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生育監控 » 強制墮胎流產 » 瀏覽內容

妻子戴環懷孕五個半月遭強制墮胎 丈夫泣血控訴

29585 0 發表評論

山東省一農民      2013年4月27日

我是山東省X市Y鎮Z村村民T,我在2009年8月依法登記結婚。2010年6月30日我妻子在X市城關醫院剖腹產生育一孩。由於我妻子本身就體弱多病,當時做手術時就大出血,由醫護人員及時全力救治才保住了他們母子的生命。我妻子術後於2010年8月上了節育環,並按時到鎮計劃生育服務站查體。2012年7月份我妻子因輸卵管囊腫在X市城關醫院再次開腹做切除手術(X市城關醫院有住院詳細資料)。

aigo

2012年12月份,我們到X市Y鎮計劃生育服務站進行育齡婦女環孕檢(Y鎮計劃生育服務站有指紋電腦記錄),計生服務站的工作人員未告知任何情況(包括節育環的位置情況及孕情等)。而在2013年2月份再次到鎮計劃生育服務站查體時,工作人員說我妻子懷孕已14周多。當時我們不敢相信,我們問工作人員為什麼上過節育環還會懷孕、為什麼兩個月以前查體未告知孕情及環情,她們未做回答。

事後村計生辦想出面協商解決此事,我妻子因身體狀況很不好,且已經懷孕這麼長時間了,既怕手術會造成什麼可怕的後果,又不忍心墮掉胎兒。後來鎮計生辦領導來過一次,帶十多人上我家,說是來進行所謂的協商,因當時我們不在家,只是電話溝通了一下,就不了了之。我們全家經過商量認為:這次懷孕純屬意外,是計劃生育上環手術不合格的結果,我妻子沒有義務因為計生服務站的手術質量不合格而額外承受中期墮胎的身心健康損害,我們必須尊重她本人的意願;如果政府考慮我們的第二胎源於計劃生育手術不合格而免收我們“社會撫養費”,我們可以放棄追究計生站手術不合格的責任。

我們萬萬沒有想到,在4月19號,鎮計生辦領導帶領20多個暴力分子,埋伏在我和妻子走親戚回家的路上。他們指揮8個人將我強行帶走並非法拘禁在一個荒郊,另有大約6個人不顧我妻子的身孕粗暴地將她塞進車裡帶走,並把我們不到3歲的孩子私自交給一陌生人看管。我向他們索看執法和拘捕證件他們不理,還非法收走我的通訊工具。在把我們一家分三輛車非法帶走後,他們把我關進一荒郊的賓館非法監禁,期間數次威脅逼迫我同意墮掉孩子,被我憤怒地拒絕。

在非法拘禁我的同時他們將我的妻子強行帶到X市友好醫院——該醫院是私營性質且營業執照上明確寫着經營範圍“不包括中止妊娠等計劃生育類手術”,在沒有我簽字的情況下,強迫醫院未經正常檢查程序就給我妻子注射中止妊娠的毒針。期間計生辦和醫院都沒有通知我們家裡任何人,並揚言要是反抗就採取強制措施。給我妻子注射完中止妊娠藥劑後,鎮計生辦領導就全部離開了醫院,只留本村的幾個計生工作人員陪護。

aigo

鎮計生辦領導離開醫院約三個小時後才讓人把我從非法拘禁的地方帶到醫院。當我看到哭的幾近昏厥的妻子和哭成一團的家人時,我一下癱在了妻子的床邊。

X市友好醫院的基礎設施和醫療衛生條件很差,醫護人員毫無責任心,沒人去我妻子所在的病房查房。病房夜裡非常冷,妻子本來就體弱多病,又受到巨大打擊,精神恍惚,神智有時不清。我們的孩子在受到巨大驚嚇後整夜高燒咳嗽,隨即入院治療(X市Q衛生院有相關病歷檔案材料),病癒出院後仍留下了巨大的心理陰影,天天哭鬧,晚上害怕,幾次驚厥。

鎮計生辦還阻撓醫院給我們病人家屬看病人病歷、查驗單等理應給病人家屬看的住院醫療資料,我們多次索要醫院都說沒鎮計生委的通知不能給。醫藥費我們家人去鎮上找了好幾天他們才去付。

我們沒有任何違反計劃生育法律法規的行為,卻無端受此非法拘禁和強制墮胎迫害,一家人的身心健康都受到嚴重摧殘。21日我們到當地公安機關舉報,公安機關官官相護不予立案。我們要求政府責令當地公安機關查明非法拘禁和故意傷害(強制墮胎符合故意傷害罪構成要件)我們的兇手,追究他們的刑事責任。我們要求政府在醫藥費之外再賠償我們的誤工損失和精神損害。

中國婦權Women’s Rights in China
郵箱E-mail:wrichina@yahoo.com
網址Website:www.wrchina.org

評論 共0條 (RSS 2.0) 發表評論

  1. 暫無評論,快搶沙發吧。

發表評論

  •   想要顯示頭像?
回到頁首