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婦女權益 » 健康權益 » 瀏覽內容

一胎政策十大罪惡(下篇)

21339 0 發表評論
標籤:

作者: 倫敦客                             2014 -1-09

六惡:它導致“未富先老”的非正常社會狀況。按清華-布魯金斯公共政策研究中心學者推算:當今中國 人口平均34歲,按照生育率1.60%算:到2050年,半數年齡不低於50歲,而且當中有25%人口達到60歲或以上,但他們收人最多達到西方老齡化國家的三分之一,顯然是“未富先老”;而歐美許多國家在人口老齡化前,人均收入已在5000美金以上,提前步入“先富後老”之行列。所以,這些國家的人們對自己將來退休生活充滿喜悅。反之,中國的“未富先老”既給年長者帶來實際貧困,更給他們帶來對退休生活失望甚至絕望的心理壓力。這是一種非正常的社會狀況。

七惡:它導致“421”扭曲型家庭結構產生。在如今公共場合,時常會出現由祖父母、外祖父母、父母和一名獨生子女聚在一起,被人們稱為“421”的家庭狀況。據數據顯示:1980年前後,中國有607萬家庭領取了獨生子女證,33年後的今天,中國正迎來“421家庭時代”。一項調查表明: 這種家庭扭曲之一是經濟承受力嚴重不足。九成80後稱自己無法贍養父母,其中有一半以上自己還需要父母資助;74.10%人表示生活與工作壓力太大,照顧父母力不從心;50.10%人表示生活在兩地,無法把父母接到自己身邊照顧;42%人表示社會保障、醫療保險等不在同一城市,無法互通。其他扭曲之處還有祖父母或外祖父母替“雙職工”子女在家看護孫子女或外孫子女時,無法師以良好教育及寵壞孫輩等諸多負面問題。這一切顯然與一胎政策有直接關係。

八惡:它導致不知流向的“社會撫養費”變成貪污款1980至1994年,國家對超生者(兩胎或以上)的罰款稱“超生罰款”; 1994年至2000年更名為“計劃外生育費”;2000年至今,正名為“社會撫養費”。它的新義是:,這是超生者的徵收費用,用於制衡人口增長率和因超生給國家帶來額外公共資源消耗的補償及用於計劃生育獎勵支出之目的,並不是罰款。據資料統計:33年來,“超生罰款”、“計劃外生育費”和“社會撫養費”總計高達1.5萬億人民幣,僅單算社會撫養費,每年有超過200億人民幣收入國庫。從2002年8月國務院頒布《徵收辦法》至今已整整11年,國務院或國家計生委及各地方計生委從未向社會詳細完整地公開過,社會撫養費的徵收金額和最終流向。在2013年7月11日“世界人口日”當天,有中國浙江碧劍律師事務所律師吳有水向全國31省市計生委、財政廳寄出快遞,申請要求公開2012年度社會撫養費收支及審計情況,並質問:“每年收那麼多錢,都去哪了?”如果到2014年,國家及地方計生委或財政部門仍不公開社會撫養費的金額及流向,將有數不清的“吳有才”會質疑並相信,每年超過200億人民幣的“社會撫養費”已經變成各級從事一胎政策的大小官員囊中的貪污款了。

九惡:它導致“獨生子女“素質全面下降。為什麼我們在譴責過去日本侵華戰爭殺我同胞的時候 ,沒有誰會想一想,日本國民素質30年來,為什麼連續評為世界第一?千原萬因,最主要一點,就是他們的良好素質從小培養。日本的數月嬰兒雪浴及冬天小學生穿短褲上課就是有力說明!反之,中共一胎政策造就的獨生子女素質全面下降,表現在:自私、任性、驕橫;依賴性強;自主精神和自理能力差;缺乏承受挫折能力,只懂讀書,而忽視德育發展;缺少勞動自覺性;不懂尊重別人;凡事先考慮自己利益得失,不為別人着想,以及容易產生孤僻、自閉、憂鬱、狂躁等精神或心理疾病。其他如體質下降、高近視率、偏肥胖症、挑食偏食習慣等,與日本孩子諸多良好素質存在着距離。如果加上國家對國民的普世價值、宗教信仰等教育及培養,中國獨生子女與日本孩子的距離將會更大,在此不一一例舉了。

十惡:它導致失獨家庭增多及悲痛。前不久,我的一個中學同學的獨子因意外事故夭折後,同學及妻揪心痛哭,數月無法走出陰影。28個年華在一霎間沒了,留給我同學的,是無盡的、比孤獨更痛的失獨痛!過去,現在及將來,“孤獨”兩字一直是人們忌諱字眼。本來,伴隨改革開放而來的一胎政策,已給眾多能生兩胎的育齡夫婦帶來被迫忍受的“獨子”或“獨女”的孤獨感。而隨着歲月流逝,生育父母兩人的孤獨感變成加上“獨子”或“獨女”的三人孤獨感。即便生育父母尚能忍受一子或一女之孤獨,而他們的“獨子”或“獨女”是否能忍受沒有兄妹的另類“孤獨”呢?據英國家庭機構過去對多個家庭做過調查統計:兩個孩子家庭的比例超出獨生子女家庭的比例,兩個孩子互相玩逗,快樂感、安全度高於獨生子女,且較獨生子女家庭結構穩定且離婚率偏低,反之子女孤獨感、家庭不穩定且離婚率偏高;如今,這種三人各自的孤獨感瞬間演變為他們夫婦兩人的孤獨感,由於獨子意外夭折,這種夫婦兩人的孤獨感瞬間又演變成空前的兩人失獨感。於是,“失獨”兩字更成為失獨家庭即失獨者痛心欲死的忌諱字眼。如果那個年代不是強制性推行一胎政策,我的同學可以選擇生育兩胎,當意外不測發生後,還有“另根”在,就不會出現我的同學失獨的痛心欲死場面及“一棵樹弔死”,再也無法生育的慘況。因諸多原因致獨生子女夭折後,其父母便成為“失獨老人”,他們大多數生於20世紀50-60年代,趕上80年代一胎政策,人到中年遭遇獨子不幸,儘管政府允許他們再生育,但因年齡、健康、經濟或絕育等原因,絕大多數失獨老人都無法再生育,最後,他們可能整日憂傷而善終不得。

目前,中國有100萬以上個失獨家庭,且以每年7.6萬個數量在持續增加。據人口普查數據推斷:中國現有的2.18億個獨生子女中,會有1009萬人或將在25歲前離世,所以,不用太長時間,中國將有1000萬個家庭變成“失獨家庭”。那2000多萬失獨者又將成為中共一胎政策新的悲慘受害者!然而,那一胎政策的十惡與失獨家庭的悲痛何時才能終止呢?

中國婦權Women’s Rights in China
郵箱E-mail:wrichina@yahoo.com
網址Website:www.wrchina.org

評論 共0條 (RSS 2.0) 發表評論

  1. 暫無評論,快搶沙發吧。

發表評論

  •   想要顯示頭像?
回到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