭強制流產的女性,聞之淚濕衣襟,不禁悲從中來。不過,對佔中國絕大多數人口的鄉下農民以及少數民族來說,這項新政策對他們無關痛癢,優惠福利沒有他們的份,大多數農村和少數民族地區本來就有“二女戶政策”,一般都可以生二胎,最讓農民害怕的是,除了妻子“非法懷孕”遭計生人員的抓去強制流產之外,要數嚴厲的罰款政策,而目前這項政策絲毫未變,也沒有任何鬆動的跡象,農民依然每天必須面對的是,未婚先孕的,罰!婚後沒有領取准生證而懷孕的,罰!婚後沒有按照間隔時間規定懷孕或生育第二胎的,罰!計劃外懷孕或生育的,罰!不按規定去上節育環或做結紮等手術的,罰!包庇“超生”者的,連抓帶罰!無力繳納社會撫養費或分期交費的,還要繳付滞纳金或高利息,總之罰款名目繁多,不計其數的農民將進城打工的辛苦所得,大多寄回家繳納罰款或利息。生活在高壓政策下的這群無權無勢的農民,當然沒有什麼好驚喜,也沒有什麼可感激。

1208042314281975 因為“超生”,多少人中國人被流產致死、被囚禁關押、被打傷醫殘、被家破人亡!IMG_0949 小             圖片來自中國婦權陈先生拿到的准生证 2015

 

兩年前,“單獨二孩”政策出籠後,國家衛計委數據稱,符合單獨二孩政策條件的夫婦一共有1100多萬對,但後來只有不到10%的夫婦來登記,一年以後,登記了並獲得批准的單獨夫婦只有24.13萬對,僅佔符合條件的申請者的5%(中新網http://www.chinanews.com/gn/2014/07-11 /6374093.shtml)。政府推行的“單獨二胎”政策城市居民大多不領情,因為即便生得起,也養不起,昂貴的托兒教育等費用,讓想有二孩的夫妻望而生畏,政府的估算過高,結果已經被證明是錯誤的。中國學者們基本認同一點,即人口老齡化趨勢不可逆轉,男女性別比率嚴重失調,即便開放生二孩,人口結構合理化也需要大約100年的時間。研究中國人口問題多年的易富贤先生指出,上世紀1960年代新加坡、台湾、韩国提倡只生二胎,随着经济发展,生育率从5.0以上的高水平快速下降,后来又相继鼓励生育政策,但并未出现补偿性生育高峰,生育率徘徊在1.1左右的超低水平上。中国也从上个世纪80年代开始在山西翼城、甘肃酒泉、河北承德、湖北恩施等800多万人口的农村地区试点“二胎方案”,但是生育率全部低于1.6。湖北省长阳县、五峰县以及新疆建设兵团以前与全国一样实行独生子女政策,后来放开二胎后,都没有出现补偿性出生高峰和生育率反弹。

 

對於一貫把社會穩定看作頭等大事的執政者來說,全面開放二孩政策不會導致人口暴漲,基本不會改變社會結構,不会在社會的政治经济層面上造成突發性的壓力,不會銳減各省計生罰款收益,超過一億全職或兼職的計生工作者更不會因此失業,相關机构不会受到影响。大量源源不斷的罰款收益來自農村,農民是這項無本財政收益的主力軍,計生人員的飯碗依然很“鐵”,依然是中南海穩定統治基礎的草根網絡中最重要、最龐大和堅實的民間力量。簡單來說,這個新政策不會影響中共的統治基礎。但是,一旦彻底废除计划生育政策,一系列严重的社会问题将會爆發,很可能會直接动摇中共的統治。因此,中共不會改变這項計生国策,嚴厲罚款政策仍舊。

 

自1980年代初起,计生系統的有關醫療和數據等資料陸續被列為國家機密,到80年代末更成為國家最高機密之一。計生罰款數額40年來都是一個巨大的謎團,政府從未公佈過任何來自計生罰款數目的來龍去脈,也沒有任何一個審計機構有權公佈這項財務報告。習近平連續2年的嚴厲反貪運動,至今沒有一隻“老虎”因濫用或貪污了計生罰款而被揪出來公開報導。2013年,由14名女律師發出聯署信函,要求各省的計生委公佈他們的計生罰款數目,引發網民熱議和聲援,30個省份中的22個非正式的公開了計生罰款數目,2012年的罰款收益一共是168億人民幣,但沒有正式的財務報告,也沒有公佈這些款項的去向,更沒有引起任何層級的“反貪領導小組”對從中央到地方的計生委財務黑箱的關注,中國媒體對此也一片沉寂,因為一直列為國家機密的所有計生資料,碰一碰就可能是觸犯了洩露國家機密等罪而被判處重刑。

 

更重要的是,有權運用計生罰款款項的官員,同時也是最了解計生政策和各種手段如何殘害人民的知情者,包括秘密大量人體試用各種避孕藥片、器械,以及因此導致婦女們身體遭受不同程度傷害的各種數據,這批官員不僅參與實施或執行秘密計生指令,還掌握了大批國家極度機密的資料和數據,國務院20多個部委必須對計生相關政策和事宜負責,接受計生委的工作指導。2013年國家衛生部被計生委合併成為衛計委,由計生委主任直接統管兩大系統合併的衛計委,由此,計生委權大無比可見一斑。

 

根據國務院《社会抚养费征收管理办法》第十条:社会抚养费及滞纳金应当全部上缴国库,按照国务院财政部门的规定纳入地方财政预算管理。每年各省市計生部門刮取老百姓罰款除了扣除足夠的辦公、活動等費後,全部上繳中央政府,中央不需要花一分錢的成本就可以錢財源源不斷,滾滾而來。久而久之地方計生部門成了一顆搖錢大樹,中共任何一屆領導人都不會輕易去碰這棵樹,更別說砍掉了。近兩年習近平政府的反貪,涉及到從中央到地方各部門、各層級,各行各業的大官小官,但完全不涉及計生系統。女律師們的聯署要求沒有法律效應,不公佈罰款數額的省份,不僅沒有受到任何處罰,甚至沒有受到道義上的譴責。來自計生罰款的巨額收益將繼續受到國策黨法的保護,中國百姓尤其是人口眾多的農民將繼續為生育繳納超負荷的罰款。中共各時代的最高權威者與各層計生辦高官,在這種由中央制訂法規+放權、地方搜刮民脂+上繳、你來我往模式中,互動了數十年。

计生协会结构 www.chinafpa.org.cn  中國計生協會官方網站截圖。http://www.chinafpa.org.cn/jgsz

New Picture   (這是國務院計生委1995年下達的其中一份保密資料)

 

2013年國家衛生部與計生委合併,新的卫计委管辖下的中国计划生育协会,由國家一级财政预算撥款,各省市、縣、區、鄉鎮的計生協會工作经费則由省计划生育事业费開支,計生協全職、兼職的員工共9千4百萬人,加上安置在全國各部門、各單位、各村組計生辦系統工作人員至少5087萬人(中共官方網站人民网2010年3月1日數據),總共超過1.5億人在為計生部門工作。貴州省毕节市的县乡级2012年招聘人口计生特岗工作人员(新名稱),一次就招收了4600名。這些受薪於政府的基層人員,對每條街道、每個村組、每戶人家都瞭如指掌,平時以計生相關事宜監督、聯絡、管理每家每戶,以及向上級匯報情況,如發現有人要示威遊行、甚至想暴力造反,這些特岗工作人员也會發揮巨大作用,加上中共自己本身的幾千萬黨員,以及建制以來設立的傳統的戶籍制度和居民委員會的作用,任何動靜都逃不過中共的眼睛。1989年天安門屠殺事件之後,曾經發生在中國多個省市縣鄉的較大規模的反抗活動,最長的幾天、最短的幾個小時就煙消雲散,唯一時間較長的是胡錦濤時代的後期,發生在廣東華僑之鄉的烏坎村民的反抗運動,大約持續了20多天後便消聲匿跡,烏坎還是原來的烏坎。群體事件幾乎無一例外能夠擴大發展,中共數十年建立起來的這張無形的巨網,將全中國人民的身體(包括婦女的子宮)和精神(包括個人的思想)嚴嚴實實的罩住。事實上,中國各級計生組織已淪為中共穩定統治的草根網絡組織。 由此不難看出,中國計生部門的塘有多大,水有多深,多少秘密在其中,以致無人敢碰的現實狀況。

 

中共開放二孩政策的小恩小惠會籠絡​​一些受害者,因為長期受害,易患上了斯德哥爾摩症候群(Stockholm syndrome),這種受害者會夾雜著感激之情,甚至覺得是皇恩浩蕩,會站在加害者一邊替他著想,把政府的暴政當作理所當然,全然忘記了生育自由是最基本的人權,最基本的尊嚴,不論是政黨還是爹娘,都無權干涉。近40年的宣傳洗腦和恐怖血腥鎮壓,已經讓中國人知道如果違抗政府或黨的旨意就意味著要遭受肉體懲罰、經濟懲罰及社會地位的喪失,恐懼感隨影而行,無所不在。 其實百姓在中共眼裡不過是生育機器。人們沒有因為計劃生育而得到什麼保障,自然也不會因為放開二胎而獲得什麼益處!國家只不過是想調整一下機器產量而已。

 

中國婦女是時候大聲喊出來:子宮是我們自己的,黨無權控管!想生、不想生由婦女或伴侶來決定,輪不到黨來做主包辦!

 

 

中国妇权Women’s Rights in China
邮箱E-mail:wrichina@yahoo.com
网址Website:www.wrchina.org

评论 共0条 (RSS 2.0) 发表评论

  1. 暂无评论,快抢沙发吧。

发表评论

  •   想要显示头像?
回到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