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儿童权益 » 浏览内容

行为艺术《驱除与抗争》(上)

14852 0 发表评论
标签:

作者:王鹏

《实施此次行为艺术的起因》 2014.5.20. 宋庄派出所:你在哪?现在宋庄派出所要每个艺术家到宋庄派出所来报道。我说我在外面,等到宋庄再去报到。宋庄派出所:什么时间回来?我说得过几天。宋庄派出所:过几天?我说,说不准。宋庄派出所:你回来以后立刻到我们这来报道。我说宋庄促进会有我的资料。 宋庄派出所:和我们的不一事。宋庄派出所:你现在在哪?我们找你去。我说,在外面写生,具体在哪我也说不清楚。宋庄派出所:在哪都不清楚?我说这地方没标志。宋庄派出所:那你尽快回来,到宋庄派出所来报道。

第三天,宋庄派出所:你在哪?回来没有。我说没有。宋庄派出所:你不说过两天回来吗?我说还没写生完。宋庄派出所:你快点,宋庄的艺术家都报道了,就差你了。你什么时间回来?我说快了。 宋庄派出所发怒的说:你要支持我们的工作,这两天来我们这来报道。我说出什么问题了吗?宋庄派出所:没有,就是要对宋庄艺术家做一下登记。我说为什么这么急。 宋庄派出所:你要支持我们的工作,也是为了你们的安全,和宋庄的安全,请你配合我们的工作。我说好的。 我不想跟他们见面,所以我来到工作室很小心,没有去宋庄派出所。我的邻居赵志刚老师看到我说:这几天有六七个警察和便衣找你来,开始我以为是你朋友呢。我没理他们,几乎每天都来,还很横的问我,王鹏什么时间回来。我说,他没准,一般黑天会回来,来的很少,有什么事吗?没有。我很纳闷,没事这么多人天天找他。 下午,我和吕上见面,他说,国宝问我你上哪去里,我说不知道还问了你的作品,那些瓶子了的胎儿是哪里的。他说不知道。还说你看胡佳、王鹏人家完事都走了,王鹏由平谷的国宝管,你那里也跑不了。我一听完了,我低估了这些国宝,我想不把战火燃到家里,这下完了。

2014.5.25 我们学校副校长给我打了两次电话,说你明天务必回来,大校长很着急,我不知道为什么,到教委开会回来就给我打电话,而且打了两次很急。

2014.5.26 . 早上大校长找我说教委问我咱们学校有没有叫王鹏的。他说有,说派出所来人要查这个人。他说派出所还把我叫了去,说要向我了解你的情况,说你干了一些于国家有害的的事。我说不可能,他是我们学校的好老师,在学校都很好,只是特别喜欢画画。没准他们做展览时有别的艺术家有问题。校长告诉我,今天派出所要来学校找你。

上午10点左右北京市和平谷的国宝还有派出所的所长来了,校长把我叫到会议室。他们自我介绍一番,姓崔的国宝说,我们就是和你了解一些事,没什么,我们就是交个朋友吗,你也不要有什么顾虑,这次后我们就是朋友了是不是呀。还和我拉近乎皮笑肉不笑的样子。然后那两个人也是套近乎,好让我放松警惕。

崔国宝问我,你是不是在宋庄画画。我说是的。他说是不是有很多朋友。我说,那是肯定的,没事交流交流。他说,你要认清哪些人是朋友,那些人不是朋友。我说就是瞎聊,没想那么多。他又说你爱人叫什么?在哪里工作?我开始警惕起来,我就编瞎话,叫艳玲,没工作。他问,你爱人那里毕业的。我说技校。什么专业?我说我忘了。这也能忘?时间太长了。一开始就没工作?没事做点买卖。什么买卖?买些衣服。你儿子多大了?十四了。叫什么?王宇辰。在哪里上学?五中。我就不耐烦了,我说,咱们进正题吧,别问那些以事无关的得了吧!他说,你还有抵触信了。我跟你说,这就是了解情况,没什么的。你画什么话?我什么都画主要是人物。你画一些有意义的好看一点。我说以后会画的。

你认识齐志勇吗?我说不认识。不说实话,你们三个人和齐志勇照的照片哪来的?你别瞒我了,我也经历过六四,那时都是热血青年,到广场,我也经历过。这都不是我们能管得了的,不是你的事就别瞎掺乎。你被别人利用了都不知道,我们是帮助你的,想拉你一把。我也相信你,是无意的,但是你要认清形势,及时改正。和你去的那两个人是谁?王臧、吕上。谁联系的?他们都是干什么的?那里的人?搞艺术的,不清楚哪里的,都是搞艺术的瞎聊呗。我们没联系就是说去看一个朋友。谁先说的?吕上。是不是你开车拉他们一起去的?不是,我没有车。我们坐车去的。齐志勇跟你说了什么?没说什么,聊聊天,他是画画的吗?会画一点。那你们摆那姿势是什么意思?觉得好玩。什么!好玩?你就别瞎说了,我们都知道。我跟你说没事别瞎掺和。他现在怎么样?过得很惨,一个月才三百多元。赵国宝插话,你以后会过的比他更惨。你要认清形势,最近还有什么行动,告诉我们,别竟是我们给你打电话,你也可以给我们打电话。你现在该去宋庄就去,该和他们玩还玩,有什么事,你提前告诉我,或者他们有什么行动,也可以告诉我,咱们是朋友吗!所长说,是啊!我们是朋友,有什么事,通知一声,我们是帮你,把你拉回来,走正路。我们没有跟你们校长说你的事情,只是说了解情况。你放心,以后我们会成朋友的,我们不是敌人,我们是来挽救你的。又问胡佳我认识吗?我说不认识。那你们怎么在笼子里照相?我说我到咖啡馆去玩,看到它在笼子里,觉得好玩,就合了个影。什么好玩?真不认识?是的。我相信你,但是你要注意。

就这样审了我两个多小时,一个劲的说要挽救我,走正路。把我给气的要疯了。我就和他们对付,还要我写保证书,我说我多诚恳呀!还用写保证书?他们看我很坚决,就没让我写。最后说我相信你,我们是朋友了。

国宝走后,校长把我叫到校长室。对我说,这段时间天天上班,不能出去画画了,到七五以后再说。我说,没什么,他们是找我了解情况。校长说,那也不行,七五以后再说,你就老老实实在学校画。晚一分钟,早走一分钟,我就刨你钱。

2014.5.27. 今天本来是我写生画画的时间,我在美术教室很烦,原来宋庄的国宝只是询问和恐吓,没有像平谷的国宝总是说要挽救我,要拉我一把。他妈的我犯什么罪了,要挽救我。我还是上推特发东西,把国宝说我的话发上去了,对他们的侵犯我人身自由的行径公布于众。《艺术是自由的,艺术家创作是自由的,没有自由思想的艺术家不配称为艺术家,在共匪操纵的专制集权的中国,有着自由独立思想的艺术家,不仅思想不能自由表达,而且你的活动空间都受到限制。现在我已经被软禁,你们软禁我的身体,软禁不了我的思想,只要有发生音的窗口我就要抗争!》

10—13 上午十点,国宝又来了,把校长吓一跳。对我说,他们怎么又来了,你赶紧去吧! 这次来了两个,所长和赵国宝。一进会议室,两位威严而坐,所长拿了一个摄像机。赵国宝说,你够能说的,对付我们有两下子,还这帮孙子,我们是朋友,是来挽救你的。刚才你又干什么来着,自己说,别藏着掖着,我们是有证据材料的。我说,我没干什么。没干什么,是不是有发关于六四的事情来着。我说,只是转个贴。转帖也不行!共产党好的你咋不转呢!非得转这个。

所长说,我们只是来挽救你,我们并没有软禁你,你还在网上瞎说。我说,你们来,着给我造成了很坏的影响,不明真相的老师以为我犯错误了呢,我的名誉受到了侵害,而且,今天我应该出去写生,你们找我们校长,校长就不让我去了。所长说,这不是我们做的,不管我们的事。我说。那为什么你们一来他就不让我出去写生了,我的自由让你们给打破了。赵国宝说,这只是开始,你要是不好好的反省,以后还会更严重,会给你的家人造成影响。他又说,你儿子在杨镇读书是不是。我一听完了,看来我的瞎话编不成了。我说是的。他又说,我们找你是有根据的。我问你什么,你如实的说。我说,你们都知道了还问我干什么?他说不一样,我问你说!你爱人叫什么?安海伶。在哪工作?三中。干什么?教师。你儿子叫什么?王潇瀚。多大了?十四岁。在哪读书?杨镇。你有兄弟姐妹吗?有。 干什么工作?我说,,,,,,。你父母在哪住?我说,,,,,。然后又问,几月几号你干什么来着? 我说记不清了。好好想想!我说真记不清了,几个月了,哪能这么清楚呢。齐志勇的事!我说昨天不是交代了吗!交代了,科鲁兹是谁的车?我的。我一想这下完了,我又一想,我又没有错怕什么。我怕给吕上、王臧造成影响我就全都担下来了。他问的精细道谁联系的、谁买的东西、谁花的钱、,,,,,。我靠我都腻了。我说,用这么细吗?他很严肃的说,这样就可以定你们的罪,谁重谁轻。那图片是不是你发的?我说是,发着玩的,没啥实际意义。没有,那底边的文字是你发的吗?是的。你跟共产党有多大仇啊!共产党把你养这么大,供你吃,供你穿,你挣着共产党的钱,还骂共产党!我没骂它呀!我说的是事实。什么事实?我说,不是共产党养我们,而是我们养着共产党,我们是纳税人,没有我们的税收,他们哪来的钱! 他说,没有共产党就没有现在稳定的生活,你还能有力量来骂共产党,蒋介石这么牛逼,八百万军队都被共产党打到台湾去了,就你们这点力量,屁用都没有!只会给你造成不好的影响!给你的孩子、家人。你要这样下去,死不悔改,你孩子以后都上不了学。会在你孩子的档案中有污点,你到那时后悔都来不及。你看现在的齐志勇惨不惨,以后你会比他更惨。

我真想再和他争辩,一看他那德行,懒得理他,你无法跟他沟通。 又拿我的作品《祈祷》这是什么?我的作品。什么?你的作品?是的。我看你是很崇拜共产党的吗!还给党旗下跪。这瓶子是什么东西?标本。什么标本?胎儿。哪来的?借的。跟谁借的?朋友。叫什么?我说忘了。你要老实交代,这还会忘了!真的,一年多了。这是什么?灵位。上面是什么字?中共计划生育政策堕胎胎儿之灵位。什么胎儿灵位?计划生育是国策,是为了我们更好的生存。现在如果不实行计划生育,我们有这样的好生活吗?你怎么这样偏激,法律规定,没出生的胎儿不是生命,你还给他们社灵位!你如实的交代胎儿是哪里来的!借的标本!又问了还几次,我一口咬定借的,名字忘了。他气得青筋暴漏,我们会查出来的。你的画室在哪里?宋庄。你什么时间去?没准,原来每星期都去,这样你们和学校软禁我怎么去。什么时间去告诉我们一声,我们也看看你的大作。又拿一张图片《给维权抗暴英雄》问我。跟上面的一样,细到谁拿旗子,谁提议的,,,,,还有《支持王炳章》的图片、《为被中共计划生育政策堕胎胎儿祈福》的图片等等,一大堆图片,一直审我到下午一点多。还问我推特、博客的账号密码,这下我急了,说,这跟银行密码一样,让我告诉你我银行的密码,有这样的事吗?他没往下说。又让我写保证书,我无奈就写了——保证书:今后我不在推特上发不正确的言论。王鹏。他说,就这么一句!等于没写。我说就这些。他收拾起来,又讲挽救和帮助我的话,然后还说为了不影响我的工作让我先出会议室。我靠,他们出会议室,就到校长室去了。等他们走后,校长又找我谈话,严厉地说,我不能在学校上网发东西,家里也不能发,然后又安抚我。

原文来源网址:http://blog.boxun.com/hero/201410/xianshizhongguo89/2_1.shtml

本网责任编辑: Rachel Chang

Website Editor: Rachel Chang

中国妇权Women’s Rights in China
邮箱E-mail:wrichina@yahoo.com
网址Website:www.wrchina.org

评论 共0条 (RSS 2.0) 发表评论

  1. 暂无评论,快抢沙发吧。

发表评论

  •   想要显示头像?
回到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